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闵天雪哑然,原来是这样,可苏子卿这年纪,正是慾望特别强的时候,真不需要安排个人吗,憋出病来怎么办?

  莫非——他也不行?

  这想法一钻入脑海,闵天雪就无法阻止的想下去,镇西将军苏定邦生了三个孩子,苏子远不能人道,苏子正早逝,身体都是不好的,依照常理来说,苏子卿应该也会有点缺陷,就是……不举也有可能。

  这样一想就对了,所以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不要丫头,在慾望强烈的年纪不要丫头,因为他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不管古今中外,不能人道对男人来说都是难以启齿的问题。

  她以前在批踢踢看过,有人说,自己很喜欢一个女孩子,两人是同事,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有好感,可是从青春期起就知道自己不行,这样还能去追求那个女孩吗?

  这个话题她记得爆了,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立场跟想法不同,有人因为无性而离婚,但现在顶思族DINS的人数也不容小觑,对顶思族来说,DoubleIncomeNoSex的生活更美好。

  没有性生活能不能在一起,见仁见智,闵天雪之所以有印象,是因为那字里行间浓得化不开的自卑,他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那女同事才会喜欢他,这辈子没做错过什么事情,只不过因为先天的不足,所以对于感情无法踏出第一步。

  因为苏子卿太高壮,太自信,她没想过他的身体问题,但他二十岁了连个通房都没有,还严禁爬床,应该就是跟苏子远一样吧。

  闵天雪涌起一股母性的怜爱,苏子卿真是太可怜了,他对她这么爽快,又盖厨房又给银子,自己也只能尽量报答他了,闵天雪决定在未来三年内,完美扮演一个妒妻,替他扫掉所有的姨娘通房,不让任何人发现他的秘密。

  在镇西将军府,他罩着她,她保护他!

  ***

  又到了闵天雪最期待的日子了——收租。

  她一早就收拾妥当,天气微冷,穿了滚边琵琶对襟衣裳,外头一件百蝶飞舞锦缎披风,预备出门时,却见苏子卿一脸自然的走过来问:“我能一起去吗?”

  自从猜出他的秘密后,闵天雪对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怜爱,此刻见他想要同行,自然不会拒绝,“当然好,最近天气变凉,到外头行走舒服得很,你该多出门的。

  他如果在家,不是在马场骑马,就是在靶场射箭,是,他是武将,不能松懈,但他才重伤归来,偷懒一下,三天练一次也不会有人骂的,此刻见他也想跟着出门,她只有高兴。

  两人带着下人走到角门,看到春花租来的青篷小车,苏子卿道:“坐我的马车吧。”

  “城西路小,将军府的马车太大,怕不好通行。”

  马车实在太小了,以往四个女人坐着还好,现在加了个高壮的苏子卿,手长脚长没地方放,头都快顶到车顶了,闵天雪见他一脸窘迫,忍不住好笑,好不容易行了一个时辰到富贵酒楼,下了马车,见他总算舒了一口气。

  “闵老板,闵老板。”汪掌柜一看到人,立刻跑出来,热情无比的说:“还在想着您什么时候过来呢,不是我在说,您气色越来越好了。”

  “汪掌柜客气。”

  “楼上请,楼上请。”

  富贵酒楼因为闵天雪的菜谱,现在已经是预约才能进的地方,不过生意人嘛,总会遇到不能得罪人的时候,譬如说遇到王爷,郡主,难不成真的还让对方等吗,于是都留有一间雅室,以备不时之需。

  汪掌柜恭恭敬敬的说:“闵老板,这是这个月的抽成帐本,您瞧瞧,没问题的话这是租金二十两,这是抽成五十八两,我还忙着,就不招待您了,待会让小二上最好的碧螺春。”

  等汪掌柜出去,苏子卿挑起眉,“闵老板?”这丫头没跟人家说她成亲了?“我当初做生意,婆婆不喜,于是不好说我夫家姓苏,便说自己姓闵,汪掌柜没恶意,当然我也没恶意,我是想着既然三年后要下堂,就不要用苏家少夫人的名义在外面经商,免得惹麻烦。”

  “你是苏家少夫人,当然可以说夫家姓苏。”

  闵天雪解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三年之约,我安静点,低调点,对大家都好嘛。”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你凡事这么有主见,不管夫君是谁,后宅多少妾室,都能有办法应付,怎么会想到那个三年之约。”

  虽然说,一开始就是因为这样才惹得他注意。

  京城繁华,男风也盛行,他少年时期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喜欢男人,不然怎么表哥堂哥一个一个收妾室,连二哥身体不好都收了六个,自己却对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真的就是觉得,女人就是那样吧,胭脂太红,水粉太香,还有工于心计,这些他都倒胃口,直到在西疆养伤时,许征跟他回报四少夫人的奇葩行径,他才第一次觉得女人好像挺有趣的。

  面对他的提问,闵天雪是可以说谎带过的,几年的职场经验要应付他绰绰有余,但她不想,内心涌起的母爱已经让她想成为整个镇西将军府最诚对他的人,于是决定坦承相对,“我是有办法应付,但我不想。”

  “不想?”

  “人生太短了,我想开心些,当然我不是责怪婆婆,婆婆是一品大臣嫡女,又嫁给一品镇国将军,生了个一品儿子,要是我也肯定看不上商人之女,这不是她不好我不好,而是先天差异,没办法的,有一句话说的好,门当户对,门户不相对,受到的教养不同,在对事情的看法上就会产生这样的分歧,在官家眼中,我的出身低,可我觉得自己又不偷不抢,凭什么就要让人看不起,我不想去讨好那些人,婆婆不喜欢我,那我就拿着银子等三年后过轻松日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