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这虽然不是百分百真话,但也不是谎言——苏榭那日问她能不能送小东西到陆家,她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点头了,结果他隔三差五就有盒子送进来,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就他一路看到什么觉得不错便买了什么,有小木刻、放针线的小厘子、蜜饯,路过以染布闻名的地方,还送了几匹布过来。

  她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但收到的时侯是满开心的,总觉得他懂自己,送名贵的东西她会有负担,送这种便宜小物倒是刚刚好。

  他只给过口信,陆盛杏反而想着:那好,我看你什么时候写信来,结果就是她一直在等,他一直没信。

  “之前你跟娘说入赘之事,我自己是觉得挺好的,可是跟你祖母提了几次,她都不同意,说入赘那是嫁不出去才如此,你青春貌美,嫁妆又不少,何必招赘惹人非议,最后一次你祖母真生气,我不好再提,你再嫁,那是势在必行。”

  陆盛杏心想,好袓母!

  如果祖母也同意入赘,母亲势必很快活动起来,万一到时候真挑到不错的,她拒绝不得会很麻烦,现在祖母直接堵死招赘这条路,那她就只剩下嫁人了。

  嫁谁呢?她已经跟苏榭“心心相印”了啊,两人“感情深厚”,她嫁给谁都不会幸福,除非嫁给他。

  但苏榭是什么人,他可是福泰郡主的独子,哪这么好入门,结论就是别再说嫁娶,让她独自疗伤好了,虽然欺骗母亲有点愧疚,但她好不容易飞出那道高墙,真不想再进去。

  “娘,跟您说实话吧,我跟他是有缘无分,现在相处得再好,等他订了亲,我绝对不会再见他一面,娘,您别想这么多,即便女儿喜欢他,我们也不可能上福泰郡主府说亲,那栽们陆家的脸还要不要?再者,福泰都主讨厌我讨厌得不行,好不容易把我弄走,只怕开心得不得了,哪还会让我进门呢。”

  “也许福泰郡主有所改变呢?那日我们去上香,福泰郡主认出了我,态度还很和善呢。”

  “她肯定是心烦想找人说,又不能跟身边的人吐苦水,看到母亲好说话这才开口,这不代表她待见我们陆家,退后一步说,我大小姐当得好好的,何必去委曲求全呢?”

  “你现在是十几岁,才会这样想,等你到了几十岁还要一个人,谁给你养老,谁给你拿香?”

  “银子养老,我不需要人给我拿香。

  “你这丫头——”

  母女两人正说着话、吃着苹果,镇定的徐嬷嬷却是飞也似的跑进来——

  “太太,大小姐,福泰郡主来了。”

  陆盛杏笑道:“不过就是派个人来,有什么好惊讶的。”

  “唉哟,我的大小姐,是福泰郡主本人来了,马车停在大门前,刚婢才拆了坎子让马车进来。”

  陆盛杏只觉得一口没吃完的果子都快喷出来了,那个端生稳重的福泰郡主怎么连帖子都不投就来了?

  偏偏陆家大门也不大,拆坎子不过一会儿功夫,加上嬷嬷跑来这春和院,算算福泰郡主现在已经进大厅了。

  陆盛杏看着自己一身男装,心想着算了,让福泰郡主瞧不上眼让她生气好。

  丫头很快给两人理理头发,再重新拉过衣服,绑过脖带,这便往大厅去了。

  福泰郡主果然已经在等待。

  “民妇李氏见过郡主。”

  “民女陆盛杏见过郡主。”陆盛杏有点想笑,自己明明一身少年打扮,却还要自称民女。

  等了一会儿,福泰郡主却是没生气,语气甚和气的道:“不用这么多规矩。”

  丫头战战兢兢地上了茶。

  陆家第一次有贵人来,雕梁画栋的大厅上屏息无声,安静得连针落地都能听见。

  许久,福泰郡主终于再次开口,“有没有能说话的地方?”

  李氏领悟,“荷花池上有个小亭子,风景还可以,请郡主移步。”

  陆家的荷花池不大,只能放艘装饰用的小舟,池子浅,大抵也划不起来,但那八角凉亭却是盖得刚好,在池子正中央,除非那人躲在水中,不然无论如何不可能偷听去。

  陆家的婆子跟丫头都很乖觉地在池岸边等着。

  亭子里,陆盛杏亲手煮茶,李氏惴揣不安。

  直到白水三沸,陆盛杏拿起茶箸、茶巾,行云流水似的把上个月才送来的明前龙井冲泡得一亭子茶香。

  福泰郡主拿起云纹杯轻轻啜了一口,“还不错。”

  “谢郡主夸奖。”

  福泰郡主抽出手绢,轻轻按了按嘴角,许久才道:“皇祖父最近身体不大好。”

  李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陆盛杏安慰道——“皇上乃天子,既然有天神护佑,即便有恙,定能很快恢复,郡主放心。”

  “你倒是会说话。”福泰郡主苦笑,“皇祖父年纪是太大了,皇祖母给了口信,怕就是最近的事情,让我们都把该办的事情办一办。”

  “若是能帮郡主解优,民女愿出一己之力。”陆盛杏这当然是客气话,福泰郡主要有什么事情,她那个王爷爹自然会给她办好,轮不到陆家出力。

  没想到福泰郡主却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我竟是不知道你这样会说话,大聪明虽然还看不出来,小聪明肯定是有的,以前若有让你来跟前尽孝,或许能解我不少烦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