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汤先生知道她想做布庄生意,于是从房契开始说起,如何找房,如何定契,京城绣娘的工钱大概多少银子一个月,布品买卖是取货付现,还是定货就得全额付清,一一说起。

  闵天雪醒来后就在想这件事情,想得都快入魔,听这汤先生一说,倒是打消念头,这买布卖布没那样容易,京城都是布庄兼营染坊,一条龙作业,价格自然便宜,她如果要去进货来卖,价钱压不下去是要怎么卖,不行,她得另外找生计。

  汤先生知道她想赚钱,手中也不缺钱,于是给她介绍了几个铺子,都是狄马侯府老夫人的嫁妆——狄马侯府这几年亏空得厉害,但侯府面子还是要顾,老夫人的现银贴光了,开始想变卖产业。

  那几间铺子都在西市最热闹的街上,不是经营着酒楼就是经营着古玩,一共五个铺子,每个月的租金都是二十两,但狄马侯府就要替世子娶妻,实在等不及那二十两二十两的慢慢累积,眼见下聘的日子就快到了,聘礼却迟迟备不齐,侯府老夫人就想把铺子卖了。

  一间一千两——照说以这样的价格,那样的铺子应该很好卖,甚至卖给承租者,承租者都求之不得,但狄马侯府老夫人爱面子,不想让别的官家夫人知道她卖铺子,又不想跟商人打交道,于是才耽搁下来,汤先生代替闵天雪去问,她也是听说买家是镇西将军府的四少夫人才点头首肯的。

  四少夫人的出身虽然瞒不了人,但嫁入苏家就是苏家媳妇,对狄马侯府老夫人来说,自己是跟镇西将军府的四少夫人交易,可不是跟皇商闵家交易。

  闵天雪觉得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很可笑,也濑得管那些弯弯绕绕,对她来说,有银子才是正经,一间一千两虽贵,但五间铺子每个月可收一百两却不是小数目,算算,那四年多就开始回本了,行啊,于是花了五千两盘下铺子,约好日子,与狄马侯府老夫人一同去官衙,换房地契,改店铺清册上的名字,至于汤先生则跟两边各收半个月的租金,赚了闵天雪五十两,也赚了狄马侯府老夫人五十两。

  闵天雪再次觉得一技傍身金银来,码头工人辛苦一个月也只赚一两银子,汤先生不过几天就百两入袋,实在厉害。

  她的五间铺子分别租给两间酒楼,一间古玩店,一间布庄,一间首饰铺。

  有五间铺子,还有五千两银子,乍看之下将来是没问题了,但如果就这样安逸下来,未免太浪费她这第二次生命,不对,应该是第三次。

  知道赵国胜外遇时,她就已经死过一次了。

  老实说,她一直想不明白,赵国胜到底对她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是爱,是宠,可后来看到户口名簿上那两个生父认养的孩子,她只觉得天打雷劈,爱应该是一种尊重,宠应该是一种唯一,但他不尊重她,也不是把她当唯一,那对她到底是为什么?

  闵天雪不太愿意这样想,但忍不住觉得,赵国胜选择她,是因为她很“适合”他,是因为适合,而不是爱。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朋友,也是一个好妻子,个性温婉,态度大方,但又有着女人的死心眼,所以当她的男朋友,轻松而安全,不用费尽心思就能得到她全部的爱与尊重,因为不用花太多时间在妻子上,就可以花很多时间在自己身上,所以他才能在保持全勤的状况下,跟外遇对象生两个孩子。

  她原本以为小三是办公室的女同事,结果不是,是他在交友网站上认识的。

  闵天雪觉得自己要起肖了,是同事还好一点,日久生情勉强能算不由自主,但上交友网站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带着想外遇的心才打开那个网站不是吗?原来,他不是不小心背叛她,他就是想背叛她,一个全心全意对他的妻子比不上陌生人来得刺激。

  真的不是爱,真的只是适合。

  不得不说,要承认这点真的很伤自己,可是如果不面对,她要怎么重新开始?

  既然撞了电线杆都能穿越再活一次,她就得活得好好的才行,才能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闵九娘。

  她不只得过得好,还要发家,她闵天雪要有钱到让程姨娘也过得好,最好让闵家三房能出来过活——也许是因为艰难,三房的几个孩子虽然不同母,却相处得很融洽,他们有共同的敌人,趾高气扬的大房,自以为是的二房,可以的话,她想让他人无视的三房出来生活。

  至于嫡母闵三太太没去替她跟闵老太太求情,也不怪她,闵三太太所出的闵十娘只小闵九娘一岁,如果她不舍了庶女,恐怕婆婆要拉她的亲生女儿嫁给苏子卿守寡,没有哪个嫡母会大爱无私到放弃自己的孩子去保小妾的孩子,所以她能理解,而且在闵九娘成亲前,闵三太太也未曾亏待过她。

  ***

  西疆。

  军医正在为苏子卿换药,见到左武卫将军苏子威进来,连忙起身,“见过将军。”

  “欧阳大夫不用客气,子卿伤口复原可好?”

  欧阳大夫一笑,“小将军年轻,身体硬朗,这外伤好得很快,约莫再一个月就能下床走动。”

  欧阳大夫手脚很快,把最后一个伤口包紮好,这便带着小药童欠身出了营帐。苏子威坐在床沿,看着全身白带子染血的堂弟笑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莽撞,居然只身留在西夷掳了大皇子,好大的胆子。”

  苏子卿无奈,“我都这样了,大哥还笑得出来。”

  苏子威跟苏子卿虽是堂兄弟,但因他从小养在叔父苏定邦的膝下,苏子远跟苏子卿也都习惯喊他大哥。

  “你醒了就好,我回去也好跟婶娘交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