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叔娘也不用作戏桃唆,我没看不起二房,我看不起的是你,上次老于那件事你不要以为有奶娘顶罪就没事了,是祖母替其他弟弟妹妹们着想,不想二房难看而已,你不会以为那点小把戏能骗人吧?”

  赵氏的脸色一阵白,“你……你胡说八道!”“我胡说还是你胡说,大家心中有数,二叔,叔娘这样摆明为了钱银诅咒祖母,您也不管管,还是您也觉得今天非把祖母房中翻箱倒柜,要杯子盘子都要分清楚不可?”

  陆二礼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来,他瞥了眼母亲,见母亲神色不善,连忙对妻子说道:“你闭嘴吧。”

  “我闭嘴?我是为了谁啊,胜顺、盛菊、盛桃,你们看看,你们的爹就是这样欺负我的。”

  陆胜顺一脸难堪,“母亲,别这样。”

  鲁氏也尴尬得很,这婆婆怎么跟个乡村野妇一样,祖母人都好好的,就要人家把嫁妆跟私房拿出来,哪有媳妇这样的。

  陆盛杏见赵氏惺惺作态只觉得难看,心思一转对着鲁氏说道:“弟妹学着点啊,将来婆婆身体还好的时候,就可以逼婆婆把嫁妆跟私房拿出来,没人会说你不孝,因为都是婆婆教的。”

  赵氏一听,怒道:“你在胡乱教什么“叔娘怎么对祖母,弟妹将来就怎么对叔娘,这哪有乱教,要说起来算家教啊,叔娘要一个子孙孝顺的晚年,还是要子孙逼产的晚年,叔娘自己选,弟妹你可睁大眼睛好好看自己的婆婆是怎么对她的婆婆的。”厅中突然陷入一片静默,吕姨娘又不合时宜的笑出来,内心暗喊一声糟,连忙跪下,心想自己已经连续两次在不该笑的时候笑出来,现在还没分家,上面有老太太,赵氏才勉强没发作,万一分家,自己就完蛋了。

  想了想,她大着胆子说道:“婢子想留下服侍老太太,求老太太允许。”

  老爷已经很久没理她了,女儿也已经出嫁,她在二房本就没啥好留恋,不如来伺候老太太,老太太可比赵氏好服侍许多陆老太太叹息,“二礼,你看看自己惯出来的媳妇,婆婆还活着,就想逼婆婆交出嫁妆,还连个姨娘都容不下。”

  陆二礼连忙跑下,“儿子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

  “吕姨娘回去院子收拾收拾,今天就来遂心院吧。”

  “是,谢老太太恩典。”

  陆盛梅看了也很高兴,说实话,嫡母太难伺候了,她出嫁后真的不放心姨娘,现在姨娘能跟着祖母,她在赵家也放心些。

  “好了,就这样,二媳妇,我再跟你说一次,我忍让你是为了不让胜顺丢脸,为了二房几个孩子还要嫁娶,并不是多喜欢你,这些年来你做过什么,你我心里都有数,在孩子面前我就不多说了,这回分家我是打定主意,你们明天就开始出去找房子,一个月内没找到,那就住客栈。

  白玉,传话下去,我们陆家今日已经正式分家,二老爷一家从此不是主子,是亲戚,做事情机灵点,不要惹得主人家不高兴,我说话算话,二媳妇可别打着赖房的主意,我这么多年当家不是假的懂了吗?懂了就下去吧,我累了,盛杏跟盛梅留下来陪我就好。”

  陆老太太年纪大了,特别容易担心,姑爷对自家姑娘好不好,盛杏好些,丈夫还有陪着回门,可见是重视的,盛梅的丈夫却没有。

  陆盛梅见祖母顾念着自己,心中温暖,“夫君那日正好身体不舒服,却不是故意不回来,他对孙女很好,婆婆跟小姑也都容易相处,祖母放心。”

  陆老太太拍拍她的手,“那就好。”

  说完,又对陆盛杏笑问道:“满意了?”

  陆盛杏一笑,“瞒不过祖母。”

  陆盛梅却是不懂,“祖母跟大姊姊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今日会想分家,是因为你伯父的一番话,可你伯父之所以提起,则是因为你姊夫劝了他一下午,一个郡主的儿子何必在乎妾室家中分家与否,想当然耳,是为了你大姊姊。”

  陆盛梅很惊讶,大姊姊虽然有别于一般女子,但她没想到居然掺和了这样的大事。

  “原本我还挺犹豫的,人老了,就想看着子孙满堂,两个儿子又不争,都在跟前多好,但我后来想清楚了,你大姊姊说得对,赵氏不会甘心,那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胜崎,胜崎是长房唯一的男孩,不能出事。

  老太太叹息一声,“分得好,分得好,不分我都不知道她这样不甘愿,都不知道她这样觊觎我的私房跟嫁妆,我人都还好好的,就敢当着大家的面要我拿出来,还好分了,不然不知道她为了钱财会做出什么事情,盛杏是运气好逃过一劫,万一胜崎运气没那样好,我就少一个孙子了,舍不得啊,只能放二房出去了。”

  陆盛杏劝慰道:“祖母不用感伤,孩子要长大可是很快的,胜崎再过几年就能娶妻了,届时让他多收几个妾室,生一堆胖小娃,到时候只怕祖母要忙得没时间休息了。”

  陆老太太笑着点点她的额头,“就你嘴甜。”

  陆盛杏原本还担心祖母失落,但拜赵氏失态之赐,祖母觉得自己是做对了。

  这样很好,正式分家,她就不用担心母亲跟弟弟会被赵氏算计了。

  由于赵氏那天的表现,陆老太太没多留情面,赵氏不肯找房子,她便三千两给鲁氏,让胜顺跟鲁氏去找,赵氏一看媳妇要掌权,吓得跳出来把话揽走,很快的,霜降过后就搬出陆家。

  陆盛杏在知道二房一家子终于搬出去后,心里的大石才完全放了下来。

  ***

  大黎天元五十二年,皇帝驾崩。

  皇帝驾崩,太医院集体出动诊脉,有没有喜,都以这几天太医院的诊脉为主,可别想着这一、两个月加紧赶工,到时候八月催生想瞒天过海,皇后对皇帝虽然没有了情分,但不容许有人这样糊弄皇家福泰郡主以辈分来说算是皇三代,因此直到一代、二代的女眷都诊完,太医这才来到郡主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