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还有呢?”

  “如果你跟母亲有争执,我绝不愚孝。”

  这个赞,“还有呢?”

  “如果再次出征,我一定保重自己。”

  嗯嗯嗯,讲到重点了,“最后一个是我最想听的。”

  “我知道刀剑无眼,所以一定会小心,不会愚勇。”苏子卿说到这里,想起一件事情,这很难启齿,但他也得说,“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

  “我听着呢。”

  “就是,我的身体跟一般人不一样,不……”不好看,应该说很难看,因为满是刀疤。

  别说女人,第一次到前线的军医看了都吓一跳,何况他被西夷俘虏后,足足被刑求三个多月,那伤更严重了,几乎没一块好皮,大腿甚至有两个碗大的凹洞,他的身体像怪物似的。

  闵天雪连忙打断他,“我不介意。”

  虽然男人的价值不在于那方面,但说出来还是挺伤自尊的吧。

  看苏子卿还是脸色一暗,闵天雪笑着说:“你很好,我上次去大嫂那里赏花,那些夫人知道我是车骑将军夫人,人人都对我热情得不行,庄夫人说,庄大人总算不用烦恼徵兵问题,原本稀疏的头发都长一些出来了,洪夫人说,洪大人自从开始掌管粮草后,没一天好睡,原本两百多斤的胖子居然痩到只剩下一百斤,还好停战了,不然为了身体着想就只能辞官了。

  “还有啊,我常常去昭然寺上香,那些乞儿总是塞些莲花灯给我,然后嚷着要银子,强迫我买,后来知道我的丈夫是鼎鼎大名的车骑将军,还是塞莲花灯给我,却一哄而散,不要银子了,说是谢谢将军保卫家园。

  “我不介意你的身体如何,对我来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苏子卿摸着她的头发,十分欣喜,“天雪。”

  天……天雪?

  闵天雪一颤,“你、你叫我什么?”

  “我知道你是闵天雪。”苏子卿温和一笑,“我们喝酒那天,你醉了,什么都讲出来了,不用怕,我都知道。”

  “都、都知道?我跟你们……真的不一样,我真的来自很久以后……”

  见她紧张,苏子卿笑着安抚她,“我在西疆多年,听过起死回生之术,据闻若是命不该绝,魂魄就能依附重生,只不过都是听说,没真见过,那日听你醉后言语,我便知道那是真的,你说那叫穿越,我想我懂那意思,穿梭时光,越过疆界,从很久以后到了这里。”

  “我不是妖,也不是鬼……”

  “我知道,你是人。”苏子卿握起她的手,“你是闵天雪,是闵九娘,也是苏闵氏,不用怕,我知道,我不会怎么样的。”

  闵天雪抓着他的手,“你不怕吗?”

  “不怕。”

  神奇的,两个字就让她安下心来,有人知道了,而那个人说:不怕。

  ***

  把事情说开后,闵天雪觉得日子简直在云端,每天醒来,吃完青姨娘张罗的丰盛早餐,然后就等着苏子卿来看她。

  闵天雪现在懂办公室的大姊姊们为何都爱小鲜肉,小鲜肉真是养眼啊,苏子卿对她笑一笑,她就觉得要飞天。

  她小时候的事情在那天醉后已经讲得差不多了,于是缠着他讲他小时候的事情——既然打算在苏家住下,总得把苏家搞清楚。

  已故的苏老将军名为苏错,为什么堂堂将门之子取了一个错字,因为他的生母是个丫头,还是个主动爬床的丫头,所以一出生就被命名为错,生母也被迫服毒身亡,到了二十岁,西疆战事又起,苏家照例要往西疆送人,他的嫡母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去那里,于是把这庶子送去,没想到苏错凭着一股狠劲,自己领了前锋令,打了胜仗不说,还追逐敌人百余里,大大的鼓舞了西疆的士气。

  因为苏错为人勇猛,重义气,所以将士用命,在西疆八年,战功无数,二十五岁回京,钦赐五品,他的嫡母在宗亲压力下,不得不把他寄到名下,苏错正式成为嫡子,娶了宰相的女儿,有了宰相的朝堂势力帮衬,苏错理所当然平步青云,最后甚至接下了虎符,成了新一代的镇西将军,父母相继亡故后,他做了一件震惊朝堂的事情……把两个嫡兄分家出去。

  那两个嫡兄自然不愿意,还求宗亲出面,说凭什么把嫡子分出去,可是在名门世家,只有当权者能说话,苏家是苏错这个镇西将军当家,所以他说的话就是圣旨,不分也得分。

  苏错有两个儿子,长子苏定国,次子苏定邦。

  苏定国十八岁就殉国,留下一个遗腹子,一落地生母就血崩而亡,苏定邦见哥哥的孩子竟没人照顾,心生不忍,于是抱到自己膝下扶养,取名为苏子威,是苏家名义上的长子。

  两年后,苏定邦跟正妻苏夫人生下苏子远,然后是通房所生的苏子正,不过苏子正身体不好,并没有长大,最后就是年纪最轻的苏子卿。

  苏定邦三十三岁时,苏错战死,妻子因为承受不住,也跟着去了,苏定邦成了新一代的镇西将军,提拔苏子威不遗余力,苏子威也很争气,十六岁就建了战功,受封左武卫将军,也就是这时候有宗亲出来表示,既然子威已经成年,有了功名,皇上还赐了宅第,是不是回到苏定国那支比较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