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秋月气馁,小姐这么好,不该当下堂妻的,应该有丈夫疼爱,子孙满堂才是。

  闵天雪见状,笑着安慰,“我知道你忠心,但我肚子饿了,快些去把饭摆上来,能靠自己吃饱可比有个好夫君来得可靠。”

  秋月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提着鸡肉跟蔬菜,怕污了小姐的书房,连忙下去。

  青姨娘笑说:“秋月也是为了姑娘好。”

  “我明白的。”

  青姨娘到晴和居两个多月,胖了不少,她年纪大了能做的事也不多,就是绣绣东西,下厨做几样点心,没了闵老太太的刁难,又能随时搭马车去城西看儿子,青姨娘过得很舒服,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好睡过。

  当然,闵天雪也曾经让她别喊自己小姐,喊九娘就好,她们可是亲祖孙呢,可是青姨娘当了一辈子姨娘,怎么样也不敢僭越,于是只好折衷喊“姑娘”。

  “姨娘再跟我说说,要怎么把袖子做得蓬又不能显胖,垂下来的地方得轻盈,像仙女那样,要飘飘的。”

  青姨娘一个人过日子三十几年,好不容易有个孙女让她疼爱,一下被转移注意力,“奴婢看,在袖口的地方缝上几颗金珠子,这样既可以做得开闾,摆动之间袖子也显得好看。”

  “这个好,姨娘,你快点画上。”

  青姨娘含笑说:“好。”

  两人才刚把袖子画完,外头又传来声响。

  “小姐。”春花跑了进来,“不得了了——”

  “四爷回来了是吧?”

  “不是,是丁嬷嬷来了。”

  这下闵天雪真的觉得奇怪了,丁嬷嬷是苏夫人的心腹,也是苏夫人奶娘的女儿,两人打小就一起长大,主仆多年,在苏家,丁嬷嬷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苏夫人,就算是苏子远的妻子温氏也得给她几分面子。

  丁嬷嬷亲自来究竟有什么大事?

  她正在思索,丁嬷嬷已经跨过门槛,一脸僵笑的行礼,“见过四少夫人。”

  她当然知道苏夫人跟闵天雪有那一万两的交易,只是闵天雪一天没下堂就一天是四少夫人,她得行礼,得问候,得卑躬屈膝,除非苏子卿发话不用管,否则她就得谨遵主仆礼数。

  闵天雪自然不会去给她难看,虽然丁嬷嬷不能成为友军,但也没必要把她弄成敌军,一个假笑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不用闹大,“丁嬷嬷辛苦了,这都酉时了,吃过晚饭了吗?”

  “老奴不敢,羽光院有事,还请四少夫人过去一趟。”

  咦?嗅咦?不是苏夫人找她,是苏子卿找她?

  找她做啥——她不能这么问,看丁嬷嬷一脸闷,大概也是不知道,被当成跑腿的,所以不开心吧。

  她猜,一定是苏子卿归来,苏夫人怕下人伺候不周到,于是把心腹丁嬷嬷派过去,没想到苏子卿居然让她来传话,摆明把她当一般下人使唤,丁嬷嬷觉得没面子,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闷在心里面。

  既然是夫君有请,那她就去一趟呗。

  闵天雪放下笔,拿起架子上的湿布巾擦了擦手,湘琴连忙递过牡丹香膏,她挖了一点润润手,便道:“请丁嫂嬷带路吧。”

  镇西将军府占地极大,闵九娘因为是寡妇,过门后不能轻易出垂花门,她不认得府中所有的路,所以闵天雪也不认得,她只知道晴和居跟角门那条路,其他通通不知道。

  丁嬷嬷一脸无奈,“四少夫人不换件衣服?”所以说商人女儿真的不行啊,要见丈夫也没想过要梳洗一下,只洗手算什么,得把头发梳过,妆匀过,再换件干净的衣裳,这是见丈夫的礼仪。

  “不用,我瞧这件裙子挺好,银红色的很喜气。”闵天雪拍拍裙子,“走吧。”

  还换件衣服?又不是晋见皇帝,何况她晚一点要洗澡,现在换了晚上又要换,多麻烦,古代没有脱水机也没有烘干机,衣服可是很难干的。

  丁嬷嬷见她不愿意打扮,内心虽然不屑,但表情也不敢有些微失礼,在摸清楚四爷对四少夫人的态度前,她不好轻易得罪四少夫人,否则万一四爷以为她这老仆在打他脸,那她岂不是冤枉。

  羽光院,好久没来了啊,她穿越过后醒来,就是在羽光院——这是苏子卿的院子,等她跟苏夫人的交易成功就搬入了晴和居,还以为一辈子不会再踏入这里,没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月,她又走过了羽光院的垂花门,踏入了羽光院的游廊。

  酉时,天色有点暗,四周已经掌起灯,闵天雪上台阶,过门槛,看到曾经熟悉的大厅一人背对自己居中而立,穿着深蓝色的袍子,脚踏飞云靴,头上戴着一个温润玉冠,身材颀长,英气逼人。

  丁嬷嬷低声禀报,“四爷,四少夫人来了。”又跟闵天雪道:“这便是四爷了。”

  闵天雪屈膝,“见过四爷。”

  “丁嬷嬷你下去吧,我要单独跟四少夫人说话。”

  嗷,声音还挺好听的嘛,就是不知道人长得怎么样,转过来,转过来,嘿,转过来了,眉长斜飞入鬓,双眼炯炯有神,俊秀如女子的面貌因为左颊的刀疤而显出英武之气,总和来说,颜值九十分。

  啧啧啧,官二代,自己有功勳,又长得好,外加才二十岁,这是让京城其他名门子弟怎么跟他拚?

  闵天雪在替他打分数时,苏子卿也在打量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