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施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陆盛杏转头一看,是当年替她解签的老和尚,连忙双手合十,“大师,身体可好?”

  “安好,安好。”老和尚十分和蔼,“施主呢?”

  陆盛杏默默把刚刚抽到的凶吉签递了过去。

  “当年我告诉施主,若有天命,不得对人言,不知道施主可有遵守?”

  “有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老和尚知道她是重生之人,昭然寺可是古寺,听说历代住持都能听得神谕。

  “师父,若我避难,会不会改了他人之运?”

  “双命签就是改命签,施主人生早已大不相同了。”

  陆盛杏默然,的确是——她赶走了李娟娥,所以母亲没死,自己的日子也过得好好的。

  但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命运让她重生,不就是为了让她弥补过去的悔恨吗,李娟娥若不是想害人,也不会自害了。

  说到底,重生至今,她没打过坏主意,但如果有人想欺负她,门儿都没有。

  “施主既然能得双命签,那就好好生活,从前之事,记得切勿对人说,否则将遭祸。”

  “小女子知道了。”

  回到家里,陆盛杏便往母亲房中去,让婢子嬷嬷都下去。

  李氏以为女儿要说什么要紧事,却没想到她就是倒床撒娇,像小时候那样要她给自己摸头。

  李氏好气又好笑,但还是伸手轻抚着她的头,“都要成亲了,还这么孩子气。

  “就是要成亲了,才要抓紧时间呢。

  靠在母亲身上,闻着母亲特有的香味,陆盛杏觉得很安心,也很高兴。

  前生这时候,母亲被下放到庄子,袓母也病倒了,整个家由李娟娥跟赵氏作主,乌烟瘴气的,李娟娥甚至设计她和老于在外头过夜,逼得她必须嫁给老于……

  “欸,怎么啦?”

  听到母亲温柔的嗓音,陆盛杏这才发现自己哭了。

  重生以来,除了第一次出嫁前,再难也没哭过的自己,却在这时候哭出来。

  “母亲,若叔娘这两日约你出门,你别跟她出去。”

  “别淘气。”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李氏微笑,“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弟妹,我这当大嫂的就当她不懂事,让着她就是了。”

  陆盛杏却不能言明,只能道:“女儿就是怕她吃定母亲,硬要说上盛菊为妾的事清。”

  “放心吧,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我这不是怕她撒泼吗,万一她约母亲上香,却在寺庙门口当着众人的面下跪求,母亲要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说穿了,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母亲到时接受了,女儿不甘愿,若不接受,又变成狠心的大嫂,何必去落人口实?母亲不知道那日她们来渥丹院都说了些什么,说女儿不会琴棋书画,没资格嫁入福泰郡主府。”

  李氏失笑,“你叔娘也是糊涂,当年老太太说因为你年长所以选你,她居然就信了,要跟高门结亲自然以优秀来选择,都是嫡女,若盛菊优秀,自然会推她出门子,可是老太太就是不喜她小家子气,端不上台面,这才选你,又想给二房留个面子,故说了是年龄之故。”

  “别说,叔娘还真的相信我就是因为年长才能入门。”

  “好,为娘懂你的意思,最近不跟你叔娘出门,这样可以了?”

  “喂,母亲就装病吧,早上也别去祖母那里了,我去跟祖母说。”

  李氏见女儿这样紧张,有点好笑,但想起女儿都是为了不想看到自己被赵氏为难,又感到窝心,“好,都依你。”

  跟李氏撒娇了阵子,刚好天色渐晚,陆盛杏便直接在春和院吃了晚饭。

  等回到渥丹院后,她把甯嬷嬷叫过来吩咐一番。

  甯嬷嬷不愧在后宅四十余年,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只点点头,拿起银子这就出门了。

  过几日,赵氏果然借口要给孩子们求姻缘,禀明老太太后,全家女眷都要前往姻缘庙结红线。

  李氏推说身体不舒服,于是大队人马由赵氏带队,盛杏盛菊一车,盛梅盛桃一车,赵氏自己一车,姨娘们两车,下人们一车,姻缘庙远,单程要一个多时辰,赵氏还一车一车看过,吩咐丫头放好茶点这才放下帐子。

  “二太太,二老爷的车子已经回来了,要不要让哪位二房小姐过去,这样宽敞点。”

  陆盛菊本就爱摆谱,听见有空车便拉开车帘,“我去爹爹的车上好了,这辆就留给大姊姊。”

  下人们连忙拿过梯子,让陆盛菊换车子。车子开始往前行,陆盛杏的马车落在队伍最后一辆。

  只不过这次和前世不一样,她不会再掉队。

  福儿跟她说,苏榭一直派着人盯着李娟娥,发现她最近跟二房的人频频接触,让她防着点。

  于是她马上想起来了……没错,一定是那样。

  当年跟她同车的明明还有陆盛菊,赵氏却在最后一刻让陆盛菊过去帮她松肩膀,于是自己就被老于载去荒郊野外。

  她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李娟娥这种人,明明自己做错事情,却还是不甘愿,因为自己的计谋没成,就觉得是别人害的,一定要替自己讨公道,她看过判书,李娟娥居然供称自己诈孕是被逼的,谁让陆大礼一直不给名分,她不得已只好如此,要怪也得怪陆大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