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彩心眼眸含笑。“我有个朋友跟他很速配,是个新闻记者,外型冷艳,曾在肯亚住过半年,还自己去北极看北极光,敢在零下四十度的冰河里裸泳。”

  陶陶不知道胸口那滞闷的感觉是什么,她言不由衷地说:“哦……那一定……一定能牢牢吸住他的目光。”

  “你也这样想对吧?”彩心朝她眨眨眼,兴奋地说:“我等一下就来问问我那个朋友有没有兴趣认识他!”

  一开始钟航认为自己一定看错人了,陶冬温不可能会出现在海洋音乐季,也不可能穿着比基尼在卖冰饮,确定真的是她之后,他就毫不迟疑的走过去了。

  她一副想找地洞钻的样子让他为之失笑,他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她。“很适合你,你穿这样很健康,很有活力的感觉。”

  陶陶简直想死,她满脸通红的看着钟航,虽然确定他眼里的笑意是欣赏而不是带着有色眼光,她还是别扭至极。

  “我……我来帮朋友的忙。”

  天啊!蔓君不是说熟人都会在高尔夫球场,不会来这里,怎么偏偏他就来了,又偏偏是他,不是别人……老天!她在说什么?她语无伦次了。

  “就是我!”蔓君穿着和陶陶一模一样的水蓝色比基尼,轻快的从冰饮摊后跳出来,伸臂搂住了陶陶纤细的肩膀,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钟航。“我是陶陶的闺中密友,我们两个从国小就认识了,我叫郭蔓君,藤蔓的蔓,你呢?”

  钟航微微一笑。“钟航,航空的航。”

  蔓君立即咯咯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钟航啊,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陶陶急了,蔓君这样好像她多常提起钟航似的。“什么久仰大名,你别胡说。”

  蔓君笑嘻嘻的说:“是久仰大名啊,你说过嘛,你们老板钟珂的哥哥,钟情航空的副总,不是吗?”

  最后那句不是吗,她是笑瞅着钟航问的,钟航也微笑点了点头。“没错。”

  蔓君眼睛含笑,拉长了声音问:“那我搭你们的飞机有打折吗?”

  钟航微微一笑。“陶小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只要是我们有的航程,要去哪里,告诉我一声,我派人送机票过去。”

  “好大方哦!”蔓君笑得灿烂,意有所指的说:“交男朋友就要找这一型的,你说对不对啊陶陶?”

  陶陶轻咬下唇,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只勉强牵动唇角笑了笑算是回答。

  蔓君的个性活泼外向,爱交朋友,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她跟路边的推销员也能聊,但看她跟第一次见面的钟航也能立即聊开来,自己还是郁闷了。

  唉,有什么好郁闷的,蔓君漂亮、健谈、勇于尝试,到海洋音乐季来卖冰饮就是她的突发奇想,正职是业绩吓吓叫的专业房仲专员,如果她是男人,她也会追蔓君,而她自己就像含羞草似的,人家一碰就阖上,她都觉得自己闷了,叫男人怎么产生兴趣,尤其是像钟航这样出色的男人……

  “哥!”一个烫爆炸头的年轻人快步走过来,穿着飞天骷髅白色短T、破洞牛仔裤,身上一堆让人眼花撩乱的饰品。

  钟航弯唇而笑。“我弟弟钟行。”

  陶陶惊奇的看着钟行。他们兄弟两人简直天壤之别,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尤其是那颗爆炸头……那是真发还假发?

  她还在想这个问题,就听到蔓君在尖叫。“哇!你是晚上要表演的酷爱乐团主唱对不对?”

  蔓君满脸发光,像个小粉丝似的,竟然在跟钟行要签名,而且还叫钟行签在她的手臂上,什么跟什么……

  “我弟今年大三,他从小爱玩音乐,不过倒也没忽略功课,所以我爸妈就随他了。”钟航笑看弟弟和蔓君那恍若粉丝见面会的互动,一边笑笑地对陶陶说:“我就没有半点音乐天分了,今天纯粹是担任司机的工作,帮他们载乐器过来,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真是意外之喜。”

  “那个……”陶陶润了润嘴唇,羞愧难当地说:“你能不能不要把今天看到我的事告诉钟珂?”

  要是让钟珂跟彩心知道她穿成这样在海滩卖饮料,她真的没脸见她们了。

  钟航慵懒地对她微笑。“如果你答应请我吃顿饭,我就不告诉钟珂。”

  陶陶微微一愣。

  请他吃饭吗?

  这表示她得跟他单独见面,而她从来没有跟他单独见过面,她只在杂志社见过他,而且他也不是去找她,他当然是去找钟珂的……

  “只是一顿饭,时间、地点都由你来决定,我百分之百配合你。”钟航轻松地说,看着她,等她回答。

  好吧,只是请他吃顿饭,不会怎么样,她大可不必想太多。

  她吞咽一下,轻声说:“好。”

  他唇角流露着笑意。“你的手机借我。”

  陶陶像机器人似的交出自己的手机,以为他要借打,压根没想其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