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上回是长辈定下的,这回总要娶个他喜欢的,于是她把光瑶接来府上,想让他们日久生情,可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躲着光瑶,起先她还以为他嫌弃光瑶娇气,却没想到光瑶前阵子来跟她哭诉,他们出游,沉船落水,有艘渔船过来救人,榭儿只顾着跟上头那年轻漂亮的公子哥说话,都不理她。

  她原本也以为外甥女是撒撒娇,哄了几句便让她回去休息,还是一旁的奶娘听出端倪,跟她说道:“郡主,这,榭哥儿会不会是好龙阳的?”

  福泰郡主一听,突然间想起好多事情。

  儿子成年后,她在他房中放了美貌丫头,他却碰也不碰,只说读书不想分心,当时她觉得孩子有上进心很好,也没多疑,便交代那些丫头,大爷若是喜欢就顺从,大爷若没主动,也不能爬床,榭儿一个丫头也没要,当时她还挺骄傲的,觉得儿子专心前程,多好。

  后来儿子娶了陆盛杏却不肯圆房,她认为是陆盛杏不得儿子的心意,她从来没想过其他的可能性,不想还好,一想她连冷汗都流出来了。

  儿子居然有断袖之癖?!不,不会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奶娘却道:“这不想不奇怪,榭哥儿跟临釆郡主的宗哥儿未免也太好了,两人老是腻在一起,可不嫌烦吗?”

  福泰郡主一想,儿子跟朱光宗的确黏得紧,起初她只是想接光瑶过来,没想到光宗也一起来了,希望儿子跟光瑶日久生情,可一天到晚一起出门的却是光宗。

  会不会这两个孩子都是……那怎么行!

  她跟姊姊说了这事儿,姊姊马上把这庶子叫了回去,而且在半个月内就订了亲,对方是游大人的庶孙女,虽然是庶出,但据说貌随姨娘,生得国色天香,朱光宗听说只是个庶女,原本抵死不从,后来见了画像后,便不抗拒,高高兴兴跟着布置起新房来。

  福泰郡主一听觉得真是好主意,也想如法炮制,却没想到丈夫提醒了自己,当年陆家把陆盛杏的画像送入郡主府,虽说画失三分真,却也是貌若桃李,儿子明明也见过画像,却还是不咸不淡。

  这么一想,她更觉得头疼万分,是了,榭儿一定是好了龙阳,是不是自己管太多了,小时候怕他读书分心,不准丫头靠近,只用小厮,所以等到需要丫头服侍的年纪,他却改不过来了。

  她年轻的时候听说过陈大人三代单传的嫡孙也喜欢男人,家里却是硬着来,那孩子便跑了,十几年过去也没人知道他在哪儿,陈大人已老,儿子早年病死,家里只能从旁支收养嗣子,伹怎么说也不是自己的血脉,开枝散叶又有什么好高兴。

  他们苏家大房明明有儿子,她可不想最后要落得跟二房三房四房借儿子,这些孩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这可怎么办?她就一个孩子,她想当祖母,想抱孙。

  自从知道儿子喜欢男人,这三个多月来,福泰郡主没一日好睡,为了遮盖双眼下的黑影,她的妆是越画越浓,见李氏却是眉舒眼展,显然日子过得很好,忍不住问道:“算算,你女儿也快十九,可对亲了?”

  “回郡主的话,还没。”

  “是还没对上?还是没开始说?”

  “没开始说。”李氏见她神色和气,于是大着胆子说:“她心里有中意的,但对方门户高,攀不上。”

  福泰郡主一叹,“这可就得我们父母多费心了,我只有一个孩子,你也只有一个孩子,有时候忍不住想,这些孩子不是来报恩,是来报仇的,怎么就这样不省心。

  福泰郡主说话间就见一个小少爷往自己这边走来,虽然穿着素色袍子,简单的白玉冠,却是神色妖媚,眼波流转,有些面善,但想不起是谁,没想到对方居然认得自己。

  “见过福泰郡主。”

  “你是……”

  李氏笑道:“便是小女盛杏,这孩子嫌外出不便,喜欢做男装打扮。”

  原来是前媳妇啊,太喜之日隔天她直接免了奉茶,是了,她见过画像,她是长这样子,牡丹花一样。

  于是福泰郡主对李氏说道:“既然女儿来喊人,家里老人家大抵是好了,就去吧。”

  “是。愿郡王安康。”

  母女俩又行了礼,退下几步后这才转身离去。

  福泰郡主还在哀怨,奶娘却道——

  “婢子无礼,陆大姑娘打扮成公子哥,俊俏得老奴一时之间都认不出了,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

  “这陆家也是没规矩的,怎么让女孩子打扮成男子在外头走,又不是穿了男子衣服就不叫抛头露面。”

  “唉呦,我的郡主,那看起来是个人见人旁的俊俏少爷,可却是女儿身啊,能生孩子的。”

  福泰郡主突然间一个机灵,懂了,李氏母女还没走远,见陆盛杏的身段,高挑修长,也不会太痩,应该好生养。

  榭儿喜欢男人,陆盛杏喜欢男装,就让这假小子去伺候儿子,男装怎么了,一样能大肚子。

  想到这里,福泰郡主终于展笑颜,“看来,今日参佛可参对了。”

  “郡主放心,陆家既然让大小姐着男装出来走动,可见还没订亲,我们郡主府是什么地方,能进来可是烧了八辈子高香,要是跟陆家提,只怕他们全家要谢佛吃素呢。”

  福泰郡主还是不放心,“只是奶娘,陆家就那样,我实在不想再来一次麻烦。”

  “我的郡主啊,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何况后来听说那惹事的少爷也已经安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让榭哥儿留后来得重要。”

  福泰郡主原本还有些犹豫,但听到最后一句心定了下来,对一个母亲来说,这天下可没有什么事情比孩子有后更重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