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彩心有采访,结束后会直接下班,钟珂说她约了广告商见面,晚一点才要走,于是她就自己先下班了。

  一部熟悉的白色休旅车停在大楼路边,她确定那是钟航的车,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

  她一走近,车窗就降下来了,驾驶座里的钟航朝她笑了笑,她则不安的频频回头看大楼的出入口,很担心钟珂刚好走出来。

  “你怎么来了?”她慌张的问。“翔翔呢?你把他单独留在家里吗?”

  真的好奇怪,她跟钟航怎么会变成这种神神秘秘、见不得光的关系啊?

  “翔翔在后面。”他微微一笑。“至于我,当然是来等你下班的,跟你一起吃晚餐。”

  陶陶往后看,翔翔果然在后座,小家伙安安稳稳的坐在汽车安全座椅里,原本在吮自己的手指玩,看见她,嗯嗯啊啊的发出声音,立即张开双手要求抱抱,让她的心又融化了。

  真神奇,才短短的时间,她竟跟翔翔培养出了感情,翔翔是钟航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她应该排斥才对,可是她无法讨厌翔翔,还由衷的喜欢。

  “什么时候去买汽车安全座椅的?”她很快上了车。

  “下午买的,还买了一些玩具。”钟航笑着对她眨眨眼,熟练的把车往前开。“被吓得中午没吃,下午也没心情吃,现在一定饿坏了对吧?”

  陶陶杏眼圆睁。“你怎么知道?”

  其实,她好像没办法忍到他要去的餐厅,好想叫他随便找间便利商店停下来,让她先买个面包止饥。

  “你的行为模式太容易猜测了。”钟航打了方向灯,把车缓缓靠边停,没几秒就精准的倒车进路边的停车格里。

  陶陶微微一愣。“餐厅到了吗?这么决?”

  “我们不去餐厅。”钟航伸长手到后座提起一个纸袋,拿出两个日式餐盒、两杯饮料,朝她微微一笑。“炸猪排三明治和炸虾三明治,无糖冰绿茶。”

  陶陶很意外。“你专程去买的?”精致的餐盒,像是饭店餐厅的水平。

  钟航拿起一份三明治递给她。“尝尝看,土司烤得很酥,这间的外带餐盒特别设计过,土司一点都没有软掉。”

  车外忽然下起了雨,没带伞的路人纷纷在找地方躲雨,他们就在车里享受简单的晚餐,陶陶心满意足的吃着美味的三明治,打从心里觉得这样比去餐厅还要好,她喜欢这样。

  三十分钟之后,他们解决了晚餐,钟航把空餐盒放进垃圾袋里,雨点持续的打在车窗上。

  “翔翔睡着了耶。”陶陶转头看着翔翔,眼里充满了溺爱,笑容在唇边荡漾。

  钟航冷不防开口了,“今天下午,我带着翔翔去见了你母亲。”

  陶陶猛然转眸瞪住他。“你说什么?”

  “你先别紧张。”他握住了她的手。“我去医院见你母亲,是向她解释翔翔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在我去之前,你那位表姊刚离开。”

  陶陶怔忡了。

  原来表姊第一时间就跑去医院向她母亲打小报告了,原来她母亲没有打给她是因为钟航亲自过去了……

  她就说嘛,怎么会风平浪静的,原来如此。

  “我妈她……相信你的话吗?”

  她很担心他会越描越黑,因为说翔翔是他朋友寄放的,连她都不能说服了,又怎么说服得了精明的母亲?

  “不相信。”钟航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想也是。”这样才是正常的,相信才奇怪。

  钟航接着说:“所以我把翔翔是谁的孩子告诉你母亲,她也相信了,你大可以放心,她不会误会你了。”

  “什么?”陶陶又惊跳了。“你告诉我妈翔翔是、是你的孩子了吗?”

  “你在说什么?”钟航哭笑不得的反问她,“谁说翔翔是我的孩子?”

  陶陶怔愣着。“不是吗?”

  钟航感到一阵啼笑皆非。“当然不是。”

  陶陶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问:“那么翔翔真的是你朋友的孩子吗?”

  钟航苦笑道:“事实上,翔翔是我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爸爸最新的私生子。”

  陶陶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你弟弟?翔翔是你的——弟弟吗?”

  钟航无奈地说:“钟董事长闯了大祸,不敢面对现实,把翔翔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我,自己避到东京的分公司去‘坐镇’,天知道他去坐什么镇,可能是镇自己心中的邪魔吧,还要我替他照顾翔翔以及保守秘密。”

  陶陶蓦然想起她听到翔翔哭声那天,确实在公寓门口撞见钟董事长慌慌张张的离去,原来他是丢了翔翔给钟航,难怪看起来那么慌了。

  “不是要保守秘密吗?你怎么告诉我妈了?”陶陶不安地说:“万一事情传出去……”

  钟航凝睇着她的眼,勾唇一笑。“我要跟你交往,当然不能让你家人误会我是有孩子的男人,况且保守秘密是钟董事长自己说的,我并没有答应他,要你对钟珂守密是因为不想让钟珂更厌恶她自己的亲生爸爸。”

  他说交往吗?

  是不是她听错了?万人迷如他,怎么会想跟平凡的她交往?

  她期期艾艾地问:“那现在……你打算把翔翔怎么办?”

  翔翔是比较安全的话题,他们还是聊翔翔好了。

  “既然钟董事长把翔翔丢给我之后就避不见面,让我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不仁,我也只好不义了,明天我就带翔翔回老宅,交给大妈处理。”钟航好整以暇地道。

  陶陶知道大妈,钟珂口中的大妈是个厚道的好女人,有着传统妇女的美德,对丈夫的风流向来宽容看待,对丈夫在外面生的孩子也个个接受、视如己出,连铁石心肠的钟珂到了大妈面前也会收起爪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