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他没有觉得不好,反而觉得可爱,银子人人都爱,坦白点不好吗。

  朝廷上的尔虞我诈已经够多了,他不想生活上还这样,如果连夫妻都要装,那真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是,不过讲到庄子,先跟你说,我打算把你名下的庄子都改变收租方式,让佃农都可以拿三成谷粮,不要领固定的银子了,领银子没人会尽力做活,以后不给银子,每人分三成谷粮,就算不用管事催促,他们肯定也会抢着干活的。”

  “这倒不错,收成多拿得多,的确很鼓舞士气。”

  “是吧,然后我想把庄子上的谷粮跟盐田产出的盐都卖给盘商,让盘商去做买卖,一来省去人力,二来也低调点,圣心难测,要是我们自己卖,难免让人知道我们有多少东西,这要传入圣上耳朵里,知道臣子的庄子一年几十万担谷粮,几千担盐巴,恐怕就不舒服了,宁可少赚点,求个心安。”

  苏子卿听了认同的点头,他的财产虽然都是因为军功赏下来的,但国库不充裕也是事实,总不好让皇上看到臣子库房满满,自己却要为了国库伤脑筋,要知道伴君如伴虎,谨慎点总是没错的。

  苏子卿道,“好,讲完庄子了,你天到底做了什么大事?”

  从垂花门碰到她,就是一脸笑意藏不住,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第一件事,我之前不是跟婆婆拿了一万两,答应三年后安静下堂吗,我今日把银子还给婆婆了,然后说我不下堂了,我会尊敬她,但我不打算跟二嫂那样事事听她的话。”

  苏子卿听着,脸上露出一抹笑,这丫头是真打算跟自己过日子了。

  说来也奇怪,他真的是还没见过她的人就开始喜欢她,不是大美人也无所谓,他喜欢的就是她的性子。

  知道她是从其他地方穿越而来的之后,内心也开始懂了,为什么她跟别人不一样,刚开始当然有点疑虑,但见到她受伤,他终于明白,那疑虑不算什么,就算她是妖,他也想跟她过日子。

  他想要一个朝气蓬勃、独立自信的妻子,而不是只会娇媚讨好,或者唯唯诺诺。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同时挡掉许诗雅跟许小雅,平妻姨娘什么的,都不能有,别说我现在还很年轻,就算我老了,头发白了,满脸皱纹,我也不会容许平妻姨娘,见一个打一次。”

  “打一次?”

  “对,我不打她们,我打你,收妾室什么的,都是男人不老实,不是女人的错,所以我打你。”

  苏子卿莞尔,“好。”

  “不用害怕,只要你老老实实,我会好好对你。”

  苏子卿想笑,总觉得他们这对话好像怪怪的,立场颠倒似的,但算了,她高兴就好,于是点点头。

  得到承诺,闵天雪放心了——苏子远身体不好,可是还是娶了六房,不对,加上小雀是七房了。

  苏家是一品门第,所以即便他身体不好,还是有人想结两姓之好,有些是小官想给儿子铺路,所以把女儿送进来,就像她当时一样,有些是女孩子自己贪慕富贵,想过上有钱的日子,无论如何,只要家底够深,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人前仆后继的把女儿送进来。

  她不想成为第二个温氏,第二个宋氏,第二个因为姨娘而操烦的主母。

  她在台湾长大,就算到了东瑞国,她还是坚持一夫一妻,就算丈夫富贵滔天也一样。

  现在他答应她了,那就好,她可以跟他讨论起该养什么狗了,不知道古代有没有像拉不拉多那种狗,她在来到这里之前正在看一部纪录片,里面狗狗好可怜,拚命的讨好来收容所看狗的人,很想有个家的样子,她一直忘不了那只黑色拉不拉多的眼神,可以的话,想养只大黑狗当儿子,她就带着牠整天满园子遛,就不相信许家两姊妹还敢来惹她,哼!

  ***

  苏子卿忙了起来——皇上决定受降,西夷来使朝见,要说东瑞国懂西夷的人,不是皇帝,而是苏家子孙。

  苏家子孙几十年都在西疆跟西夷人打交道,对西夷了解十分深入,因此西夷来使虽由礼部接待,但降书内容却要由苏子卿来看,看内容是真的想求和,还是只是在敷衍。

  朝臣都一致提议要把西夷搾干,苏子卿却是不同意,合约内容若太过分会变成东瑞国没诚意了,西夷王再怎么疼爱儿子,也不会倾一国之力来救他。

  没错,降书得让西夷肉痛,但不能不给他们留一点根基。

  最后敲定西夷每年奉金十万两银子,负责粮食的大臣改由东瑞国指派,只要握着粮食,就不怕战争再起。

  这下东瑞国管农粮之事的粮部从上到下都慌了起来,京城歌舞昇平,舒舒服服,谁想举家去那地方哪,连间像样的酒楼都没有,丁大人举荐赵大人,赵大人又自谦品德有?,林大人明明都五十几岁了还说自己发水痘,祁大人跟薛大人共推顶头上司王大人,王大人拄着拐杖上朝说自己太老了,打算告老还乡。

  后来是苏子卿想出办法:粮部除了掌司大人外,从二品开始,三年一任,到西夷任官,回来后便晋一个品级,装病不去的,提前致仕的,那便举家出京,三亲内有官职者皆降,三代内不得科考捐官。

  然后林大人的水痘就马上好了,王大人也不用拐杖了,表示自己还要报效国家三十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