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婆婆,您冷静点,我跟您有过三年约定,可是我后悔了。”闵天雪从怀中取出一张一万两银票,“这是一万两,我还给您,三年后我不下堂了,我还是要做苏四少夫人。”

  苏夫人喜出望外,“真的,你、你愿意?”

  “我愿意。”闵天雪顿了顿,“不过不收姨娘也不收通房,就我们两人过日子。

  苏夫人连忙点头,“好好好,都听你的。”

  她知道子远身体不好,但还是想给他该有的体面,所以瞒着身体的事情,跟温皇后的娘家侄女订亲,他新婚之夜躲到诗雅那里去,可是怎能躲一辈子,当然还是让老二媳妇知道了,然后温家从亲家变仇家。

  这件事情,她被温皇后骂,被宗亲骂,被丈夫骂,后来是把苏家唯一的丹书铁券送给温家,温皇后才饶了她。

  给身体不好的儿子娶名门媳妇?她不敢再做第二次了,闵九娘愿意陪着子卿那就太好了,对了,回头得把她们签的合约烧掉才行。

  §10

  跟苏夫人把话说清楚,把钱还给她,闵天雪总算解决了一件心事,不然拿了钱又不走,感觉好像诈欺似的。

  现在还了一万两,只觉得身心舒畅,至于那一万两,自然是从苏子卿给她的那些银票里出的。

  开开心心回到羽光院,刚好遇到苏子卿,他一身出门打扮,她知道他很宅,懒得应酬,很多帖子他都假装没看到,穿这么正式实在奇怪,而且仔细想想,她今天卯初时分就起床,照理说他应该在院中打拳练武——那画面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很神奇,大雪纷飞,他却只穿一件单衣,头发上都积了一层雪,也不见他打颤。

  每天看,每天看,都习惯院子早上就是有个人喝来喝去,但今早出门已经没看到他人影了,这么早,去哪?

  彷佛看懂她的疑问似的,苏子卿笑说:“去御书房见皇上。”

  “皇上想见你,还是你要见皇上?”

  “皇上要见我,问问我那西夷大皇子到底怎么办才好,是就这样关着,还是受西夷的降书,然后把人放回去。”

  这的确是大问题,“那你怎么说?”

  “当然是受降放人,西夷王虽然宠爱大皇子,但这可不是唯一的儿子,现在几个皇子都在争出头,只要西夷王下定决心立太子,那么大皇子就没用了,没有哪一个国君会让个儿子掐住自己I辈子,趁现在西夷王还对大皇子有父子之情,受降放人比较好。”

  闵天雪担心,“万一对方说话不算话呢?”

  “这倒不用担心,西夷人爱面子,出尔反尔这种事情是做不出来的,有这张降书,我们可以理所当然派几个大臣入驻西夷,以辅助之名行监视之实,就不用怕他们将来作乱了。”

  真不愧是她夫君,用大臣以克制对方,而不是许以东瑞国的贵族之女,和亲虽然有用,但这方法真的很烂。

  慢着,她想起一件事情,“如果受了降书,你是不是就不用去西疆了?”

  苏子卿含笑,“是。”

  “那太好了,西疆多危险,还是我们镇西将军府才安全,你也不用怕无聊,我有好多事情可以教你,譬如说做生意什么的,我会的可多了,保证你忙不过来。”苏子卿一笑,“我是不用再去,等受了降书,爹也会回来,到时候那边留下四叔祖那边的大堂兄就可以了,不过那至少还要一两年,受降内容得两边商议,得来往好多次才能定下,但可以确定的是,不会再打仗了。”

  四叔祖那边的大堂兄?啊,不管,总之也是苏家某位小将军就是了,哩:'她的夫君不用再去前线了,开心。

  “我不打算做生意,皇上希望我兼任京城都尉的职责,共两万精兵,负责保护京城安全。”

  闵天雪点头连连,“那很好,你的专长。”

  人啊,最怕无聊了,很多人一退休,突然就憔悴起来,她怕她的夫君退役后也会跟着无聊到消瘦,才提出做生意,但他现在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当然是最好的,一个将门之家的儿子,当然还是会想从事相同的工作吧,京城都尉听起来好像不大,但却手握两万精兵,那应该也不是小官了。

  等他正式上任,她就去买两只狗回来养,白天他巡城,她算帐,下午回来一起遛狗,跟狗玩,然后一起吃晚饭,然后晚安,然后早安。

  休沐日就去郊外踏青,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又身为武将的妻子,她应该要学一下骑马,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像武侠片一样,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奔驰在绿野山坡,奔驰在黄沙大道,唱着:跃马江湖道,志节比天高……

  下雪的时候嘛,就租条渔船去游湖,她来到古代这几个月虽然不缺钱,但也没有好好花过钱,打算游湖时奢侈上一把,请个琴娘弹琴,再请个茶娘烹茶,看着白色雪花落在平静的碧绿湖面,然后吟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想想,都对将来的日子期待起来。

  “想什么,笑成这样?”

  “你今天早上见皇上,谈了国事,我今天早上也做了一件事情,喔,不对,是两件事情,你猜猜。”

  苏子卿见她一脸得意,觉得又可爱又好笑,“买了新庄子?”

  他知道闵天雪一直是个小钱精,不是没见过人爱钱,只不过大家通常会掩饰,但她不,始终摆明着态度:我,就是爱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