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陆盛杏惦记着屏风后面的人,想赶快把两人打发出去,于是有别于以往的等待,这次主动开口,“不知道叔娘跟二妹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赵氏满脸堆笑,“便是过来恭喜你,说了一门好亲事。”

  “谢谢叔娘。”“说起来老太太真是睿智,先前大嫂想给你说亲,老太太都说再缓缓,看,这一缓,缓出多好的姻缘啊,还是郡主自己上门提的,我们京西这一块可没几个商家姑娘能这般有面子。”

  “祖母一向疼我,叔娘可是特意来恭喜我的?”如果是的话,她已经知道了,快点回去吧。

  “自然是,另外,叔娘在厅上听苏大爷说了那番话,回到景明院啊,越想越是不安,是来给你一点建议的。”

  陆盛杏在心里冷哼一声,赵氏的景明院是陆家最乱七八糟的地方了,她居然还要来给自己建议?但这种话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只能笑看回答,“叔娘请说。”

  “不纳妾室,生女不嫌,三年扶正,说是容易,但其实困难,别的不说,万一将来你有孕,不能侍奉丈夫,难不成也不纳妾室?这不是把丈夫在花街推去,那些青楼女子手段可好了,你不怕万一姑爷试过,流连忘返了可怎么办?好好的姻缘恐怕就会被自己的嫉妒心给毁了。”

  陆盛杏只觉得羞窘,这这这这这种事情居然让他听去了,好丢脸。

  赵氏却以为她是在沉思,趁势又道:“你这舜华舜英,乖巧有余,面貌却是普通,苏大爷想必也看不上,我倒是有个主意,你听听。”

  陆盛杏一直在意着屏风后的人,没注意到陆盛菊的眼神,只顺着赵氏的话道:“叔娘请说。”“我想着让盛菊跟你一起过去,姊妹同心,你觉得怎么样?”

  陆盛杏一口气不顺,咳了起来。她听到了什么,盛菊跟她过去?

  赵氏以为自己说得太含蓄,她听不懂,干脆说白了,“盛杏,我就直接跟你说吧,盛菊对苏大爷的人品很满意,你过门是贵妾,三年后扶正,她愿为妾室,三年后为平妻,从此你们姊妹同心,一同侍奉苏大爷,既不用担心外人争宠,也不用担心孕后服侍问题,你看可好?”

  陆盛杏只觉得丢脸死了,拍拍脸颊,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屏风后的人了,“我看一点都不好。”

  赵氏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噎了一下,“哪里不好了?姊妹还是以你为尊啊,何况盛菊是嫡女,又不是庶女。”

  “苏大爷既然答应我不会有妾室,他就一定会做到,我能独占丈夫,又何必跟人分享,叔娘你说是吗?”

  “男人的话哪里能信了,别的不说,当年大伯上门求娶大嫂,也说过不纳妾,后来还不是收了三个姨娘。”

  “那是我娘主动开脸的,哪里一样了,叔娘别再说了,我天生小肚鸡肠,万万不允许夫君有安。”

  一心企盼而来到渥丹院的陆盛菊此刻十分失望,她今年已经十四岁了,皇帝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万一他拖个半年,自己不就要等到十七才能成亲,那又能许到什么好人家。

  却没想到这时侯传来大姊姊跟苏家再度结亲的消息,母亲便跟她提了这主意,她原本也不肯的,她堂堂嫡女,何必给正妻倒茶端水,但今天见到了苏大爷,他俊秀气度不凡,引得她芳心悸动,心想,别说妾室还能再抬成平妻,只要苏大爷疼她,就算一辈子当妾室也愿意。

  可没想到来到这里,大姊姊居然不愿意,陆盛菊越想越委屈,忍不住脱口道:“大姊姊你好自私。”

  陆盛杏含笑,“倒是请教二妹,我哪里自私了?”

  “你自己嫁得好夫君,就不管妹妹,平常说什么对我们好,也都是想让祖母喜欢你,故意装出来的吧,遇到妹妹真的要求帮忙,却是一口回绝,二姊姊是庶女,你却对她比对我好,我美貌、多才,你样样都输给我,所以怕我过门赢了夫君的宠,对不对?”

  陆盛杏忍着想要大笑的冲动,“妹妹你真心觉得自己比我好啊?”

  “那当然,我会琴棋书画,别的不说,女工就是一等一,绣娘就说过,我的针法可比那些三十年老经验的师父还细腻,不用两天时间就能绣出一只孔雀,大姊姊的手艺还停在绣绣白羊跟兔子吧。”

  “可是郡主府又不缺绣娘。”

  “你——我还懂得下厨,从小学习各种养身之道,夫君咳嗽了,该点什么菜,夫君睡不好,该点什么菜,天气燥热,天气严寒,都有不同的饮食之法,这些大姊姊可知道?”

  “郡主府也不缺厨娘啊。”

  陆盛菊气结,“你什么也不会,凭什么说上那样好的亲事,那应该是我的,我才配得上苏大爷,才配得上福泰郡主府,娘,你看看,她只不过比我早出生,就什么好处都拿去了,当年祖父跟苏家太爷只说两家孙子孙女结亲,又没说哪一房,我也是嫡女啊!若当年嫁入郡主府的是我,肯定早就三年抱两了,才不会轮到变成下堂妻,还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让苏家再来求亲,她什么都不会,哪里配了?”

  陆盛杏只觉得大开眼界,原来盛菊是这样看她这个大姊姊啊,难怪祖母说她这种不会喳呼的个性要吃亏,因为你不嚷得全天下都知道,就有人认为你不会。

  那些东西谁不会了,她不想做而已,因为很无趣。

  陆盛杏不咸不淡的道:“不管你配不配得上,都是我嫁进去,所以二妹啊,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陆盛菊哭了出来,“娘,你看,你看,大姊姊这么自私,这么骄傲,她凭什么嫁得那样好?我都委屈答应当妾了她还不满足,难不成要我当通房吗?为什么要这样糟蹋我?我怎么说也是姓陆,难不成就我比她好,比她更像个主母,就要这样千方百计打压我吗?”

  “唉。”赵氏搂着女儿道:“盛杏,也不是我偏心女儿,做人真的不能这样子,叔娘已经很退让了,你不能欺负好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