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退一步再说,对自己这个羽光院的主母也是损伤,苏子卿第一个有名分的妾室居然是在二爷院中待过的,她要真收了,只怕苏子卿会掐死她。

  “回婆婆,不管有没有伺候过人,那都是二伯的人,媳妇不好收下。”

  “我都说了她乖巧安静,你怎么听不懂呢?”

  “不管许姨娘多乖巧多安静,那都是二伯的人,夫君若真收了哥哥的女人,怕要让人笑话了。”

  苏夫人不满,“只不过一个妾室而已,谁会知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是贵妾,名分就只比平妻低上一些,许家人怕是都知情的,二爷身体不好,许姨娘日后万一有孕,难道许家不会奇怪?不会追问?这一问之下,当然就知道许姨娘改伺候夫君,四爷恐怕就要从人人伸出拇指的英雄变成说书先生口中的谈资了,退一步说,这对二伯而言心里那道坎也过不去,婆婆就不替二伯想想吗?”

  “这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便是你二伯亲自来求我的。”

  什么啊,闵天雪真的重新认识了苏家,原来脑子有问题的不只是苏夫人,还有苏子远。

  古今中外的男人不是最忌讳戴绿帽吗,他这么奇葩自己织一顶戴上?

  “子远跟诗雅是表兄妹,从小青梅竹马,感情也好,只不过诗雅是庶出,自然不能当子远的妻子,别说正妻,连平妻也没那资格,不过子远也没委屈诗雅,是同一天把你二嫂跟诗雅迎进门的。”

  欧买尬,这苏子远真是太不给老婆面子了,娶妻当天同时迎妾?苏家也很没规矩,居然同意这么荒谬的事情。

  闵天雪一看,温氏神色果然更恼怒了,大婚之日就如此,看来许诗雅过门后也不曾少给这主母使绊子。

  然后又觉得苏夫人真的很厉害,这种事情当着温氏的面讲出来,到底是脑子不好,还是不把温氏当一回事?

  “子远心疼诗雅,不愿她跟自己虚度岁月,所以自己来跟我提,你也不用担心他觉得不好受,对他来说,喜欢的女人跟着自己不能过得好,不如让她跟着别人过正常日子。”苏夫人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以你就收拾个房间,把诗雅领过去住吧。”

  “婆婆,真的不行。”

  “怎么又不行了?”

  “媳妇刚刚就说了,收了二伯的女人,这会让夫君变成笑话。”

  “这是他哥的心愿,他就替哥哥完成又怎么了。”苏夫人脸色难看起来,“子远身体不好,这辈子难有大成就,也只不过希望心爱的女人能过上完美人生,就这么一点忙而已,再说,子卿现在威名满京城,谁会笑话他?”

  闵天雪在心里想,每一个人。

  她突然有一种感觉,苏子远不是心疼许诗雅,他只是想让苏子卿丢脸而已。

  他或许是这么想的,凭什么自己身体不好到连个孩子都不能有,凭什么弟弟二十岁就成了一品车骑将军?凭什么一样是苏家的孩子,际遇却这样天差地别,明着来,赢不过这弟弟,只好暗着来,跟母亲装深情,装可怜,只要弟弟要了自己的妾室,那不管他有多大功勳,都是笑话一场。

  苏子卿出生入死换回来的名誉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污秽的猜忌,强要哥哥的小妾,暗通款曲肯定很久了,不止这一个吧,苏子卿居然这样嚣张无耻,这样的人怎配当一品车骑将军。

  至于苏夫人就更好懂了,因为二儿子身体不好,觉得有所亏欠,特别溺爱他,他什么都是对的。

  她有个同学毕业后进入大电子厂当工程师,底薪加上绩效奖金,一个月有二十万,不到三年就在台北买了小套房。

  同学会时,大家都羡慕得不行,全班第一个买房的,这年代还能买房,爸妈很引以为傲吧,然后他苦笑说,爸妈问他有钱买房,怎么不帮哥哥买辆车,哥哥每天骑摩托车很危险,下雨又很辛苦,他赚了钱不能只顾自己享受,要想想哥哥啊,房子可以租就好了又不一定要买,哥哥一个月才两万二,你要帮帮哥哥。

  哥哥的弱,成了父母偏心的理由,因为这孩子不出色,所以更得多爱他,最好弟弟把一半薪水给哥哥,这样两兄弟的收入就一样了,这样才公平,他们也才能放心。

  闵天雪记得,那个说起工作时意气风发的同学,在讲起父母时满眼苦涩,父母的偏心在成长过程造成的阴影,肯定不止这”项,他恐怕没少听父母说,哥哥没你这么厉害,你为什么就不让让他,没看过你这么自私的孩子。

  可是啊,一样是孩子,爸妈为什么不公平点呢?

  人的心脏就是偏的,所以没有真正的公平,只是有些父母连尽量都不愿意,反而摆明的我就是偏心,例如苏夫人。

  闵天雪不信苏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若成了,对苏子卿的伤害有多大,她只是不当一回事,对她来说,这是苏子远的要求,她得完成,至于苏子卿的话没关系,他很强了,就算被笑话也还是一品车骑将军啊。

  闵天雪心中对苏子卿的同情更深了,这肯定不是苏子远第一次使绊子,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难怪他年纪小小就去西疆,难怪早已经醒来,却迟迟不归,有这样偏心的母亲,跟那样会使绊子的哥哥,只要有点能力,都会想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