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在他的坚持下,陶陶把照片都传给他了。

  拿着她的手机对照,他一张张检查有没有漏掉的,确定每一张都有传给他之后才把手机还给她,神清气爽地说:“饿了吧?来去吃早餐!”

  陶陶不明白他怎么还可以那么轻松,如果换作是她,有个自己的孩子突然冒出来,她一定会烦恼死。

  可是反观他,好像除了搞不定孩子哭闹会让他很烦躁之外,就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任何一丝烦恼的痕迹了。

  莫非……

  吃早餐的时候,她忍不住话中有话地说:“每个生命都很可贵,都是上帝的礼物,纵然可能来得不是时候,但都是生命,不管做什么决定,要三思后行。”

  她很怕他为了继续当黄金单身汉而把翔翔送到育幼院去,如果被好的养父母领养就很万幸,要是被坏的养父母领养了,虐待或像社会新闻里的情节,喂他毒品、拔指甲等等怎么办?

  想到翔翔被无良的养父母喂毒品、烫烟疤、拔指甲,她的心整个都揪了起来,光想象她就受不了。

  但他彷佛对她的苦口婆心置若罔闻,径自说他的,“我的大门密码是七个零,一个一,零零零零零零零一,记住了吗?”

  陶陶吓一跳,差点呛到。“为、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不是要帮忙照顾翔翔吗?当然要知道我的大门密码,不然怎么进去帮忙照顾翔翔?”钟航说得理所当然。

  陶陶愕然地看着他。

  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仔细想想却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是说过可以随时帮忙照顾翔翔,但随意地进出他家,这样不好吧?况且他们又没有真的很熟,他怎么可以随便就把大门密码告诉她?

  他就那么放心她,对她不设防吗?

  整整三天的时间,除了晚上回自己公寓睡之外,陶陶都待在钟航的公寓里,与他跟翔翔黏在一起。

  他一直手忙脚乱的照顾翔翔,让她看不下去,觉得自己一旦离开了,翔翔不是会冻着、热着,不然就是会饿着,当然也可能没洗澡,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帮小婴儿洗澡。

  三天的连假过去了,她必须去上班,钟航则请假在家里照顾翔翔,虽然这样令她放心不少,但也担心会耽误了他的工作。

  但钟航说,不必担心,是“高层”准假,他照样可以和主管开会,改成视讯会议就可以了,真有要他亲自签名的文件,秘书会送过来。

  既然他这么说,她就不必替他担心了,再说他是大老板的儿子,堂堂钟情航空集团的二少爷,也没人会拿他请假这件事来做文章吧!

  一早,她帮他做好了早餐的三明治和午餐便当才去上班,虽然公寓大楼周围就有许多外送餐厅,她还是觉得备妥他的早午餐较安心。

  一整天,她打了五通电话给他问翔翔的事,有没有哭闹、有没有睡觉、有没有按时喝奶。

  她对翔翔牵肠挂肚的,就好像她真是翔翔的妈一样,百般的放不下,万般的挂心。

  才短短三天,她就已经和翔翔建立起如此深厚的感情,如果翔翔真正的妈妈出现了,而且住进钟航的公寓里,真正的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到时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坦然待之了,一定会很失落吧?

  “你怪怪的哦!从实招来,放假这三天是不是有艳遇啊?”彩心把一杯她刚刚出去买的冰咖啡放到陶陶桌上,然后就盯着她不放。

  艳遇……脑中忽然跳出钟航的面孔,陶陶被自己的遐想吓了一跳,她慌忙掩饰地拿起冰咖啡吸了几口。“哪有什么艳遇。”

  彩心莫测高深的微笑起来。“可是你看起来容光焕发。”

  “哪有?”她脸红了。

  她真有容光焕发吗?因为跟钟航贴身相处了三天,所以容光焕发?

  “有!”彩心不放过她。“一定有发生了什么对吧?你跟钟先生又一起喝酒了吗?酒后乱……”

  陶陶情急低喊,“没有的事,不要乱说啦!”

  “你是想跳起来捂我的嘴吗?”彩心笑了。“紧张什么?钟珂没听到,她在讲电话,而且火气很大,没空注意我们。”

  陶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恳切的哀求彩心,“总之不要再乱说了,我跟钟先生什么都没发生,没有再在一起喝酒,我也没……没见到他。”

  虽然钟航只有交代对钟珂保密,可是未婚的他,冒出一个私生子是多么严重的事,而且这件事很私人,她选择也对彩心保密了。

  下班之后,她火速到超市采买食材,然后飞奔回公寓,急得好像家里有好几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在等她喂似的,难怪彩心会起疑,她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太古怪了,以前她都是拖到不得不离开办公室才走的。

  明天开始她得要好好调整自己的行为了,不能让彩心看出破绽,当然也不能让钟珂对她起疑。

  虽然这样防着她们两个让她很内疚,但想到可以在钟航家里煮饭给他吃,她就觉得好高兴,尤其是翔翔真的太可爱了,只要把小手帕盖在他脸上,他自己就会拉下手帕,发出快乐的笑声,常看得她和钟航啧啧称奇跟着一起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