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福泰郡主见她的衣裳偏男子剪裁,却是没说什么,只给了一个大荷包,一脸期待的说:“你是妾室入门,我规矩也不多,总之,好好伺候大爷,懂吗?”

  “是。”

  “你乖。”儿子对女子一向保持距离,此刻见这假小子却没讨厌的样子,看来自己这步棋是下对了,不管陆盛杏是真女子还是假小子,就像奶娘说的,能生孩子就好,只要有娃,男女都好,男娃娶妻,女娃招赘,家中一样热热闹闹。

  婆子接着朗声道:“大爷妾室给郡马奉茶。”

  郡马见她衣着诡异,有些错愕,但见妻子都没发火,也只好装没事,给了个荷包,也说了声,“乖。”

  婆子再度朗声道:“妾室陆氏给大爷奉茶。”

  苏榭见父母神色,强忍笑意,给了陆盛杏一个匣子。

  福泰郡主一脸放下心中大石的样子,“今无就这样吧,晚饭你们自己在院子吃就行,这几日不用过来请安了。”

  苏榭点头,“是。”

  “还有,这门亲事是母亲自己上门求来的,可不许你对她不好。”

  把仆人撒下,苏榭跟陆盛杏吃了一顿只有两人的晚饭。

  两人各自拣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说,苏榭对陆盛杏的幼年十分好奇,问得仔仔细细,陆盛杏也想再多了解他一点,也问了不少问题。

  原来,他无意为官,参加科考不过是为了安郡主的心。

  郡主若是不在,封地便要缴回朝廷,就连郡主府也不能再住,苏榭为了让母亲放心,这才苦读考试,果然,当年他以十六岁稚龄考上书隽科后,郡主放心了很多,心想即便自己走了,儿子也能靠着才能过得好。

  “对了,有件事情你一定得跟我说,郡主怎么会同意我入门?”她一直觉得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而且她今天穿得这样不伦不类,郡主连骂都不骂,简直太奇怪了。

  苏榭心情很好,故意吊她胃口,“你倒是猜猜。”

  “除了急婚,是不是因为你八字不好,我八字又特好?别的不说,我的八字在昭然寺批过,真的旺夫。”

  既成夫妻,苏榭也不瞒她了,“自从起了娶你过门的念头,我便开始跟表哥亲近,假装自己——好龙阳。”

  陆盛杏张大嘴巴,用手指着他,“你?”

  他抓住了她的手,笑道:“我!”

  天哪,原来是这样,难怪郡主会答应不纳妾室,生男生女不嫌,三年扶正,这已经是退让到天边的条件了,拿这条件去尚公主,都能成。

  “你怎么敢,万一被郡主发现了……”他是不会怎么样,但她会。

  “不用担心,我自幼喜欢跟表哥在一起,不过是讨厌舅舅那边的亲戚,这才跟姨母那边的特别亲,又恰巧我不喜欢丫头近身,原本也没想过能用这条计策,是有回光瑶约我去结七巧线,我却宁可在府中跟表哥下棋,她开玩笑的问是不是喜欢男孩子,我倒听迸去了,想着我若装成喜欢男人,母亲就不会嫌弃你了。”

  陆盛杏忍不住噗嗤一笑,“难怪“刚好表哥是个缺心眼,姨母唤他回去订亲时,他死话不愿,更像跟我好上了,所以不想订亲,姨母自从有了光瑶后就不怎么在意他,不知道他不想订亲只是怕人管束,还以为我们真有什么,姨母跟母亲情同母姊妹,这话自然会透过来让她知道。”

  唉呦,原来是这样!

  想起郡主那日杀到陆家,她因为更衣不及,直接穿着男装去迎接,郡主不但没有责怪,还看得两眼发光,敢情是把她当成男孩子来说亲的。

  这完全能说通了,如果儿子有断袖之癖,的确,对媳妇真没那么挑,别说什么生女不嫌,肯嫁过来就要烧香拜佛了,这简直是媳妇的好时代,郡主对她肯定没要求,就算她怀不上孩子,也会以为是自己儿子的关系,难怪苏榭送来的这身衣服这样诡异,原来都是局。

  虽然觉得郡主有点可怜,但只要来日她生下孩子,郡主肯定会开心得飞上天,所以这点小事就只能请郡主多多包涵了一顿饭两人吃得很高兴,直到汤盘都冷了,苏榭才喊人进来收拾。

  丫头收拾干净后,一个嬷嬷便进来,“陆姨娘请跟老奴过来,该梳洗了。”

  陆盛杏脸一红,知道嬷嬷是来把自己洗香香,等着晚上给大爷侍寝。

  相对于她的脸红,苏榭却是万分期待的表情,“快去。”

  到了隔间,澡桶跟热水早已准备好,丫头帮她宽农解带,嬷嬷把她扶进澡桶,又在水中放入香露,拿着帕子给她洗澡起身檫干,陆盛杏换上一件简单的衣服,简单到只在腰中邦了结,便被带入粉红喜房。

  由于是妾室身分,并没有交杯酒。

  见苏榭在烛火映照下含笑看着她,她只觉得脸颊热烫,“别、别看了。”

  “好,不看。”他吹熄烛火,房中只剩下透窗而入的月光,他大步走向她,牵起她的手,“娘子。”

  陆盛杏心一跳。

  “娘子。”苏榭又唤了一声。

  她也想回他一句,但不知怎么着,就是无法开口,觉得羞得不行,却又十分高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