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苏子卿,你最好把犯人找出来,不然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

  闵天雪晕得迷迷糊糊,隐隐约约感觉到一阵钻心剧痛,然后有慌乱的声音说——

  “快快快,把药粉洒上,紧紧绑起来。”

  “大夫,这药粉不管用,血一冲就散了。”青姨娘哭泣的声音响起。

  “那就再多洒一点。”

  唉,得救了吗?天啊终于得救了,大夫在治了,青姨娘别哭,我一定会活下来的,我已经死了一次了,够了,这回我要长命百岁。

  闵天雪只觉得倦意涌上,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觉得有人给她喂药。

  然后又是喂药,还是喂药,再是喂药,闵天雪觉得自己每次快睡着就被扶起来喂药,偏偏人倦得很,连眼睛都睁不开,耳朵能听到几个人放轻说话,可也听不清楚,有人给她擦脸,擦手,然后帮她的伤口换药,那粉不知道是什么磨的,每次一撒下去都是一阵抽痛,但痛好,痛代表还活着。

  身体还是一动就疼,可是没再听见哭泣的声音。

  偶尔会有人在她身边交谈,一个讲她小时候的事情,另一个彷佛听得津津有味,连连追问附和,讲她幼年事的应该是青姨娘,但谁听得这么开心啊?

  又是喝药。

  刚开始药很浓的,苦得难以下咽,现在似乎淡了些,剂量减低应该是好些了吧,可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她觉得全身都僵硬了,很想起来,可是眼睛睁不开。

  她一直睡得很安稳,但这几天却睡得不太好。

  身体很热,真的太热了,忍不住把被子踢掉,才稍稍觉得凉快,那被子又盖了上来,热,她再踢,什么,到底是谁一直要给她盖被子啦。

  闵天雪怀着怒气睁开眼睛,却对上苏子卿欣喜的眼神,“九娘,你醒了?”

  对耶,她终于醒了!

  想讲话,喉咙却干得很,苏子卿见状,连忙倒水过来,闵天雪渴极了,直喝了三杯水才好些。

  趁着他不注意,她偷偷把锦被塞到一边,没想到他放好茶杯后,马上又把锦被拉过来,“欧阳大夫交代,要盖好被子。”

  “我觉得有点热。”

  “你发热了,总不能因为这样就不盖,到时候会病得更重。”大抵是觉得自己语气严厉,苏子卿放轻了声音,“就这几天,忍着点。”

  闵天雪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于是点点头。

  “那日行刺你的人已经抓到了,多亏你交代青姨娘的那些话,衙门循线很快找到西夷人藏匿的地方,一次捕获了十五人,都是这半年跟着商队陆续进来的,想着等人多些,攻入大牢救大皇子,没想到有人沉不住气想杀我,倒是暴露了行踪,让衙门逮个正着。”

  闵天雪精神一振,“果然是西夷人?!”

  “是,因为我抓了西夷大皇子,所以他们想替大皇子报仇,你这次是代我受过了,还好你命大。”

  苏子卿没说的是,还好她命大,他也命大,不然他就要失去她了。

  她是借屍还魂之人让他很惊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用走亲戚的方式来逃避了好几天,可当看到她血淋淋的倒在马车里,内心却有种说不出的害怕,怕她死了,这个像乔木般的女人如果不在了,他是不会遇到第二个的,不会有第二个这么有趣,这么生龙活虎,这么生气盎然的女子。

  他很明白,这女人绝对不会像一般女子对待丈夫那样讨他开心,可是他愿意讨她开心。

  她不是闵九娘也好,是从别的地方来的也好,他都不介意了,只要她还是她就好。

  闵天雪道:“西夷总不可能真的只派了十五个人过来,会不会这群人只是故意要引起注意,为的就是让朝廷以为他们已经全数被擒,继而放松对西夷大皇子的看管,真正的精兵就等这一刻?”

  “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已经把大皇子挪了地方,现在除了皇上,我,以及看管的那批侍卫,没人知道他在哪。”

  闵天雪心想,这镓伙真厉害,她是看了无数战争剧,无数朝廷剧,这才觉得可能有这一招,他居然能有同样想法?真不愧是二十岁就深入敌营抓到西夷大皇子的人。

  慢着,她觉得苏子卿有点不太一样,好像……瘦了点。

  脸凹了,脸上那刀疤显得更大。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一睁眼就看到他,莫非他一直守在床边吗?

  “小姐!”去端药回来的秋月见自家小姐已经坐起,把托盘往桌子上一放就扑了过来,眼圈一红,“小姐醒来就好了,这都一个多月也没睁眼,婢子真怕小姐醒不来。”

  闵天雪一惊,“一个多月?”她看向苏子卿。

  他点点头,“今天是第四十天。”

  她伸手按住左肩,难怪觉得不是很疼了,原来已经养了四十天。

  “4姐醒来就好了。”秋月抽抽噎噎,“那日宝意回府喊人,我们等了快半个时辰,四爷骑着马一到,立刻把我们马车的峦头套上自己的马匹,一路快跑回来,小姐被抱下马车时,整个上身都是血,还好欧阳大夫已经在府里等着,马上就给小姐拔剑开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