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三年后的事情三年后再说,但你现在是苏四少夫人,还是得跟几个承租者说清楚比较好。”他当然是另有企图,只要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苏四少夫人,她将来想抽身就没这么容易,长到二十岁才遇到第一个让他觉得可以一起过日子的女人,他一定要留下她才行。

  “其实这些人知不知道根本没影响啊,老实说吧,他们只关心租金多寡而已,肯租就好,根本不在乎铺子是谁的。”

  “可是我在乎。”

  你在乎什么啊——啊啊啊啊,他是不是要让人知道他不但有妻子,而且生活美满啊?

  这么一想就对了,苏子远从小身体不好,也没什么交际,就算苏家亲戚都没几个见过他,他无法传宗接代这件事情只对苏夫人有影响,对其他人,连作为谈资都说不上,可苏子卿就不同了,一品车骑将军,要是身体不好的话,那……很容易八卦满天飞。

  一定是这样!

  闵天雪心软了,嗷,这可怜的少年,要说出这些话内心一定饱受煎熬吧,要怎么讲得有理有据又不让人怀疑。

  闵天雪内心的怜爱指数迅速飙昇,很快破表。

  这个男人保家为国,堪为英雄,英雄不应该被这种小事所困扰,看她的。

  于是,等汪掌柜再进来时,闵天雪主动说:“汪掌柜,以后别叫我闵老板了,这是我丈夫,姓苏,行四。”

  汪掌柜这人精马上说:“原来是苏四爷跟苏四少夫人,以后还请两位多多关照,我啊,打算把隔壁租下来扩店,到时候还请苏四少夫人再多给几道菜谱。”

  “没问题。”

  “那我就先谢过——”汪掌柜突然一怔,眼前的男人有着武人精悍体格,双眼炯炯有神,脸上又有个大疤,苏家?行四?那不——

  汪掌柜一抖,“恕我斗胆问一句,莫非是车骑将军与将军夫人?”

  苏子卿含笑点头。

  汪掌柜的老脸一下开出一朵花,“真是车骑将军?哎呀,小店今天真是走了大运,迎来我们东瑞国的大英雄,不瞒将军与夫人,我的两个儿子今年本在徵召名单内的,多谢将军抓了西夷大皇子,换来边界平安,两个儿子现在一个已经成亲,一个预定年后要娶媳妇,我最小的表弟在西疆八年,总算可以回家看看舅舅舅母,这都是多谢将军。”

  说完就要跪下,苏子卿连忙把他扶起,“那是我分内之事,掌柜不用客气。”

  “要的,要的,我们在京中的太平曰子都是将士在前线浴血换来的,不敢忘啊。”汪掌柜抹抹泪,想到收到徵兵单时,家里老太婆抱着两儿子痛哭,怕孩子一去不回,没想到会有喜事传来,真是天佑东瑞,“还请将军跟夫人赏脸,在小店用饭一顿,我回去好跟家人炫耀,今日见到恩人。”

  苏子卿含笑,“掌柜言重了。”

  “不言重不言重,我们家里可立着苏将军的长生牌位,今日能看到恩人,是三生有幸。”

  一旁,闵天雪觉得好不可思议,知道他阻止了战争,保住西疆和平,这跟看到因为他而改变命运的人,感觉完全不同,战争总是会损失很多生命,古代医疗也不发达,家中男丁被徵兵大概就要有心理准备,以前她虽然知道这样的事,却没有太多感触,现在看到汪掌柜,才知道送孩子上战场是怎样的痛,而苏子卿所作所为真正代表的意义。

  和汪掌柜也相识半年了,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激动,又哭又笑还要下跪,居然还立了长生牌位,苏子卿居然有这种声望?

  感觉有点乐,有点与有荣焉。

  ***

  苏夫人说,苏子卿如果不收许诗雅就不给他办接风宴,闵天雪觉得很好,但苏家宗亲却很有意见——一门父子皆一品,这多大殊荣,当然要炫耀得人尽皆知才行啊。

  于是宗亲们要苏夫人操办宴会,但苏夫人这次铁了心,推说天气入秋得了风寒,人不舒服,闵天雪别说办理宴会,她连出席都还在学,是要怎么主办宴会,宴会学问多,光是座位安排就是学问,万一没安排好,丢的不是闵天雪的脸,而是苏子卿的脸。

  苏氏宗亲们无法,于是最后决定由左武卫将军府办理宴会,苏子威跟苏子卿是堂兄弟,哥哥替弟弟接风,也说得过去。

  于是,寒露那日,苏子卿与闵天雪打扮妥当后上了马车,朝左武卫将军府去了。

  这是闵天雪第一次乘坐苏子卿的马车,真的是很大很宽敞,垫褥厚厚的,马车往前时完全不会颠,有小桌子,茶具,装着零食的匣子,几个杏黄色迎枕放着,要在桌上下棋还是看书都是可以的。

  坐这马车真的很享受,等她发了,也来买一辆大的。

  真是太舒服了,好想躺在里面,支着头看书,可不行,那样很不像话,宝意跟宝如花了半个时辰才把她的头发弄好,又把各种簪子插得妥当,她才不要因为一时偷懒就毁了一切。

  苏子卿见状,问她,“昨晚没睡好?”

  “睡得好啊。”最近天气转凉,晚上秋风渗过窗缝,带来丝丝桂花香,又有点露水深重的气味,别提多舒服了,每次盖上锦被,闻到那若有似无的冷香,总是很快睡着。

  “看你一脸昏昏欲睡。”

  “马车内舒服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