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舜华接口道:“大抵是见小姐回来后过得舒服,有点体认了吧,二太太也真是的,老太太明明那样和气,她却日日立姨娘规矩,看汪姨娘、吕姨娘跟老爷几个通房都痩成那样,申姨娘、焦姨娘却是一年胖好几斤。”

  舜英舜华在说话,陆盛杏却没在听,拿起苏榭送的小铃鼓又揺了起来,忍不住想,福泰郡主说了她这个媳妇,他到底知不知道?若说不知道,她不信他出远门家中没放人;若说知道,他怎么又没表示?也不是她天生脸大,苏榭对她的喜欢很明显啊,不然哪会插手她爹的麻烦事,知道订亲,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连个口信都没有?

  这阵子,大黎朝上上下下都在急婚,不要说民间不办宴席,就连官家都简化了——皇帝已经倒下一个多月,宫中传来消息,醒时少,睡时多,不把握这段时间,若皇上真的驾崩,那就得等着几年后才能办喜事,谁耽搁得起。

  由于婚事实在太多,故从福泰郡主府发出的婚贴也没怎么引人注意,几乎有适龄男子的家中都在娶平妻、迎贵妾,自家或者亲戚家都不过来了,谁会关心别人家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陆胜顺把鲁姑娘迎回家,鲁姑娘从此成为松花院的主母鲁氏,而后在陆老太太的默许以及陆盛杏的推波助澜下,赵非的父母上门提亲,赵氏虽然觉得突然,但想到是把庶女许给自家子侄,老太太无论如何不能说她不用心,于是欣然允许,这件婚事尘埃落定,吕姨娘跟陆盛梅也安下心来。

  很快的,苏榭回到京城,帖子也送入陆老太太的遂心院里,打算成亲前拜访一下老人家。

  陆家虽然不是第一次跟福泰郡主府结亲,但是拿着祖辈的誓言跟对方上门求娶真是两回事,而且陆老太太的想法跟李氏一样——嫁都嫁过了,再嫁也嫁不到多好,但若能重回前夫门,人家只会称赞这女人有本事。

  苏榭要上陆家那日,陆家自然老老小小都想办法挤进遂心院,陆老太太觉得人多不好,让二房的全部回去,花厅只留下陆大礼、李氏、陆盛杏、陆胜崎,佩姨娘因为生有儿子,得以站在李氏后面伺候,只是没想到赵氏到外头溜了一圈,又带着陆盛菊找理由进来,陆老太太被她弄得没办法,只好让她留下了。

  约莫进入已正时分,守门婆子飞奔而入,“老太太,苏大爷来了。”

  众人屏息,一同盯着花厅门口——上回福泰郡主府是不得不娶,苏家一个踏入陆家的人都没有,这可是第一次有准姑爷踏入陆家。

  就在众人瞩目中,苏榭把几个下人留在廊下等待,跨过花厅坎子,大步走向里头,五官清朗,身形颀长,黛色袍子上的隐隐绣纹显得低调华美,陆盛菊深闺十四年,哪见过这样的人,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苏榭先对陆盛杏微微一笑,接着对陆老太太拱手,“晚辈苏榭见过老太太。”

  陆老太太喜笑颜开,“都是自己人,苏大爷不用多礼,来人,快点上茶。”

  “亲事定下后本就该上门拜访,不过人在江南处理公务,还请老太太见谅。”

  “男儿当然以公务为重,今日苏大爷上门,真是蓬荜生辉。”

  两人客套了一番,苏榭在下首坐下,姿态高雅,满厅陌生人却也不见他哪里不自在。

  陆盛杏见他的样子,莫名有点小骄傲,嘿,这样出色的人居然喜欢自己,抬起头对上他眼神,突然又不好意思起来。

  陆老太太虽然没进过官家,但年纪摆在那里,听苏榭说的是公务,便也没追问干么去了,只提起自己年轻时曾随着父母亲去了一趟江南,那儿风景秀丽,吃食也新鲜等等。

  陆大礼却是摸不着头脑,风景有什么好聊,可又苦苦插不上话,直到丫头撤下旧茶换新茶,才抓到空裆,“贤婿啊白玉笑道:“大老爷,大小姐还没过门呢。”

  “订亲了,叫一句贤婿也没关系。”

  陆大礼道,“上回我……总之,多谢贤婿了。”

  这可是真心的,牢里又热又臭又吵,他从小锦衣玉食惯了,待在里头天天想着回家,现在偶尔梦见,还是要喝上宁神茶才有办法再睡过去。

  “岳父不用客气。”

  陆盛杏听他喊了一声“岳父”,耳朵倏地就红了,爹爹怎么这样不像话,那苏榭居然也跟着说。

  虽然口头上是订了亲,但又还没过门,退后一步说,连婚书都还没写呢。

  赵氏一直苦无机会开口,这下总算也逮到时机,“苏大爷,上回的事情究竟是怎么解围的,您也跟我们说说。”

  苏榭看她的衣服与坐的位置,猜出是二房太太,故也礼貌回应,“其实也没什么,那些本就是我们大黎朝的律法,只不过律书动辄上百万字,不是人人读过,就算读过,恐怕也不记得,我不过占了记性的便宜,律法中有一条是前因后果,便符合陆大老爷与李至学之间的事情。”

  赵氏谄笑,“苏大爷怎么说得我都不太明白呢。”

  陆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好了好了,这事情过去就别说了。”

  这赵氏真是蠢,李娟娥跟李至学涉及夫妻之法,闺房之事,怎好端上台面来,何况大礼可是苏榭的准岳父,苏榭怎么可能讲得清楚,那不是当大家的面打大房的脸吗?

  自家儿子也是没脑子的,这什么场合,要道谢不能等私下吗,大媳妇都还在,是怕人家不知道大媳妇收留族妹,却让族妹爬了床?

  陆老太太再看向李氏,见李氏表情如常,又心想,大儿子这年纪还能这么好骗,就是娶了好媳妇,不用烦心的关系。

  至于苏榭,倒是看不出哪里不高兴,她忍不住心里又想,这缘分还真是神奇,谁能想到盛杏三年不受待见,出了福泰郡主府却是跟苏榭如此有缘,还因为皇帝重病,引得郡主上口提亲呢。

  陆老太太觉得这一切果真印证了那张凶吉签,孙女已经凶过一次,这次肯定能琴瑟和鸣,早日给郡主生下胖孙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