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就是陶陶可爱的地方,她的想法永远跟别人不太一样。”骆原城微笑着。“大学时,我们都是登山社员,领队老师问大家,攻顶需要具备什么?大家的答案不是勇气,不然就是坚持或毅力,只有陶陶她说泡面,引来一阵哄堂大笑,也让我对她印象特别深刻。”

  钟珂拿起水杯啜了一口,调侃道:“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么笨的答案也有人欣赏,真是幸福。”

  “咳咳咳咳咳……”那情人两字一出来,彩心就呛到了。

  要命,陶陶是钟航的女朋友,钟珂却在帮他们配对……

  “我去化妆室!”彩心扔下餐巾纸起身。

  “我也要去!”陶陶也赶忙起身,她也尴尬得不得了,想跟去向彩心好好解释自己的立场。

  看着两人慌张走向化妆室的身影,钟珂唇角微扬,单刀直入地问骆原城,“你喜欢陶陶吧?”

  他眼里透着温柔。“大学时期就很喜欢她了,她跟现在的女孩子不太一样,虽然家境优渥,但没有公主病,也没有小姐脾气。”

  钟珂认同地说:“如果我是男人,也会追求陶陶。”

  “事实上,我知道大学时,陶陶一直默默喜欢着我。”骆原城眼里闪过光芒。“以前错过了,好不容易再相逢,这次我想好好把握机会。”

  “当然要这样了,缘分可遇不可求,这证明你们两个很有缘。”钟珂笑了笑。“而且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在楼下而已,像现在这样时常见面,很快就可以抱得美人归。”

  “陶陶她没有男朋友或其他的追求者吧?”骆原城忽然面色一整。“我一直不敢向她求证,就怕得到的答案是我不想听的。”

  钟珂嫣然一笑。“放心吧!陶陶她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追求者,打从她进来哈甜志开始,我们就没见她身边有过男人,她是个洁身自爱的好女人,倒是她家里三天两头替她安排相亲,让她不胜其扰,你的出现倒是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她打趣地说。

  “相亲吗?”骆原城慎重地问:“你知道她都跟什么样的人相亲吗?”

  “都是医生。”钟珂笑了笑。“你也知道陶家除了陶陶之外都是医生吧?陶陶的爷爷是天安医疗集团的负责人,全省拥有十几家医院,五年前还到对岸投资了医疗美容,而且做得有声有色,相当成功,事业体庞大。”

  骆原城缓缓拿起咖啡啜了一口。“原来陶家的事业这么大啊,我以为只有天安医院……当然,天安医院的规模可媲美长庚医院,也是很大了,只是我没想到还在对岸投资了。”

  “陶家人很有生意头脑。”钟珂不置可否地说:“陶陶是家里唯一一个没当成医生的成员,她家里希望她好歹能嫁给医生,而后夫妻俩将来也可以为家族事业效力。”

  骆原城一脸担忧。“那么我这个律师就不及格了。”

  钟珂眼眸带着神采。“哈哈,骆律师你太谦虚了,如果陶陶的父母知道她有个律师男朋友,不知道会有多高兴,之所以会为陶陶安排相亲是因为她自己找不到对象,既然自己找到了,又是个大律师,哪里会不及格?你会是最佳女婿人选。”

  骆原城也笑了。“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话说回来,陶陶知道你的心意吗?”钟珂扬扬眉梢。“你可能不知道,她在男女关系这方面很单纯迟顿,就算你每天送吃的来,还送花和巧克力,她可能还是不知道你的意思。”

  骆原城露出一丝笑容。“前几天我送给她一个小蛋糕,里面有一枚戒指,她到现在都没有把戒指还给我,应该是接受我的心意了,我打算再过一阵子,带她给我父母认识。”

  “原来如此。”钟珂双眸骤然一亮,朝他举杯。“那太好了,加油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她希望好友也能幸福。

  看到来电显示是骆原城,陶陶接电话前先清了清喉咙,准备要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不管他有什么提议,不管是要约她午餐或晚餐,她都要婉拒他,今天钟航就要回来了,她当然要在公寓里等他,而且要做好饭菜,跟他一起吃热腾腾的晚餐。

  虽然每晚他们都会通话,但她没有跟钟航提到自己与骆原城偶遇而现在又在同一栋办公大楼的事。

  彩心说,绝对不要跟钟航说这件事,过去暗恋的对象出现在自己女人身边,任何男人都不会高兴的,说了,只会令他无心公事,而他又远在加拿大,不能及时回到她身边扞卫自己的爱情,一定会影响他的工作情绪。

  她觉得彩心的话很有道理,所以就没说了,而且她现在跟骆原城就只是学长学妹的关系,也没必要刻意提起遇到一位学长……

  “陶陶,晚上我要去看康老师,你要一起去吗?听说发了病危通知,恐怕时日不多了。”

  一瞬间,她完全忘了要婉拒他的任何提议,心急地说:“我当然要去!”

  下班之后,她搭骆原城的车到医院,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几个当年的登山社社员,她看见久违的康老师变得极度瘦弱,还奋力的想要握她的手,试图挤出一个微笑,她好心痛,哭得不能自已。

  走出病房,她还伤心得止不住泪水,骆原城扶着她离开。“老师的病也拖了一两年,一直被病痛折磨,如果走了,对他未尝不是种解脱,你就别太伤心了。”

  “我应该早点来……”陶陶眼睛都哭肿了,泪眼婆娑。

  骆原城柔声安慰她,“你之前又不晓得情况这么糟,这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了。”

  电梯停了,两人走出电梯才发现是二楼,原来他们搭的电梯只到二楼,要去地下停车场还要换搭别部电梯,在寻找电梯的过程里,他们又有点小迷路。

  “陶陶!”

  二楼是手术室,手术室外有一个开放式的等待室,开刀病患的家属多半在此等待,钟珂讶异的叫住走过眼前的陶陶。

  陶陶比钟珂更惊讶,不明白钟珂怎么会在这里。

  往旁边看去,不只钟珂,还有钟珂的母亲,以及见过一面的钟航母亲和钟航的弟弟钟行也在,还有曾到哈甜志找钟珂的大妈,大妈旁边有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应该是大妈的儿子钟翼,以及钟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