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一品妙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当家多年,实在没遇过这种情形,前阵子回了娘家一趟,跟母亲谈起,反被母亲还有嫂嫂教训了一通——闵九娘一日没被休弃,就一日是苏四少夫人,面子总还是得做的,子卿平安归来之际闹出个好歹,可不是让子卿惹人非议吗,她何苦这样逼迫闵九娘?兔子逼急了都咬人呢,何况是个大活人。

  嫂嫂说,闵九娘自愿为妾不就行了,别惹出人命。

  母亲也直骂她糊涂,一门父子皆一品,这是多大殊荣,多少人睁大眼睛等着苏家闹笑话,她这当家主母也不谨慎点,是,子卿有个商人妾室是不好听,可是正妻寻死更糟糕,镇西将军府这么大,不差这一个人吃饭。

  苏夫人被母亲还有嫂嫂接连骂了一顿,也想清楚了些,就委屈子卿收个商人妾室了,不然怎么办,闵九娘都以死相逼了,这时候苏家真不能出事。

  所以管事娘子来说,四少夫人这几日能下床了,她便来瞧瞧,一方面也安安闵九娘的心,让她别再觅死寻活。

  另一边,闵天雪见到苏夫人,内心实在不喜,但知道自己顶着闵九娘的身分,也不好太过出格,于是假装要下床,又假装头还很痛的倒了回去绣被中,“跟婆婆告罪,媳妇头还疼得很,下不了床。”

  苏夫人当家多年,自然看得出她演技拙劣,但能怎么办呢,她额头上都还泛着淡淡青色,总不能揪她下床吧,于是只好说:“你人不舒服,就躺着吧。”

  “谢婆婆。”

  “都下去吧,我跟四少夫人有话要说。”

  秋月犹豫着,脸上写着“婢子在这里保护小姐”,直到闵天雪对她点点头,这才垂着手出去。

  躺在床上的闵天雪就跟坐在床沿的苏夫人两人大眼瞪小眼,闵天雪可不是闵九娘,她不但不会怕,还很能忍,工作多年,已经把“敌不动,我不动”的道理参透,苏夫人不可能逼得动她,在闵天雪看来,苏夫人只不过区区一个内宅妇人,哪有上司跟同事可怕?

  闵天雪静静的数着窗外的春雨落地声,一滴,两滴,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夫人终于败下阵来,先开口,“你身体可好些?”

  “回婆婆,已经好多了。”

  “药可都有按时吃?”

  “有的,丫头们很尽心,一日三次煎药,不曾偷懒。”

  然后就安静下来。

  闵天雪继续数着窗外雨滴声,苏夫人却奇怪,她怎么不求自己了?

  虽然已经在母亲跟嫂嫂劝说下同意让闵九娘当妾室,可是,现在跟她想得不一样啊。

  她以为今天过来,闵九娘会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她脚边,潸然泪下,苦苦哀求,自己就让她求,然后高高在上的点个头说“好吧,那就当我们子卿的闵姨娘吧”,然后闵九娘痛哭流涕的感谢——奇怪,她怎么就在床上躺着,不讲话了?

  四周宁静,落针可闻。

  许久,苏夫人忍不住再度开口,“你就没话想跟我说?”

  “没有。”

  苏夫人哑然。

  闵九娘不开口,也只能自己开口了,“你那日说想做子卿妾室,我想想,就允了你吧,毕竟你入门快两年了也没有大错,只不过你可得跟我保证,好好侍奉将来的四少夫人,安静点,别惹事。”

  “婆婆,我想清楚了,我不为妾室。”

  苏夫人一惊,“你要出府?”

  母亲说,当初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她给子卿娶媳妇,可子卿平安归来后那媳妇就不见了,这代表什么,代表苏家凉薄,被人参上一本,皇上虽然不会因为妻妾之事有所惩罚,但也是印个黑印子了。

  而且别以为没了闵九娘,子卿的婚事就容易了,当家夫人这样无情,谁敢把女儿嫁过来,讲白了,闵九娘在,代表苏家有情有义,子卿的婚事才可能顺利。

  她想想也是,妾室就妾室,苏家不差那一双筷子,只是现在闵九娘说什么,她不为妾室?

  “我是正妻,又无大错,何必为妾?”

  相对于闵天雪的平静,苏夫人的脸色可就精彩万分了,“你说什么?”

  “我闵家虽然是商户,但在京城也算有头有脸,当年我也是八抬大轿抬着从正门过的,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是苏四少夫人,没道理丈夫不在时我是,丈夫要回来了我却要为妾的道理。”

  苏夫人有点生气了,“可你的身分,你怎么配?”这闵九娘好厚的脸皮,区区一个商人之女也想当她儿子的正妻?让她当个妾室就该谢天谢地了,还想当正妻呢,子卿的嫡子怎么能由她生出来?

  闵天雪挑眉一笑,“我是苏家名媒正娶的媳妇,是苏家说我配的。”

  苏夫人噎住了。

  没错,当年为了不想委屈子卿,他们苏家可是大张旗鼓的娶媳妇,就怕人不知道,光是敲锣打鼓的队伍就上百人,穿着红衣服前去迎亲的小厮跟丫头一路放鞭炮,洒糖果,在闵家门口更洒起银珠子,就是要让人知道,子卿娶妻啦。

  “媳妇也知道婆婆不喜欢我,我另外有个提议,婆婆不妨一听。”

  苏夫人一脸不舒服的点点头,“说,说吧。”

  终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