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从小养在苏定邦身边,苏子威原本是喊叔父为“爹”,婶娘为“娘”,不过建立军功,皇上赐宅之后,宗亲会议上,长辈觉得这样下去实在不妥,决定让他回苏定国那一脉,他也便改口称苏夫人为婶娘了。

  这次知道他奉旨西向,婶娘特地到了左武卫将军府,说派去的下人只会说很好,其他一问三不知,问丈夫,丈夫更绝,不回信,对一个想儿子的母亲来说实在没办法忍受这等煎熬,所以请他好好替她看看四弟,到底伤得如何。

  讲到苏夫人,苏子卿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是我不孝了。”

  二哥身体不好,三哥又去得早,苏家的希望都在他身上了,他在西夷近两年,母亲想必都睡不安枕,食不下咽,但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他脱险后怎能灰溜溜的回国,就算别人不说什么,他也过不了自己这关,身为苏家的男人,身为镇西将军府的小将军,他必须有所作为才行。

  “你能归来,又能醒来,已经算孝顺了。”苏子威轻拍了他的肩膀——前几天他跟着欧阳大夫进来,看四弟换药,那伤口真是触目惊心,都已经两个多月了还如此严重,不敢想像他刚回来时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真不知到四弟是怎么带着这么重的伤一路从西夷回到东瑞。

  欧阳大夫说,这两个多月来,四弟每天只醒一点时候,而且还很昏沉,只能喂些汤水药汤,然后他很快又会昏过去,直到这几天总算好一点,不再反覆发热,醒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人清醒很多,知道自己在东瑞,也想起怎么从西夷掳了一个大活人回到东瑞国。

  “请大哥跟我母亲说,我恢复得很好,等这趟回去就让她帮我说亲。”苏子卿想不出什么孝顺的法子,但说亲,母亲肯定高兴的。

  苏子威一笑,“你回来之后一直在昏睡,肯定没人跟你说京中发生什么事情,你啊,婶娘早替你娶妻子了,一年多前就过门了。”

  苏子卿愕然,一年多前,那不是他人在西夷的时候吗?母亲给他娶个媳妇回府守寡?

  他皴眉,虽然知道母亲是为了他,但他还是无法认同,苏氏一门的寡妇已经够多了,每间屋子都是眼泪跟无奈,不需要再多加一个。

  “倒是委屈她了。”

  “是啊,也是大户人家千金,便是那皇商闵家的,听说她家老太太想给大孙子捐官,这才找上婶娘,用庶女进门守寡换取婶娘的帮忙。”

  苏子卿是知道闵家的,京中贵人的茶几乎购自闵家铺子,他知道闵家一直想走官路,没想到用的方式不是催促孩子科考,而是用女儿换取捐官之门。

  “你啊,若是在西夷时让人传话回来,婶娘如果知道你还活着,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苏子卿回答,“我不是没想过这件事情,只不过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我有想做的事情,自然就得有所取舍。”

  “大哥懂,忠臣跟孝子,你选择了当忠臣,我也没责备你的意思,总之你人回来就好,大家都很开心,等你伤养好回到京城,便好好的生上几个孩子,叔父跟婶娘肯定会高兴的。”

  “那闵氏……大哥可见过?”虽然还对自己已经成亲的事感到惊讶,但回到京城就得面对陌生的妻子,总是要先打探下。

  “我没见过,不过你大嫂倒是说过几件事情。”苏子威讲着,脸上不自觉露出想笑的神情。

  苏子卿看着就觉得不太妙,一听果然,母亲给他娶了个媳妇入门守寡,但在知道他没死后又想休了她。

  苏子威笑说:“四弟妹也是厉害,居然能提出三年无子休妻的建议,婶娘还给她一万两当封口费。”

  “一万两?大嫂怎知道的?”

  “婶娘心里苦,同你二嫂讲,你二嫂又是粗疏性子,便跟你大嫂说,你大嫂就跟我提,说四弟妹现在住在小院子里,几乎天天出门,但就是不跟府中人来往,也不去婶娘那边问安了,婶娘气得要死,却也拿她无可奈何,你二嫂几次去探口风,也没探出什么来,不过你大嫂去参加狄马侯世子的婚宴时倒是听说,侯府老夫人的几间陪嫁铺子让四弟妹盘走了。”

  苏子卿颇惊讶,闵氏做事这样果决?

  算算时间,几乎是拿到那一万两没几天就盘了店,一般女人拿到银子恐怕要揣上个数个月,甚至数年,想着一万两放在身边,吃喝一辈子也用不完,她却拿去盘铺子,倒是个有胆识的。

  以前外婆身子不大好时让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回去一趟,外婆把嫁妆跟私产分了下去,几个孙子孙女中,外婆最疼小表妹许小雅,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给小表妹太好的东西,于是只给她一间小铺子,月租四两银子,几个姊妹都拿到五百两,只有她是小铺子,小表妹却没有特别高兴,后来他才知道小表妹想要的是现银,他就觉得这丫头傻了,现银是死的,铺子才是活的,就算一个月只能拿个四两,拿一辈子也很值,何况铺子还能给孩子呢。

  这样说起来闵氏倒是很像商人家的孩子,目光长远,还有,提出自己在小院子中居住,三年后无子出门的主意实在新鲜,照说他现在被封为一品车骑将军,将来无可限量,一般女子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留在将军府吧,怀上个孩子,一辈子就不用愁了,她倒好,想出去——自己也是有毛病,居然觉得她很有趣。

  §3

  立夏,连绵的春雨总算停了,抬头望天不再是灰蒙蒙的乌云,取而代之是彷佛清洗过后的浅蓝,天气渐热,风中带着初夏才有的干爽与舒服,闵天雪站在檐廊下伸了个懒腰,啊——

  “小姐。”春花的声音传来,“您要的东西都已经从厨房拿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