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闵天雪在后宅,虽然无法直接得知朝堂大事,但她可以打听啊,许征跟许途这两兄弟真是八卦小能手,没什么打听不到的,连西夷王异想天开想把女儿嫁到东瑞国,以换儿子回去这件事情都知道,西夷公主据说胆大热情,但皇上笃信佛法,自然对女色看得很淡——说是很淡啦,但那是跟前朝比,事实上皇上的后宫也有二十几人呢。

  就在朝廷忙碌中,过年了。

  一家人一起吃了饭,她第一次看到雀姨娘,很年轻,很漂亮,穿着一身跟年纪不相称的锦绣华服,表情得意洋洋。

  是啊,一个丫头能成为姨娘,不用伺候别人,还反被别人伺候,那真的是走到顶点了。

  温氏对雀姨娘的张扬完全不放在眼中,只专注在平哥儿跟康哥儿身上,两岁多的小孩子正活泼,满花厅跑,奶娘跟丫头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就怕这两个小祖宗有什么意外,跟二少夫人交代不过去。

  当然,闵天雪也第一次看到苏子远,跟苏子卿不像,苏子卿很像苏夫人,五官好像复制贴上那般相似,苏子远样貌应该像到父亲苏定邦。

  至于个性嘛,真不知道像谁,很古怪,表面上说恭喜弟弟深得皇上信任,帮忙处理西夷事宜,表情却又阴阳怪气,还不断说“要不是我身体不好,还真想也去西疆,然后挣个一品官职,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人讥笑无用”,当个一品?你以为一品是长在地上的,随便拣都有?那是苏子卿花了七年,然后用命换回来的啊。

  然而苏夫人很吃这套,马上就一脸爱怜的说:“西疆有你爹跟你弟就够了,你在家里陪我,也是孝顺,你就算没功勳,那也是一品门第的二爷,人人羡慕你还来不及,谁会讥笑你无用。”

  闵天雪很佩服苏子卿,他一定从小到大就听二哥这种讽刺言论,但他完全不动如山,假装没听见,照样吃菜,照样喝酒,在康哥儿跟平哥儿跑过身边时,捞过来亲一下,小娃儿很敏感,从大人身上得到善意,很快也会回以亲吻。

  吃完饭,自然是守岁。

  苏夫人真的是偏心怕人不知道一样,让苏子卿先去睡,等子初再起来守岁,换句话说,苏子远只需要守到子时,然后就可以回院子一觉到天亮。

  闵天雪觉得不太爽,但见苏子卿都没说什么,也只能算了,告诉自己,正常人不跟他们计较。

  回到羽光院,苏子卿似乎有话想说,闵天雪便等着。

  远远传来爆竹的声音,冷空气中除了梅香,还有不知道哪里飘来的淡淡烟花味,抬头望天,没有月亮,星光满天。

  闵天雪就着灯笼看着苏子卿的脸,原本忿忿不平的心静了下来,她有他,她很幸福,幸福的人不跟他们计较。

  “九娘。”他唤她。

  他们说好,穿越之事不让第三人知道,从此以后她就是闵九娘,两人都要习惯这名字,省得露出马脚,当然,她以后可不能再喝酒了。

  闵天雪微笑,“我听着呢。”

  “你今晚……睡我房里好不好,别回去了。”几句话,让那张有刀疤的俊脸涨得通红。

  闵天雪在内心嚎着,小鲜肉害羞了,好可爱啊。

  她温柔爆发的牵起他的手,“好。”

  在后头伺候的齐嬷嬷连同几个丫头都面露喜色,不约而同想着,小姐虽然受姑爷喜欢,但分房睡也不是道理,总要怀上孩子才是正经。

  于是人人都喜气洋洋的伺候两人梳洗。

  闵天雪却不知道几人的想法,只觉得秋月今天帮她擦背擦得特别用力,手啊,身子都是,好像她很脏一样。

  天冷,水凉得快,加了两次热水后,觉得也该让粗使婆子休息,于是她便起身,在春花的搀扶下出了澡间,苏子卿自然早就洗好了,坐在拔步床沿等她。

  几个炭盆已经烧了起来,室内温暖如春。

  丫头跟婆子都识相的退下,四爷跟四少夫人第一次同房呢,可不能不长眼还留着。

  闵天雪吹熄烛火,就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光走到床边,脱了鞋,拉着苏子卿躺下,盖上锦绣百子被,准备睡觉——他子时就要起来了,能眯一刻是一刻。

  然后就听到他咳了咳。

  闵天雪奇怪,“你着凉啦?要不要起来喝点姜汤?”

  “不,不是。”

  “那怎么咳嗽?”

  她伸手想摸摸他额头是不是有发烫,手却不小心拂到他下身一个东西,很烫。

  那是啥?暖床用的汤婆子吗?但汤婆子怎么会放在那种地方啊,何况他又不怕冷,用什么汤婆子?‘

  正在奇怪,苏子卿却转过身子,一把抱住她,轻咬她的耳朵,那个被她以为是汤婆子的东西就抵着她的身体……闵天雪脑袋一炸,不是汤婆子,是他的生理反应!

  因为是预期之外的东西,所以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闵天雪懵了,他不是不行吗,但她现在感觉他兄弟的精神很好啊。

  还有,他解衣服这什么速度?

  “你不是身体不好吗?”

  苏子卿已经在跟她的亵衣带子奋战了,“谁跟你说我身体不好?”

  “你自己说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