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苏夫人错愕的神情,“你有了?”

  闵天雪怕她误会,连忙补上,“是四爷的。”

  “你不是说子卿跟子远一样吗?”苏夫人眉头一皱,脸上一层飞霜,“你为了想留在苏家,所以欺骗我?你好大胆子!”

  “不,不是的,四爷大部分时候不行,但偶尔可以。”闵天雪强调,“很偶尔很偶尔。”

  “他回来都半年多了,你就有孕,当真是偶尔?”

  “是,我跟四爷过年才真的圆房,之前都是不行的。”苏子卿,对不起……苏夫人闻言,脸色趋缓,“过年才圆房就有了?运气倒是不错。”

  “便是来跟婆婆报告一声。”

  “子远要能有个孩子就好,他也就不用这样落寞了。”

  喂,苏夫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偏心,不能替小儿子高兴一下吗?一定要马上惋惜二儿子就是了。

  算了,苏子卿,以后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人生不可能事事圆满,你有一个偏心的娘,就会有一个偏心的娘子,娘偏二哥,娘子只偏你。

  有孕的消息一公布,自然十分热闹,有来往的人家纷纷送礼,由于是一品夫人,连温皇后都送了一些东西过来,苏夫人掌中馈,这些自然由她自己去伤脑筋。

  闵天雪怀孕很顺利,生产也很顺利,只用了半天就生下六斤多的壮哥儿。

  直到壮哥儿出生,苏夫人终于有一点当祖母的样子,她原本以为苏夫人会很冷淡,没想到却是很喜爱,跟苏定邦一样,每天都来羽光院看孩子。

  苏夫人还是很偏心苏子远,但是她很爱壮哥儿,一个一品夫人会拿着波浪鼓逗个小奶娃,一逗一个时辰不疲倦,十几年没拿针线了,现在又开始做起虎头鞋,虎头帽。

  看,一整顿年夜饭,只要壮哥儿哼哼,苏夫人马上看向奶娘,一定要奶娘解释“哥儿只是在玩”,这才继续吃饭。

  山珍海味一道一道上,直到十二道菜吃完,丫头撤下后换上水果清茶。

  苏夫人吩咐三个奶娘,先把小少爷们带回院子睡觉,路上小心点,别着了凉,然后又说:“子卿先去睡吧,等子时起来换子远守岁。”

  苏子卿笑说:“爹娘,二哥二嫂,还有九娘都去睡吧,我守着就行。”

  苏定邦很放心,在家守夜又不是在西疆守夜,根本没危险,他年纪已大,这几年一到冬天,旧伤就疼得厉害,真的也支撑不住,“那就交给你了。”

  苏子远见弟弟要守,自然乐得清闲,带着温氏,两个儿子,跟七个姨娘一群人回院子了。

  一下子,原本坐满人的花厅只剩两人,苏子卿面对闵天雪,笑容变得温和,“你才出月子没多久,去躺着吧。”

  “不要。”闵天雪挽着他的手,“我要陪着你。”

  “乖,去睡。”

  “我刚刚已经喝了两杯浓茶啦,你现在让我去睡也睡不着,我们去院子看烟花。”

  苏子卿内心一阵温暖,是,母亲永远偏心,他很遗憾,可是闵天雪对他也偏心,这补足了他内心的那个缺口,从小到大,他每次过年听到“子卿先去睡吧,等子时起来换子远守岁”,总觉得受伤,他只能睡一个时辰,但二哥却能从子时睡到天亮,但去年开始,他已经不觉得有什么,然后今年,他可以笑着说都他来吧,他很幸福,不介意那些小事情。

  他替闵天雪系上银貂裘,带着她走到外头。

  雪花一直落下,树梢,花墙,凉亭,都覆盖上一层白色,星光很亮,沿着走廊挂上的红色灯笼给院子增添了不少过年气氛。

  远远的有烟花升起,在空中炸开,散落。

  又一朵升起,炸开,散落。

  苏子卿转头看着闵天雪,小小的脸上满是光华,双眼亮亮的,看着他的神情带着笑意,用她的拇指轻轻搓着他的拇指,她说这叫调情,她如果在搓他手指,就代表在说我爱你。

  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又觉得很喜欢。

  神奇的小娘子。

  他以为自己不会遇上喜欢的女孩子,终究会随便娶个门户相当的女子,然后勉强过一生,可是她出现了。

  闵天雪,闵天雪,光是想着她的名字,内心就会柔软起来。

  她的活泼明朗治好了他内心的伤,她跟东瑞国的女子都不一样,她尊敬母亲,但不害怕母亲,尊敬二嫂,但不奉承有个皇后姑姑的二嫂,面对他也是直来直往,不卑不亢。

  “九娘。”他唤。

  “嗯?”

  “谢谢你。”

  “该是我谢谢你。”闵天雪浅浅一笑,“我曾经很孤独,但现在不了,我不再只是我,而是‘我们’。”

  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大概是在西疆时听到她跟母亲的三年之约的时候吧,当时想,居然有人可以克住母亲,她一定很有趣,知道她开始做生意,完全不甩母亲的家规,每天出门不说,一个女子还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就觉得她……很不一样。然后看到画像,眉目生动的一个少女,瞬间就想见她了。

  见到她,然后爱上她。

  感觉拇指又被她搓了搓,他转过头,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