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自从猜出他不举后,闵天雪对他就有种难言的心软,简直母爱泛滥,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超想保护他的虽然说,他身材魁梧,脸有刀疤,身高还高出她一个头,但她就是好想好想把他抱在怀里揉揉他的头发,跟他说,不管你能不能人道,你都是英雄。

  经过这阵子礼仪嬷嬷的补课,她完全知道了苏子卿有多了不起。

  东瑞与西疆国土相邻百里,交战五十余年,不但耗损国力,也战得民不聊生,但西夷不愧是蛮夷,道理讲不通,他们就是幻想只要天天打,用力打,一定能打下东瑞国,到时候东瑞国肥沃的土壤就是他们的啦——想得美,你会打,东瑞国不会吗?

  苏家现在共有八支,有一半的男人都战死在西疆,苏家的寡妇很多,皇帝给的赏赐虽大,但对她们来说都没用,丈夫不会回来了,好一点的还能有个儿子女儿当慰藉,差一点的就是什么都没有,得请宗亲作主,过继旁支嗣子,才能保证晚年生活无忧。

  打了五十年,五十年耶,现在的镇西将军苏定邦,也就是她公公,人生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西疆了,左武卫将军苏子威二十五岁,十四岁就赴西疆,直到十六岁挣到功勳这才回京城,回京城也不是就稳定了,十八岁时他又奉命前去支援。

  然后就是她的小伙伴苏子卿了,十三岁赴西疆,十八岁遇险被掳了,二十岁立功回来了,暂时回京,主要就是晋见皇帝,谢恩,他不会就这样一直在京城的,可能没多久他就又要回到西疆去。

  西夷可是天天打,打了五十年,直到苏子卿把他们的大皇子擒住为止。

  大皇子是西夷王跟王后的心肝宝贝,也是下任储君,突然被生擒,西夷不敢轻举妄动,东瑞国总算能喘上一口气,不用再担心粮草,不用再担心徵召,最重要的就是不用再担心失去人命。

  两国交战,苏子卿居然能抓一个大活人连过两国边关,怎么想都很神奇。可以说,东瑞国能有这半年休养生息的机会,都是苏子卿的关系。

  “怎么这样看着我?”

  闵天雪真诚的回答,“小将军真是大英雄。”

  苏子卿觉得好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这样讲,不过因为是好话,我就收下了。”

  “夫君不用客气,那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既然如此,你愿不愿意改日跟我这个大英雄去湖边散散步?”苏子卿引诱她,“天气已经入秋,金风送爽,枫叶转红,采香湖边风景很是秀丽,我们租辆渔船,吃活虾活蟹,可好?”

  闵天雪喜回,“好。”

  有榜蟹吃,当然要去,小伙伴还满懂生活乐趣的嘛。

  两人就这样一路说笑到了左武卫将军府,将军府上的下人早出来候着,苏子卿是主宾,因此在侧门边就留了马车位,其余的沿着白色大砖墙一路延伸出去,也不知道延伸到哪。

  两人下了马车,宋氏身边的高嬷嬷立刻迎上来,“老奴见过四爷,四少夫人,两位请进。”

  这座府邸是苏子威当年砍下西夷将军人头后皇上赏赐的,皇上赏武将一向大方,故虽然只是七品,宅院却十分奢华,小桥,流水,假山等等,园子里还有不少棵参天大树,现在树叶转黄,但却依然苍劲,秋风吹拂发出沙沙声响,很符合武将之家的气息。

  几个丫鬟小厮在一面金茶花墙前面等着,高嬷嬷连忙说,“这是车骑将军,车骑将军夫人,好生带路。”

  一个小厮恭恭敬敬的把苏子卿带往左边,男人聚会的场合主要在静心池畔,丫头则把闵天雪带往右边,女人聚会的场合主要在桃花园。

  桃花园现在没有桃花,只剩下枯枝,但宋氏却在四周放满大盆的菊花,其中还有极少有的绿菊花,枝头枯,花富贵,倒是有几分意思。

  宋氏眼尖,一下看到她,很快过来,“弟妹可让我好等。”

  “今日谢谢大嫂。”

  宋氏见她要行礼,连忙扶起,“万万不可,朝堂上,小叔在前列,你大伯在后列,哪有你跟我行礼的道理。”

  “你是长嫂,又替不懂事的弟妹张罗了这宴会,怎能不行礼。”说完,还是屈了屈膝。

  宋氏见状,笑了,心里也是高兴的,忙归忙,但就怕别人觉得理所当然,此刻见闵天雪知道感谢,连忙了几日的疲惫都消了,“你大嫂我爱热闹,倒是该谢谢你给我这理由请大家过来,我啊,想听天音团的戏好久了,但又不好出门,总算有个理由请人入府,待会你可得陪着我好好听上一听。”

  “有劳大嫂了。”

  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女孩走过来,一身锦衣,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见到宋氏喊了声,“娘。”

  宋氏脸上出现慈爱,“这是我的大女儿,莲姐儿,莲姐儿喊人,是四婶娘。”

  “莲儿见过四婶娘。”

  “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像个粉娃娃似的。”

  莲姐儿害羞一笑。

  闵天雪从袖子里取出一个荷包,“这荷包拿着玩。”

  她知道今天会遇上许多官夫人带上女儿,因此早让宝意准备好许多礼物,莲姐儿的礼物是朱丹红的荷包,荷包中放的是镶了东珠的首饰,东珠温润,钗子上能镶上一颗,便显得名贵非凡,这是给嫡女用的,嫣红荷包装的则是金锞子,是给庶女的见面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