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不忍心。”

  “我没那样善良,不,其实我已经很善良了。”她知道哪些人对不起她,可是从没想过要报复,总觉得好不容易重生,要抱着善意,这样才能有善果,却没想到别人不是那样想,“我一直不同情恶人的。”

  李娟娥想趁着给她娘磕头,诬赖她娘赐下的吃食让自己滑胎,她就让娘把她看紧,不让她来,也不让她出门,想制造假滑胎,门都没有。

  想趁着上香让她名声被毁,她就只好把命运转换过来了。

  她对李娟娥没愧疚,对赵氏也没有,可是对于祖母,有。

  总觉得老人家年纪大了,还要为了这种事情烦心,于心不忍。

  赵氏隔夜才回来,自然引起一番风波,陆老太太气得脸都绿了。

  陆盛杏对祖母很愧疚,但她自从知道李娟娥跟赵氏来往密切,就忍不住想起前生之事,以前以为是李娟娥坏,现在想起来,若不是跟赵氏结盟,赵氏怎么会对李娟娥掌大权一点意见都没有,而且事事安排得都过于妥当,李娟娥根基未深,哪知道这些弯弯绕绕,除非旁边有人提点。

  “娘,媳妇冤枉,真是冤枉啊,我一路上都在想事情,哪知道车子驶到哪里了,等发现时都已经到荒郊野外了。”

  陆老太太不想跟下人直接说话,一个眼神给白玉。

  白玉便道:“老于,你怎么说。”

  事情闹这么大,瞒也瞒不住,所以连带老于都来遂心院,就在院子里跪着。

  老于低着头,唯唯诺诺地道:“回、回老太太,俺也不知道怎么了。”

  他是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说好是大小姐上车,怎么会变成二太太,害他一路为了娶亲之事高兴不已,等车里人喊着停车,正想跟大小姐说几句温存话,安抚安抚她,一掀开车帘却是二太太的老脸,吓死他了。

  白玉冷笑,“老于啊老于,你是觉得自己聪明伶俐,还是把别人当傻子,出门时明明是领头车,休息过后落了后头,看着前面车子越走越远都不吭声,现在居然说自己不知道,你是想坑谁呢?!”

  “白玉姑娘,俺就是个下人,头儿让俺去驾车,俺就去了,真的啥都不知道。”

  “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那也行,你虽然签的是活契,但做错事情还是可以打的,我便活活打死你,再赔你家五十两,你弟弟一家子肯定商兴,来人,把他拖下去,打死为止。”

  老于急了,“别、别,俺说就是了。”

  “老太太没那样多时间,想清楚了,你只能说一次,这一次若不是实话,我真的会打死你。”

  老于便说了,前些天二太太的人来找他,让他去姻缘庙时故意掉队,然后把车子驶往郊外……

  陆盛杏只觉得浑身冰冷,虽然今生逃过劫难,但这事上辈子的的确确发生在她身上,她还记得发现车子脱队时的惶恐,老于靠近她笑得一嘴黄牙,那长满老茧的手还想摸她,甚至还说“大小姐不用怕,俺以后会疼你的”。

  当时怎么也想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只记得自己很绝望……

  “盛杏,怎么了?”李氏见女儿神色不对,低声说:“不舒服的话也不用在这里,老太太能体谅的。”

  “不,不用,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在场,老于胆子这样大,我要看祖母怎么治他。”

  赵氏却尖叫起来,“你胡说,你胡说,我哪有叫人去找你!”

  老于怕被打死,说得更急了,“真是有的,老太太,不然俺胆子怎能这样大,俺就一个粗人,没主人家的吩咐俺哪能这样做?”

  “娘,他是怕担责任,所以胡说八道,请娘明监,我是二房太太,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给自己糊泥做什么?胜顺刚刚成亲,我等着当祖母呢,我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母亲明监,母亲明监。”说毕,她磕了一个头。

  陆老太太沉吟道:“二媳妇说的也在理。”

  赵氏听婆婆喊自己二媳妇,知道是信了自己,忍不住又磕了一个头。

  老于眼见老太太似乎是信了二太太,更心慌了,“老太太,白玉姑娘,俺说太太会把大小姐安排在车中,让俺把车子驶远,在外头过了夜,这样大小姐就只能嫁俺,俺是糊涂了,是该死,但俺绝对不是自己拿的主意。”

  众人深吸一口气,居然是这样!

  李氏的脸都黑了,“老于,你这话可是真的?你以为车上的人是大小姐?”

  “那是当然,不然俺这么卖力干么,二太太这么老,俺也不喜欢。”

  一片静默中,吕姨娘居然笑了出来,随即发现不对,立刻跪下。

  陆老太太一肚子怒气没得发,怒道:“主母出事居然还笑得出来,给我掌十个嘴巴子。”

  白玉一个眼神,便有老嬷嬷过去扬起手,啪啪啪的打了吕姨娘十个耳光。

  吕姨娘的脸颊顿时肿起,却只能磕头,“谢老太太教诲。”

  “祖母。”陆胜顺往前一跪,“我知道祖母不喜欢母亲,可母亲入门多年,也没做过什么错事,就像母亲说的,好好的二房太太为什么不当,恐怕是老于自己心怀不轨,没想到大姊姊运气好,跟母亲换了运,这才让母亲跟个车夫在荒山过夜,祖母,老于做错事情在先,诬赖人在后,此人留不得。”

  丈夫都跪下了,鲁氏也连忙跪下,二房见长男如此,哗啦啦的跪了一地。

  陆老太太脸色难看,不开口。

  李氏见老于一脸蠢样,说话了,“老于,你说二房嬷嬷让你载着大小姐走,你就载走了,你怎么知道那是二房,可有证据,字条或者银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