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面对苏子卿的反问,闵天雪完全答不出来,是啊,有老婆却让母亲代为出席,真的很怪,可是她这老婆不但是不被承认的,还不是在地人,这么贸贸然进宫,根本是丛林大冒险。

  “我知道你跟母亲有三年约定,那至少在这三年内,你得扮演好苏四少夫人的角色,不要明显得让人家一眼看出苏家有鬼,我不在时你住晴和居还说得过去,我现在已经归来,你就该搬回羽光院,不然别人会说我苏家无情无义,我可不希望自己千辛万苦归来后却得背上这恶名。”

  苏子卿顿了顿,“当然,你不愿意同房可以分开住,院子有十几个房间,随便你挑哪间,但不能两人各过各的,以前我还没回来,你闭门不出尚有道理,现在我回京城,该去的宴会你便得去,我已经跟母亲说了,把御赐的一品诰命服还给你,你收到后找个箱子仔细收起来,以后入宫都是要穿的,千万要小心保管。”

  “可可可我是商人之女啊。”商人只比贱籍好一点而已喔,而你,你是一品!苏子卿一阵好笑,“我历劫归来,你觉得我还会在意这个吗?”

  闵天雪在心里喊苦,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啊,她求他在意不行吗?

  这几个月她在晴和居过得很爽,简直都快当成自己的地方了,虽然知道苏子卿总有一天会回京城,可也不紧张,总想着官家爷们肯定不想见她这低贱的商人之女,他过他的一品车骑将军日子,她当她的小透明,等三年一到出府,回闵三老爷那里一家团圆,那日子也是很圆满啊,可是就连盛竹如也想不到,他会要她扮演好苏四少夫人,要扮演一个官太太三年,她光想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宴会就是应酬,她最讨厌应酬了,一群人皮笑肉不笑的比来比去,有什么乐趣啊。

  而且宴会陷阱多,万一主人家给她安排比较偏的位置,她却没有不高兴,别人不会说她好相处,反而会觉得她没用,对,就是这么有病,所以她不懂那些夫人小姐怎么这么爱办宴会,光是安排位置头就很大了,她跟苏子威的妻子宋氏是堂妯娌,安排一起可否?当然不行,因为苏子卿是一品,苏子威只不过正七品,所以他们的妻子即便是堂她埋,也不可以坐一起。

  规矩就是这么多!

  然后呢,她就是个现代人啊,琴棋书画都不会,万一大家酒后起哄来个才艺表演,她就完蛋了,她这辈子除了工作上需要的试算表之外,就只对吃的擅长,总不能大家吟诗的时候她来表演个炒青菜还是天津饭吧。

  吼,为什么要有应酬这种东西,大家不能各过各的吗,请个三五好友到家里小酌便是,干么要在家里一次开五十桌。

  想跟苏子卿讨价还价一下,但又觉得很不像话。

  因为他说的也没错,如果让人家知道三年之约,对苏家名声的确有不好的影响——这就是政治复杂的地方,娶个商户之女,政敌会笑“呵呵呵,苏家居然娶个商人之女,真是没规矩啊没规矩”,迅速休了,政敌又会说“唉呦,好无情啊,没做错事情也被休了,如此狠心之人怎么能成为国家的栋梁呢,皇上明监”,对,就跟现代一样,话都是政敌在说。

  皇帝要是认为臣子无情无义,那富贵也就到头了,至于娶商人之女可以解释,当时以为苏子卿已死,娶的是要替他守寡的,要求自然没那样多,两害相权取其轻,自然还是带她这个商户出身的妻子去见客,唉。

  不过退后一步说,苏子卿还算是个君子,允许她住在别的房间,而没要她履行妻子的义务之一。

  虽然已经谈过恋爱,也结过婚,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但她还是不愿意跟个陌生人上床,要说她古板也好,她觉得上床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一定是彼此相爱,心里只有对方的时候才能做的事情。

  她不想跟苏子卿上床,对于他说十几个房间随便她挑这件事情,她由衷感激,颜值九十分,人品九十分。

  闵天雪说服自己,好,你银子也拿了,那就好好尽自己本分吧,好歹苏家给了她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苏四少夫人的名义在做生意时很好用,苏夫人又给了她一万两,苏子卿还愿意平等对她,看在这么多好处的分上,总不能让他们真的因为她的关系被政敌掐住脖子吧,覆巢之下无完卵,苏家要是被政敌搞得失去圣心,她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对,就是这样,闵天雪,不要想你失去的,要想你得到的,譬如说,譬如说……实在想不出自己得到什么,唉。

  苏子卿干么要这么跟别人不一样啊,他为什么要不在乎她的身分,他就不能跟别人一样看不起她吗,好日子还没过上半年呢,居然又要搬回羽光院?

  想到以后要去苏夫人那里尽孝就觉得头痛,三个女人在仆妇伺候下,你看我,我看你,说着天气很好,花开得不错,李大人要嫁女儿,王大人要娶媳妇,曾大人准备续弦,宰相的儿子今年又落第了,唉呦,都考了二十几年还考不上,不如捐个官还比较快云云,说到底,这些关她们什么事情啊,然后二嫂温氏又会试探她羽光院发生什么事情。

  温氏人不坏,就是太八卦了,比起来大嫂宋氏人真的很好,闵天雪有看到,宋氏之前安慰闵九娘说,现在府里两个姨娘有孕,若有儿子就送来给她当嗣子,是个很温柔的大嫂,寡妇能有个儿子,日子也过得快一些,只不过对苏子威的那几个姨娘来说,宋氏就是个狠心主母了,儿子被送走,姨娘又不能出门,母子这辈子难再相见。

  闵天雪觉得东瑞国的女人真的活得太艰辛了,因为宋氏也是不得已,苏子威跟苏子远苏子卿是血缘最接近的堂兄弟,由宋氏这边过继儿子过去是最理所当然的,不然在宗亲眼中,就是个不合格的媳妇,遇到长辈,不会有好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