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房嫡女,地位比起陆盛梅高了一截,个性跟赵氏很像,欺善怕恶,唯恐天下不乱,在陆家把这个“嫡”字发挥得淋漓尽致,陆盛梅若是对这嫡妹态度稍微不恭敬,怕是陆盛菊转头就会跟赵氏告状,吕姨娘跟陆盛梅两母女就得一起倒霉。

  陆盛杏不是很喜欢她,但一个屋檐下,也不会特意去排挤她就是,“爹爹刚过牢狱之灾,祖母身体又不大好,我跟盛梅商量着我们毕意年纪大些,不如上玉佛山给抄抄经,替家中祈福,你不如就跟姊姊们一起去吧。”

  陆盛菊一听是抄经这苦差,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多事,表面上却是笑着说道:“我都还没及笄呢,这种事情两位姊姊去就好,别算上我了。”

  “你也十四了,不能算孩子了。”陆盛杏微笑,“何况叔娘说完盛梅的婚事接下来就轮到你了,你不想上山顺便抽个签吗?”

  陆盛菊是想抽签,但她怎么样都不想抄经,于是道:“既然是两位姊姊抄祈福经的日子,我去抽姻缘签那也太不像话,还是不要了吧。”

  陆盛杏又说了几句,陆盛菊怕死了,连忙说吃饱好累想回房躺躺,也不管厅上祖母还在,居然溜了。

  陆盛杏目送陆盛菊离开后,又向陆盛梅说道:“对了,有件事情在跟祖母说之前我得先问问你,祖母若是问起你与赵棋如何彼此有意,我该怎么说才好?你得跟我说实话,不能隐瞒,否则万一祖母觉得有异,那你们之间就再不可能。”

  “母亲常常带我们回赵家,跟赵家表哥便是常常见面才认识,大姊姊,我虽然是庶女,但对没落的赵家来说还是高不可攀,前两年有次回去喜宴,一个赵家妹妹说手绢忘了带,跟我借用,我没多想,便把手绡借给她,后来赵家有个老婆子来跟我说,我的手绢已经到了一个嫡子表哥手中,他们想拿我的手绢跟母亲说两人彼此有意,请母亲成全,贪的便是我的嫁妆五百两。”

  陆盛杏怎么样也没想过妹妹身上发生这等大事——那赵家人好恶毒,即便陆盛梅否认,也会被当成害羞,不过庶女而已,赵氏才不会有心情去询问是真是假,对她来说,就是庶女跟子侄互有情意,嫡子求取庶女,对她的地位是大大认可,表示她嫁得真的很好,她只在乎面子。

  再说了,那帕子怎么到人家手里的,女儿家的贴身物品若不是自己拿出来,谁又拿得到,至于那表妹自然可以否认自己借过。

  “我跟吕姨娘正在想办法,赵棋表哥却让他的奶娘把帕子还了回来,原来那表哥不只使出诡计,还拿出帕子炫耀说自己就快有个富有娘子,赵棋表哥看不过去,想办法取了帕子,让奶娘拿来还给我,那奶娘原本不愿说自己是谁,只说是主人家交代不用让我知道,还是吕姨娘聪明,套出来是哪房少爷的使用人。”

  “原来如此。”

  “我知他对我有意,可他从来不曾跟我要过东西,我送的香囊、荷包他也不肯收,说配不上,怕耽误我,且说万一将来我成亲,经手的绣品却在别的男人手上,终究是不好,大姊姊,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他越是这样,我便越放不下。”

  陆盛杏很想称赞赵棋一番,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吕姨娘聪明套出话?吕姨娘哪里聪明了,她一直以来就是自作聪明而已,而且赵棋未免太完美了,陆盛梅的容貌随了吕姨娘,爱娇白腻,他对这么一个美貌的大小姐有好感,却连个香囊都不肯收,到底是正直过头,还是别有用心?

  不行,看来她得好好调查调查,免得盛梅赔上了一生的幸福。

  ***

  陆家纷纷扰扰,赵家却是热热闹闹三房娶孙媳妇,虽然已经是一穷二白,只刺下宅子,但毕竟是三房孙字辈第一桩喜事,还是得热闹一下。

  陆盛杏找了时间到陆胜顺的松花院,开门见山地道:“胜顺,有件事情你给打听一下。”

  陆胜顺对这大姊姊一向有几分害怕,他做错事情父母未必责罚,但若被她知晓,至少是两个时辰上的大字,二来,虽然没什么人知道,但他清楚,大姊姊被休妻,十之八九跟自己前几年不懂事有关,因此听到大姊姊吩咐,他很高兴,觉得自己好歹还能帮上一些忙。

  “打听打听赵棋这个人。”陆盛杏拿出三十两,“钱别省,能打听的就打听,尤其是他奶娘那边,这事情你别问为什么,也别跟别人说,行吗?”

  “行,大姊姊说什么都行。”

  “那好,等事情有了结果我会再跟你说到_怎么回事。”

  陆胜顺虽然一度顽劣,但她相信他已经改过了,前生胜崎跟她说过,家里这些年靠着胜顺又多添了两块田地,跟极度偏心的赵氏不同,他对庶弟庶妹很是照顾,当时陆盛梅连生三女被夫家嫌弃得惨,他还愿意让陆盛梅带着女儿回家住,说夫家嫌弃没关系,大哥照顾她。

  被宠大的孩子容易没分寸,但重要的是知错能改。

  交代完,陆盛杏回到渥丹院,甯嬷嬷说老太太找她,她也没换衣服,便直接去了遂心院。

  花厅里,李氏也在,婆媳俩不知道在说什么,都是一脸笑意。“祖母,母亲。”

  陆老太太笑咪咪的点点头,“乖。”

  白玉很快奉上清茶,退到了一边。

  自家的孩子,陆老太太也不拐弯抹角了,“这次你爹之所以能这么快回来,苏大爷想必出了不少力,我方才跟你娘说,是不是上郡主府道个谢比较好。”

  陆盛杏顿时想起苏榭看着她院子的名字,说“渥丹,挺衬你的”,突然间有点不自在。

  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一想起他就不自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