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她对苏子卿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身为一个正常人,她对苏子远这种行为很生气,也对苏夫人的偏心很生气。

  “媳妇是不会同意的,如果夫君真要了许诗雅,那就是全城的人都能骂,连个乞丐都会笑话他。”

  大概没想到闵天雪会顶嘴,苏夫人愣了愣才回,“胡说。”

  “媳妇没胡说,到时候夫君会面子扫地,人人会觉得他是个连哥哥的女人都不放过的淫将军,没人会赞赏他的功绩,大家只会猜,他跟许诗雅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哥哥身体不好不顾着些,还抢他女人,这弟弟真要命。”

  “不会的,诗雅有所托是子远的心愿,他生病以来没求过我事情,就这么一件,我一定要替他完成。”苏夫人固执起来。

  闵天雪却是不怕她,“那媳妇也不管了,便是一句话,许小雅这个还没嫁过人的表妹可以,许诗雅这个哥哥的贵妾绝对不行!只要我在羽光院看到许诗雅,看一次打一次,打不走我就打死为止,我绝对不会让她活过一夜,反正我是正妻她是妾室,打死也没话好说。”

  温氏眼见两人要吵起来,连忙打圆场,“婆婆,弟妹,这事情可以以后再说,不过眼前却有件事情耽搁不得,那便是小叔的接风宴,这都已经回来几天了,总该好好盘算盘算该怎么办。”

  苏夫人怒道:“如果子卿不收诗雅,这接风宴我是不会替他办的。”

  闵天雪却是不在乎苏夫人的怒气。

  哎哟,偏心成这样,不过也刚好,她也不想办。

  啧啧啧,这苏夫人真可怕,如果苏子卿收了许诗雅,然后办了接风宴,那不就等于举办一场公然嘲笑宴吗,苏夫人太偏心了,苏子远是身体不好,但那不是苏子卿害的,她可以补偿苏子远,但不能拿苏子卿的名誉去做补偿。

  苏子卿啊苏子卿,你实在太可怜了,看在你对我不错又是英雄的分上,以后姊姊会对你好一点的。

  ***

  “小姐,味道对不对?”

  闵天雪尝了尝,一喜,“挺不错的,下回加点葡萄果干在里头。”

  羽光院没有小厨房,但小炉子还是能用的,闵天雪在后院架起一个烤炉,教湘琴烤干,做的是瑞士奶油饼,湘琴打小在厨房,这半年又经过她悉心调教,已经开窍许多,这瑞士奶油饼,第一次试做味道就像了九成。

  时序入秋,微凉的风中掺着甜甜奶油香,那味道就别提多诱人了。

  闵天雪吃得满意,“一人拿一块去尝尝。”

  春花秋月老早就等这句话,小姐一说,便一人伸手拿一块。

  “这饼干可真好吃,香脆香脆,又不会太干,这饼中居然能吃到油,婢子还是第一次知道呢。”春花贪吃,吃完也很捧场的发表了感想。

  宝意比较含蓄,“这可比荣糖斋的东西好吃多啦,小姐要能卖这菜谱,肯定大发利市。”

  闵天雪笑说:“湘琴你记得,葡萄果干,樱桃果干都能加,但不要喧宾夺主了,就是改改口味,可别一口咬下去都是果干。”

  “是,婢子知道了,婢子再去试试。”

  “好姊姊。”春花扑上前拉住湘琴的袖子,“你可多做一点,我还想多吃几块呢。”

  湘琴笑,“就你会吃。”

  几人在房中说说笑笑,只有齐嬷嬷眼观四方,从窗子看到一个人影慢慢走近,连忙说:“四爷来了。”

  来了?来了就来了呗,这是他从小到大住的院子,他爱来就来。

  仆人随主,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下人,闵天雪不怕苏子卿,春花秋月自然没宝意宝如那样守规矩。

  苏子卿一进房门,几人连忙见礼,放着饼干的桌子却是没人收拾。

  苏子卿也不在乎这种小地方,看桌上的东西未曾见过,顺口问了句,“这什么东西,味道还挺香。”

  闵天雪笑说,“是新做出来的零食,你要是喜欢吃甜,不妨试试,味道可好了。”

  苏子卿其实不是特别喜欢甜食,但见闵天雪高兴,不想拂了她的意思,便把手中的黑漆盒子先放在桌上,再拿起一块深姜黄色的东西放入嘴巴,却是一阵惊设,这什么东西,咬下去是硬的,但在口中瞬间就化了。

  闵天雪见状微笑,“不错吧?”

  “你就靠这些东西大发利市?”

  “是啊,我需要银子嘛。”

  苏子卿就奇了,一万两也不少,怎么还需要银子?不过话说回来,银子谁不爱,就连皇上也很爱。

  “你今日怎么会到我这儿来?”她已经入住羽光院好几天了,两人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因为他完全不管她,她在心里给他很高的分数,真是个不错的室友啊,赞。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

  有事情要商量?在齐嬷嬷指挥下,春花秋月开始收拾起桌子,顺便奉上茶水点心,很快房间内就只剩下两个人。

  闵天雪等着,就见苏子卿把原先放在桌上的黑漆盒子推向她,她狐疑着接过,打开,这,这这这,这是什么?一万两一张的银票共有二十几张,还有三十几间铺子的房地契,以及棉田地契,还有盐田?有没有看错?没有,真是盐田,苏子卿居然这么有钱?他是来跟她炫耀的吗?应该没这么无聊,那给她看这个干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