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你在烧瓷店说的那些图案,有部分是我院中的茶碗花形,有部分是我以前闲暇时画出来后让下人做成书册的,那些绘本也只放在我的院子里,又想起那日在客找你跟你妹妹所说,联想到陆家大房的主母姓李,这便知道了你是谁。”

  他没说的是,成亲前他看过她的画像,但是并未放在心上,后来认出她来,他深深觉得她本人比画像上的更美。

  她这下心绪复杂了,一方面觉得很尴尬,原来自己画的是他笔下所出的图案,偷用被抓了现行,一方面又觉得有点丧气,虽然她也知道他没什么错,但就是气。

  “你那二房的大弟叫胜顺对吧,他就读的紫新书院可是名家书院,京城别说商户难进,就算家中有人为官,都不见得能把孩子送进去,里面大儒个个有名,其中甚至有几位大学士出身,陆胜顺得罪的可不只是夫子,你知道那些夫子的戒尺下都出过哪些学生吗?

  张大人、田大人、霍大人、叶大人,多少朝廷重官,他捉弄那些夫子跟打那些大人的耳光无异,追究起来,会变成我一介科士仗着母亲跟外祖父的名义仗势欺人,我们刚刚交换婚书,他便已经在紫新书院自诩皇亲国戚,作威作福,皇上最忌讳的便是这条,所以我一定得冷着你,然后休了你。”

  陆盛杏这下更尴尬了,苏榭这是在跟她说,你弟耍的威风会害死我们福泰郡主府,为了府上平安,我必须冷淡你、休了你,这怪不得我,要怪,怪你爹跟你弟。

  她虽然无辜,但福泰郡主府也是无辜。

  福泰郡主的亲爹敬王爷不过一般宫妃所出,皇上对之本不那样亲热,要是知道有人在紫新书院闹得夫子出走,而那人是仗了苏榭的势,仗了福泰郡主的势,不只郡主,连敬王爷,以及她的两个兄长云清郡王、云海郡王都要一起倒霉,光是一个“教女不善”就很有得瞧了。

  难怪祖母后来请的凌夫子那样严厉,戒尺一个月就能打断两三次,就是为了治胜顺。

  也难怪祖母对她这下堂妻这样疼宠,原来早知道自己是被弟弟连累。

  陆大礼跟陆二礼差了五岁,李氏生了陆盛杏后,大房便久久没消息,后来二房娶妻赵氏,赵氏一举得男,生下胜顺,此后多年,胜顺一直是陆家唯一的男孩子,直到九年后佩姨娘生下胜崎,二房的注姨娘同年生下胜赫。

  但九年来身为陆家仅有的少爷,所受的宠爱自然非比寻常,就连陆大礼都觉得将来要这侄子给自己这房兼祧留后,对他也十分疼宠,伯父都如此,就更别说亲爹亲娘亲奶奶,就这样给宠歪了。

  他能进紫新书院,还是陆老太爷在世时,腆着老脸去拜托苏老太爷,又送了不少金银才成的,没想到四书五经还不熟,倒是在知道大姊姊要嫁入郡主府后开始耍起威风来,还得罪了不少名门之后,让苏家去赔了不是,是被陆家宠坏了,也是他们没教好。

  当时想必是因为双方已经下定,退婚都丢不起脸,只能硬着头皮进行婚事,至于胜顺后来便从紫新书院退学,陆家带回自教。

  陆盛杏歉然,“胜顺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若你愿意见他,我会押着他上门致歉的。”

  “不用,我跟你说这些事情不是要听这个。”

  她不解,圆圆的眼睛满是问号,心里想着;那你是想听什么?

  “我是想告诉你,第一,我不是解木,我是苏榭;第二,当初对你冷淡,实在是有众多缘由。”

  “我知道了,也不怪你,说到底,是我们陆家的关系——如果你是想听这个的话。”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你想说我就听。”老实说,她现在还很惊吓,不只是因为她略有好感的人竟是前夫君,还有就是胜顺居然曾经如此大胆,想起来简直令人冒冷汗。

  她也因此发现了一件事,她的眼光太狭隘了,只关注大房的事情,却没怎么关注二房,忘了一笔写不出两个陆字,陆家不管谁出事,都是陆家出事,没人可以例外。等她铺子开始有收益,银子入帐稳定后,肯定要叫佩姨娘把景明院那边的嬷嬷也收买一下。

  这件事情当初清楚的人虽然不多,但若她银子赏得爽快,再怎么没人知道的事情她也能知道的,现在她不知道,可见银子赏得多。

  最重要的还是铺子得快点上轨道,苏榭算什么,银子才重要。

  陆盛杏躺在罗汉床上,舜华给她掮风,舜英给她剥葡萄,小女子觉得很满意,这个夏天很舒服。

  以前是千金大小姐,不敢这样躺着,后来嫁入福泰郡主府,不好这样躺着,现在可爽快了,她喜欢怎么着就怎么着人舒服了,脑袋思路自然就清楚起来“你们两说说,苏榭那日对我那样事事坦白,是不是见了我这几次,喜欢上我了?”

  舜华回话,“婢子看是这样。”

  舜英附和,“婢子瞧着也是。”

  “对吧,无缘无故说那么多,讲到底,不就是一句‘你别怪我’吗?”陆盛杏吃下一翻葡萄,“你们说有这种事情吗?成亲三年见不着面,倒是被休后见了几次,还喜欢上了,这比说有缘,有仇还要不多。”

  舜华笑着说道:“终归是缘分,倒是不知道大小姐怎么想。”

  “没怎么想,不喜欢也不讨厌,至于那空转的三年我也不怨恨,说穿了,知道胜顺干了这么多好事之后,我哪来的脸怨恨苏家,更别说我爹还带着猪朋狗友到处白吃白喝,要是鲁家姑娘这样,她进门后我怕叔娘就捏死她了,福泰郡王居然还放着我自生自灭,简直好修养。”

  舜华低声说道:“虽然做下人的不好说主人家的不是,可大老爷跟大爷也真不像话,怎么能这样给小姐添麻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