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老天!这些日子以来过得太幸福了,她完全忘了钟珂的爸爸也是钟航的爸爸,完全没想过可能会在这里遇到他的家人……

  还有,她刚刚那样算什么?好像来偷东西被当场抓到的小偷似的,完全没有应对可言。

  钟董事长明明没那么可怕,而她也只是每天晚上跟他的儿子一起吃饭而已,她在紧张什么?也没好好问候一声就一溜烟的跑掉,还急切的在他面前把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他会怎么看她?一定会认为她疯了吧这么没礼貌?

  她不敢跟钟航联络了,而他也一反常态的完全没有消息。

  过了九点,她饿得没力气,自己胡乱把前一晚的剩饭菜热来吃,干贝则冰进了冷冻库里,看来今晚是无缘吃它了。

  心不在焉的看了一个小时的新闻,心神不定的去洗澡,又魂不守舍的往脸上敷了面膜之后打开电视却开始发呆,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看,什么讯息都没有,钟航没有跟她联络,她只能胡乱猜测,不知道董事长回去了没?

  十一点,就在她不得不上床睡觉时,忽然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婴儿哭声。

  她不清楚哭声是从哪里传来的,但当哭声持续二十分钟没间断时,她决定出去看看。

  打开大门,她以为哭声是从上面或下面的住户传来的,却意外的发现哭声来自对门——钟航的家里。

  她愣了一下。

  他家里怎么会有小婴儿的哭声?也不会是电视节目,哪个节目会让婴儿哭二十分钟?

  不管了,还是问问吧!不问清楚的话,她睡不着,就算钟董事长还没走,她是他的邻居,夜深了,关心一下邻居家里的婴儿哭声也是正常的。

  她按了铃。

  几乎过了十分钟,陶陶都快以为对方不在家了,钟航才出来开门,他一脸的疲惫,神色苦恼,还穿着上班时穿的衬衫西裤,她听到更清楚的婴儿啼哭声,从房里传来的。

  看见她,钟航像是忽然回到现实世界,他一个拍额。“哦!晚餐……抱歉,我忘了。”

  “不是的,我不是来问你晚餐的事。”她润了润唇。“我听到婴儿在哭……”

  钟航的脸色一僵。

  她连忙说:“可能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他烦躁又无奈地说:“是我朋友的宝宝,有些私人因素,暂时放在我这里一阵子。”

  陶陶震惊得眼睛直眨。“把宝宝放在你这里……一阵子?”

  他不是还要上班吗?如何帮朋友“保管”一个婴儿一阵子?

  看到她满脸的不可置信,钟航有口难言,只能清了清喉咙,用寻常至极的语气说:“因为他只有我一个朋友,不得不把宝宝放在我这里。”

  “哦……”尽管心存偌大的疑惑,陶陶还是点了点头。“宝宝一直在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个不停。”他疲惫地说:“喝过奶了,尿布也换了,我已经哄了他两个小时,他还是一直哭。”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陶陶马上就为未曾谋面的小宝宝担起心来了。“可以让我看看吗?高中的时候,我在我爷爷的医院里当过义工,负责照顾新生儿,基本护理常识还记得。”

  “当然可以!”钟航如获救星,连忙让她进房间去看宝宝。

  床上的小婴儿啼哭个不停,用力踢着小腿儿,陶陶连忙把裹着包巾的小宝宝抱起来,见那小脸都哭到涨红了,还包得有够紧,包毛有够厚,她傻眼的对钟航说:“宝宝……宝宝是太热了吧?你能不能开冷气?”

  虽然真正的夏天还没来临,但白天高温已经三十六度,夜里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样闷热,而他房里竟然连电扇也没有开,闷热到不行。

  “老天!”钟航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一直汗流浃背,原来打从进门,他就被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婴儿给搞昏了头,没有开冷气,难怪他热得要命。

  他连忙去开冷气,风量开到最强。

  “可以拧条湿毛巾给我吗?”陶陶坐在床缘,边哄宝宝边对钟航说。

  他连忙照办。

  几分钟后,室内空气流通了,小宝宝果然不再啼哭,陶陶轻轻放回床上,解开包巾,小心翼翼的脱下衣服,用湿毛巾替小宝宝擦过身体,对身后的钟航说:“麻烦把爽身粉拿给我。”

  他微微一愣。“爽身粉?”

  陶陶没回头,温柔地对宝宝微笑,逗着他玩,边说:“就是痱子粉,扑在身上比较干爽。”

  钟航清了清喉咙。“没有。”

  “没有?”她有点意外,不过,也没人规定每个小宝宝都一定要拥有一罐爽身粉,算了,没有就没有。“那……再拿一件衣服给我吧,我帮他换上,原本的都湿了。”

  “衣服吗?”钟航的声音很僵。“也……没有。”

  陶陶终于回头了,很惊讶。“没有别的衣服了吗?”

  他摇了摇头,很想掐死某人。“没有。”

  陶陶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什么都没有,她只好把宝宝原本的衣服用吹风机吹干,又换了一次尿布,再把奶嘴给他。

  不一会儿,宝宝就安静的睡着了,她替他盖上薄毯,再把冷气调弱,回到床边看着宝宝,脸上有着满意的微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