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若只是二房的事情,她不想插手,但若赵氏想陷害女儿,她也没必要留情面。

  老于彷佛一下子清醒过来,大喊道:“我有证据,我有证据。”

  陆老太太一直不屑跟老于直接说话,此刻却也忍不住,“什表证据?”

  “当时二房嬷嬷给了我十两银子,我放在厨房的柴堆里,老太太可派人去搜。”

  白玉立刻领头带着几个嬷嬷找银子去了。时间静止下来,陆老太太是老了,可不是傻子,见赵氏一脸灰败,天气转凉额头却有汗,心里已经有数。

  不一会儿,白玉带着几个嬷嬷蜇了回来,把东西递上前,“老太太请过目。”

  一个荷包里确实装了十两银子,而那个荷包料子挺好的,陆家做衣服剩下的料子都由绣娘统一保管,谁要这些边角再去跟绣娘要,只要对出这荷包的边角料是谁去要的,就知道荷包是谁的。

  这时,赵氏的奶娘突然下跪,“老太太饶命,是我,是我,我见大房小姐说了好亲事,自家姑娘的小姑娘却是没着落,心里愤恨,才买通老于想陷害大房小姐,我家姑娘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说完她对赵氏宅安慰道:“姑娘啊,是奶娘害了你,你别怪奶娘。”

  赵氏抖着嗓音唤道:“奶、奶娘……”

  陆老太太活到这把年纪,又怎会不知道奶娘只是出来帮顶罪的,但这件事情不宜声张,二房还有几个孩子还没说亲,若母亲做出此等丑事,孩子又要如何自处,有人出面顶罪,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二媳妇,你奶娘心怀不轨,那一房的人都送去乡下,再找人牙买几个丫头,也别说母亲不疼你,白玉跟我主仆五十年,我便让她过去帮你,没问题吧?”

  赵氏知道奶娘一房被遺走,自己在府中再无可用之人,白玉过来帮忙,也就是监视自己,此后再也动弹不得,但这种情形下,又怎么能说不愿意,只好点头,“#随母亲意思。”

  “白玉,你去收拾收拾,今天就去景明院,以后好好帮二太太。”

  “是,会让老太太放心。”

  陆老太太一脸疲倦,“大媳妇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陆盛杏却是不走,跟母亲一起进入花厅。

  陆老太太喝了口茶,顺顺气,轻叹一声,“家和万事兴啊,大媳妇。”

  刚刚原本可以用老于诬赖把事情盖过,大媳妇偏偏出声指点,把事情闹开,她当然知道大媳妇疼女儿,可是闹成这样,家要怎么和睦。

  陆盛杏见母亲要跪,连忙拉了一把,苦着脸跟祖母说道:“祖母好偏心,不去管孙女差点失了清白,却怪母亲不让着弟妹。”

  陆者太太噎住了,“祖母不是那个意思。”

  “这事情若不揪出来,以后说不定还有人传我跟老于约好了呢,叔娘不想着家和万事兴,出了事情祖母却怪母亲,哪有这个道理?”陆盛杏想起前生委屈,一下子红了眼眶,“说到底,不就因为我不是男孩子。”

  陆老太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这丫头,非得曲解我的意思。”

  “孙女只知道,叔娘想陷害于我,却没有任何惩罚。”

  陆老太太长叹一声,“那你要怎么样,二房几个孩子还没成亲,总得替他们想。”

  陆盛杏想分家,但这种事情却不是一个快要出嫁的女儿能说的,只好道:“孙女想要母亲平平安安,和和乐乐,不用担心有人看不惯就陷害,祖母也清楚叔娘的性子,她哪里会学乖,孙女不愿意二妹一起过门,在她嘴里就成了自私的人了,只怕白玉一个不注意,叔娘便要搞鬼给她自己讨公道了。”

  话是说了,但陆盛杏知道,想要这个家安宁,只怕还是要靠自己了。

  ***

  皇帝病重,大黎朝上上下下都在急婚,也不看好日子了,新房布置好就过门,大街上整天大红花轿、粉红小轿来来去去,就在这样没人注意的情况下,陆盛杏坐着一顶粉红色的轿子进入了福泰郡主王府。

  没有宴席,没有乐队,没有仪式,但她反而觉得轻松很多,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入郡主府了,却是第一次感到高兴。

  “姑娘。”舜华在轿子旁边小声说:“府中结了好多彩花,跟我们上回来完全不同呢。”

  舜英也高兴,“这回是郡主主动上门说亲,当然不同。”

  从角门入内后,又行了约一刻钟,就听到外头嬷嬷声音带笑地喊着,“姑娘,到啦。”

  陆盛杏掀开帘子,轿子停在一座大院前,青砖铺地,两侧都是环抱大树,沿着抄手游廊一排的花团锦簇,看得出费了一番心思。

  她下了粉轿,婆子看到她的打扮先是一怔,接着勉强一笑,“姑娘到廊下等着吧。”

  陆盛杏也知道自己的衣裳很怪,但没办法啊,苏榭送来的,让她就穿这套,也没说什么——虽然是粉色妾装,但款式却不男不女,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不过想苏榭总不人会害她,便穿上了。

  在走廊外头等着,很快的听到里头的动静,郡主跟郡马出来了,苏大爷出来了,接着老婆子出来对她说:“姑娘可以进去石盍头奉茶。”

  里头一个老嬷嬷朗声道:“大爷妾室陆氏给郡主奉茶。”

  在嫉嫉的指本下,陆盛杏向福泰郡主跑下,举乌丝盘过顶,“郡主请用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