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闵老板,这二十两是这个月的租金,您收着。”他自然看得出来新房东不是深闺姑娘,但她不说夫家姓什么,也看不出来是否和离,只好含糊称她闵老板了。

  闵天雪见到银子一喜,“齐嬷嫂,收起来。”

  齐嬷嬷把两锭元宝放入帕子,收进怀中。

  一顿饭的时间很长,闵天雪也怕没话讲会尴尬,于是便问一些京城风景,汪掌柜跟掌柜娘子正愁不知道该跟这新房东聊些什么,听她对附近什么好玩感兴趣,大喜过望,介绍起百年古寺昭然寺,朝天寺,莲花湾的鲜鱼与莲花,乞巧节求姻缘,八月十五时,还有烟花可以看。

  一顿饭,宾主尽欢。

  等店小二上了甜品,闵天雪道:“今日让汪掌柜招待,我也回点吃食当作道谢。”

  “闵老板太客气了。”

  “只不过要借厨房一用。”

  “没问题。”厨房虽然一般不让外人进去,但现在说话的是房东啊,何况他也看得出来,这房东绝对是大户出身,总不可能让丫头去厨房偷师。

  一刻钟后,湘琴端了一个瓷盘进来,里面放着刚刚出炉的蛋塔跟法式咸派。

  汪掌柜吃过的东西可多了,但这两种东西的香味却是没有闻过,不由得想,什么,居然有自己没吃过的东西?

  汪掌柜好奇不已,鼻子动了动,这香气可真甜,好甜啊,可是,甜得好,甜得妙,点心通常都是放冷端上,谁想过居然会有冒着热气上桌的一天。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小黄饼,“请问闵老板,这道点心叫什么?”

  “这是蛋塔。”

  一咬下去,汪老板眼睛旋即睁大了,这这这,这什么口感?饼皮酥脆,内馅滑嫩,又香又甜,绝妙平衡啊。

  吃完蛋塔,汪掌柜又夹起一块三角糕,“那这是?”

  “这叫法式咸派。”

  与蛋塔的平衡感不同,咸派讲究的是口感统一,麦香,燻肉香,中间夹着芦笋片,咸中带甜,滋味绝妙。

  身为一个掌柜,汪掌柜当然马上嗅到商机,“闵老板,不知道这菜谱能不能卖给我,我出一百两。”

  闵天雪心想,耶。

  但一百两不是她想要的,一百两是死银子,没用,她要的是活银子。

  “这点心呢,是我的家传手艺,别说汪老板没吃过,我敢担保,整个东瑞国都没人吃过。”除非有人跟她一样穿越了,“你也知道京城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新鲜,京城什么都多,尤其是贵人。”

  汪掌柜家两代生意人,自己也当掌柜快二十年,自然懂这道理,连忙点头,“闵老板说得没错。”

  “以后叫上十两的席面,才送上一盘蛋塔跟法式咸派,我抽一两银子。”

  她要做生意自然打听过物价,她知道,十两的席面,成本只要三两,她赚一两也不算过分,何况到时候引起风潮,多的是人来定,汪掌柜还有赚呢。

  只见汪掌柜眉毛一上一下抖动,想了一下,下定决心,“好,可是这位蓝衣小娘子需把这两道菜教到我娘子学会为止。”

  “没问题。”闵天雪一笑,朝着掌柜娘子说,“那就有劳掌柜娘子到我住处来了。”

  汪掌柜怕她反悔,连忙说要出去写合同,却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带了一个办事先生进来,办事先生听了两边说法后,很快拟好合同,两人签名,盖手印,合约便算完成,闵天雪又说,自己今日还有地方要去,明天早上已初时分,会派人来富贵酒楼给掌柜娘子带路。

  去古玩店收租的路上,齐嬷嬷眉开眼笑,“小姐真是好手段。”

  湘琴也很惊讶,没想到两道菜能卖出那样多银子,一桌抽一两呢,这和收租一样,可以一直抽下去的。

  隔天,湘琴去接了掌柜娘子从角门入府,就在晴和院的小厨房学,这掌柜娘子算了一辈子帐,就是没下过厨,但这种秘密菜谱又不能随便交给大厨,万一大厨走了,那就没人会做,对做吃的来说那可是大忌,因此掌柜娘子再苦也是奋力学,足足学上七八天,才把那味道学得分毫不差。

  闵天雪见她学得辛苦,于是免费再教她一项简单的,韩式腌萝卜,材料只要水,白醋,砂糖,盐巴就可以,只要记住比例,就能做出酸中带甜,一口接一口的腌萝卜,这种腌萝卜可好吃了,她以前可以当零食一样一次吃掉一大碗。

  富贵酒楼本就是名店,汪掌柜又会做生意,十两的席面以前大概三五天才接到一桌,现在可是一天开上好几桌,定桌的都是冲着那未曾吃过的蛋塔跟法式咸派来的,贵人只缺新鲜不缺钱,对他们来说,十两银子买个尝鲜,很值得。

  第二个月再去收租时,除了租金二十两,还多了红利二十三两,闵天雪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不当场笑出来,很满意,她有好多道菜可以慢慢卖,她还可以画凯蒂猫卖给绣房,还有家具,东瑞国的家具真的很不美,她想把宜家的家具都挪过来用,等收入稳定,就让闵三老爷跟闵老太太求分家。

  不知道是不是住进了这身子,她对闵家真的会想念。

  想念闵三老爷,想念程姨娘,还有学功,学怀,学聪这三个弟弟,五娘,七娘,十娘都已经出嫁,如果娘家能分家出来,又分得很好,她们在夫家也会过得比较好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