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真的不是我的!”她情急地说:“刚刚在路上拿的,有人在路上发,就是那种性病的宣导活动……”

  老天!她在讲什么?性病都出来了?他们又不熟,她怎么可以说那两个字,他会怎么想她,会以为她在勾引他吧?她真的没那意思呀……

  “我懂。”他尽可能若无其事的说:“我也遇过那类的宣导人员,他们都很热心,非塞给你不可。”

  看她紧张成那样,脸都红了,他再不替她解围,她可能会羞赧而死。

  她真的很有趣,都二十一世纪了,保险套、性病,这些字眼对她而言好像是清教徒不能碰的禁忌,他打赌她没有经验……不,他打赌她连吻都没有吻过。

  “对,就是这样。”见他能理解,陶陶松了口气。“我说我不需要,可是她一直要我收下……”

  “钟航?”一位西装笔挺、年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在他们桌边停下脚步,很高兴的看着他。

  “林伯父!”钟航马上想起身。

  林再勇笑得和蔼可亲的按着世侄的肩膀。“你坐着,坐着就好,我跟朋友约好了,马上就要走了,这位是——”

  他眼带笑意的打量着陶陶,忽然看到了桌上的小盒子,他蓦然瞪直了眼。

  陶陶晴天霹雳的僵在那里。

  天啊!那位什么伯父的一定误会了!

  不能再让保险套这样大剌剌的摆在桌上了,情急之下,她想也不想就迅速伸手过去把小盒子抓起,随即丢进自己的包包里。

  这动作一气呵成的做完,她的脸已经好比烫熟的虾子了。

  “伯父,不是你想的那样……”钟航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他一定要解释,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陶陶,她那一脸的无地自容和羞愧,就像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到似的,要是他不在长辈面前解释清楚,她恐怕不敢抬头了。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真是热情。”林再勇笑呵呵的拍了拍钟航的肩膀。“你放心吧!伯父不是老古董,我也年轻过,这种事没什么,不必放在心上。”

  钟航失笑地说:“真的不是那样,伯父……”

  林再勇根本没在听,他用力拍了拍钟航的肩膀。“好好努力啊,看明年能不能让你爸爸抱抱孙子,我走啦!”

  陶陶直到人都走了还尴尬得不敢抬头,直到他敲了敲桌子,她才慢慢的抬起头来,但小脸满是担忧,看得他一阵莞尔。

  她胆子怎么那么小?这样就吓到她啦?

  “怎么办啊?”陶陶忧心忡忡的看着他。“那位长辈误会了,他是你很熟的长辈吗?他好像也认识董事长,万一他跟董事长讲……”

  “不必担心。”他温和地说:“如果他真的跟我爸爸说了,我会解释清楚。再说,我爸爸也认识你,他知道你的为人,不会误会你的。”

  他的话有效地安抚了她的不安。“那……那就好……”

  “我饿了。”他重新打开菜单,朝她轻松自若的微微一笑。“我们点餐吧!”

  ***

  收起手机之后,陶陶久久回不了神。

  “怎么了?”百货公司的皮包专柜,彩心拿了三个包包过来要她帮忙选一个。

  明天是哈甜志粉丝团的团长生日,她们奉钟珂之命出来选生日礼物,钟珂说她们买好礼物就直接下班,而现在才四点,她们打算逛到晚上再一起去吃义大利面,好好的放松一下,解除工作压力。

  “有个律师说,我姑姑留了一间公寓给我。”

  “你姑姑?”彩心对她的家庭情况还算了解。“她不是半年前在摩洛哥病逝了吗?怎么会还留公寓给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