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想想又觉得自己真是傻了,苏榭都说有事情可以找他了,当时她怎么没想过跟他求个纸条在身上,有他的字条,信一入府肯定就直接送往他的书房了,还用得看她在这边揺心吊胆的等着。

  李氏见女儿不说,也没办法,只好问起另外一件事情,“你刚刚说苏榭见了你几次,有了好感,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他有没有提过,再迎你入府?”

  陆盛杏马上把自己想好的那一套说词端出来,“哪这么容易呢,以前还算有指腹为婚的缘由,现在可连那缘由都没有了,再者,福泰郡主跟郡马也都不喜欢我,他是郡主独子,上次娶我是为了跟祖父交代,想再成婚,总不能不管父母亲的意。”

  难得人生能够重来,她想学白丝绣坊的何掌柜,或者金岚茶庄的齐掌柜,虽然是女儿身,但不比男子逊色,她不想再被困在宅子里,被迫温良恭俭让的过一生,她想飞出这高墙,看看天下多大,才不会枉费老天给她这样神奇的命运。

  所以短时间内她不想再成亲了。

  李氏听女儿似乎也对苏榭有好感,大喜——女人家终究还是要有个归宿才对,婆婆也真是的,同意她开什么铺子呢,难不成真让她学那些个女掌柜?那都是命不好才要在外头奔波,女人啊,还是待在大宅子里才是正经。

  至于郡主跟郡马,老实说吧,身为人母,她能懂福泰郡主的心思,的确不会喜欢麻烦亲戚,肯定想要门当户对,只是,若儿子喜欢,母亲总是会退让的,就像她对女儿退让,就像赵氏对胜顺退让一样,鲁姑娘哪有祁姑娘好,不过就是胜顺喜欢,赵氏拗不过儿子。

  若这次苏榭真的出手救了老爷,婆婆即便对苏家再有微词,都不会有意见了,想到女儿可能会八人大轿再度被抬进福泰郡主府,李氏突然觉得没那样闷了,若好事能成,她那只会惹麻烦的夫君也算对孩子有点贡献了。

  “大小姐,有人来访,说是您的客人,姓苏,马车在角门处等着。”

  听到丫头通传,陆盛杏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她连忙起身,带着舜华舜英往角门去。

  等了好几天,还以为信真的被管家给拦住,现在看来是终于到了苏榭手上,他一拿到信便上陆家,这心意也是……

  陆家不大,很快走到角门,舜华道:“牛婆子,快点开门。”

  牛婆子不明所以,连忙拿出钥匙打开门锁。

  陆盛杏走出角门,便看到郡主府的黛帐双头雕花大马车,苏榭在旁边背着手站着,她忙过去行礼,“见过苏科士。”

  “别跟我这样客气,什么事情这样紧急?”

  “角门不好说话,我让人开大门迎你吧。”

  “角门挺好的,我没这么多规矩。”

  苏榭说完,低了低头,过了那小小的角门陆盛杏连忙跟了上去,引路让他到自己的院子。

  舜英奉上茶跟点心,很乖觉地退了下去。

  人来了,陆盛杏却尴尬了,这事要怎么开口?两人才订婚,她爹就仗着苏榭的名义摆威风,现在两人是前夫前妻了,她爹又进了大牢要人家救命。

  唉,虽然二叔没用又懒散,但比起自家爸,都不知道好上几倍,跟外室的事情居然还要女儿来收拾残局。

  苏榭见她为难,也没催促,喝茶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陆盛杏这才厚着脸皮开口,先说了李娟娥当初如何到陆家被收留,又如何趁着她母亲在玉佛山吃平安斋时搭上她爹,然后她祖母拍定外室名分,最后李娟娥跟个远房堂哥李至学好上,还被她爹抓到,她爹把两人打个屁股开花,没想到李至学有进士头衔,她爹就这样进了大牢。

  苏榭听完,露出小事一桩的表情,“这不是不能疏通,不过你爹恐怕还是要在牢里待上一阵子才行。”

  李至学那种人他见得多了,表面读书人,但骨子里是个无赖,他要捐官,那就照律法走。

  “李至学虽有进士头衔,却未正式发派,打伤他最多就是关上个三年,不是死人的罪,若是在开审时拿出诚意,表示愿意赔偿,通常又会判得更轻,况且李至学告你爹打,陆家也能反告李至学勒索跟偷妾,这一来一往,谁吃亏还不知道。”

  “不过因为我祖母不太喜欢李娟娥,我爹跟李娟娥没有订下契约,只是名义上的外室,不是正式的外室,李娟娥在律法上只是我爹的妻妹。”

  苏榭扇子一展,道:“那也简单,宅子谁的,下人谁的,例银谁给的,衙门自然能查,不是外室,谁让你住在宅子里,还使用人?打伤迸士罪名虽大,但进士偷人罪名也不小,枉读圣贤书,这要是闹开了,打回白身都不无可能。”

  陆盛杏想想,心情突然好了些——如果因为自己重生打乱了命运,导致她爹进大牢,那她就太不孝了。

  她只想好好过这一生,不想伤害任何人,她爹虽然很一言难尽,但对她的疼爱却也没话说,她始终记得当时胜崎跟她说“他这几年老念着你,还说万一哪日自己先走,让我也得继续找。”

  虽然她爹总是被女人骗、被朋友哄,但不妨碍他疼爱子女。

  “对了,有件事情想跟你说,那李娟娥之前说有孕这才缠得爹爹跟祖母提要收房,但她其实没有怀孕,算算时间肚子早该大起来了,我总觉得爹爹能抓现行不是偶然,感觉就是一个套子,因为她无计可施,所以出现了一个远房堂哥,故意让爹爹去抓、去打,好讹他这一顿,我可从没听我娘说过有这样一个会读书的亲戚,再说了,李娟娥那样厉害,要不是她让抓,我爹哪抓得到。”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也会查查。”

  “那……谢谢你啦。”

  “不用,你来找我,我很局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