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当时她还回头翻了签格,其他的签诗明明都是一样的,就只有盛杏随手抽出来的这张是凶吉签,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高看这嫡孙女的原因之一。

  既然她都梦见了,盛梅又找她说,或许这是上天在给盛梅一条生路,感梅若是将来真的连生三女,又是在家教不好的人家,那日子还要过吗?让她自己选比较好,退后一步说,若是将来夫妻不和,也怨不得别人。

  陆老太太点点孙女的额头,“就你有理。”

  陆盛杏知道袓母这是答应了,大喜,“替妹妹谢过祖母。”

  “这事情我虽允了,佢可别跟盛梅说,她肯定会跟吕姨娘讲,吕姨娘那嘴巴不牢靠,她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还要生出多少风波。”

  “都听祖母的。”

  芒种过后开始进入盛夏时分,日头大,天气热上许多。

  焦姨娘跟申姨娘在渥丹院后头的小作坊慢慢有了点小成绩,茶种的范围已经缩小许多,正在细分种类,能拿净银,还能出门,这诱因很大,因此两姨娘都发了狠的努力。李氏其实不太愿意女儿开什么铺子,但见她高兴,又想起招赘之说,倒也不讲什么了。

  一边,陆盛杏也透过房牙子找好了铺子,离早市不远,附近商家不少,若是以前,她肯定觉得东西能用就好,杯子就杯子,盘子盘子,但是当了三年郡主媳妇,看过的好东西可多了,她的眼光也大不相同,如果把经验运用上来,绝对会大发利市,例如双鱼弄水杯、金凤戏花盘,装上桂花糕,撒上些金粉,那肯定跟装在点心盒子中不同。

  然而,事实上却不是那样顺利,早知道当初应该把有那些图案的书籍全部录一遍才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人都在烧瓷店里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陆盛杏很努力解释,“就是一只鱼从上头游过来,一只鱼要从下头游过去,中间要有些留白,还要有水的样子。”

  烧瓷师父一脸懵,“大爷,您这有讲跟没讲一样啊。”

  “我不讲得很清楚吗?这条鱼在上面,有点弯,另外一条跟牠对称,相反边,尾巴要有点飘逸。”

  烧瓷师父露出苦笑,“大爷,您可别为难俺,俺真不懂您在说什么。”

  陆盛杏忍住想要大叫的冲动,早知道当初从福泰郡主府带一只茶杯出来就好了,这样她就可以直接把东西放上桌子,说:“喏,照这样给我烧。”

  正当她思索着要怎么解释才好,店帘一掀,又有人进来,她转头一看,居然是解木!

  他们这是什么缘分啊?酒楼也见,烧瓷店也见,上辈子不是有恩就是有仇,不然没_么巧吧。

  “在外头见那两个丫头面熟,就猜到李爷在里头了。”解木看起来心情很好,但很快的他发现了她心情很不好,“李爷不太愉快?”

  “想烧几件瓷器,却说不出样子,烦着呢!”

  “我对烧瓷图案略有研究,不妨说给我听听。”

  陆盛杏又讲了一次,上头那鱼如何,下头那鱼如何。

  解木一听就懂,“这倒不难,店家,画纸拿来,我画给你。”

  烧瓷师父巴不得有人来救他,立刻奉上纸笔。

  解木刷刷刷的就画出跟陆盛杏印象中有五六分相像的双鱼戏水。

  “对对对!这条鱼的鱼头再稍微高一点,要有一点想往外游去的样子,下头这条是追着牠跑,这边要有株摇曳的水草。

  解木的神色一闪而过一丝奇怪,陆盛杏跟烧瓷师父都没发现。

  解木跟着说道:“水草一般来说放中间多。”

  “我觉得放左边顺眼,对对对,就这里,没错没错。”陆盛杏高兴起来,“就是这样,多谢你啦。”

  烧瓷师父也松了一口气,“这位大爷好心,再帮忙把盘子图案也画一画吧,俺被这位小爷缠了一上午,就是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解木不是对烧瓷图案略有研究,而是很有研究,她说的图案他都能懂,而且画的跟她想像中一样好,她都要怀疑福泰郡主府的瓷器是他家做的,不然怎么这么懂大黎朝的女子地位虽然不低,但民风依然是重男轻女,民间如此,皇家更是如此,举例来说,一样是王爷的孩子,郡主所用皆为官家所赐,烧瓷有官瓷,衣裳有官料,一件一物都有登记,外头不可能有相同。

  但郡主却不是,官家多半赐下金银,自行釆办,即便极受太后宠爱的婉喜郡主,所用也是民间流通的物品,差别在于价钱较高,这也就是为什么她敢直接拿福泰郡主府的瓷器图案来用,那本来就是去店家挑图案后订做的,不同的是福泰郡主府上有好几本烧瓷图书,她则是很辛酸的一本都没买到。

  现在多亏解木,终于搞定!

  “师父,就这样,每种烧瓷三十个,先付五两订金,剩下的验过再给。”

  “好咧,等等,俺写张条子给大爷。”解决了大事情,陆盛杏心情很愉快,跟解木一前一后走出烧瓷店,笑着问道:“这附近都是烧瓷店,今日天气又热,解爷怎么会到附近来?”

  “相熟的店家进了一批好货,我过来看看,打算回去的时候见到你的舜英舜华在门口等着,猜想你在里头,这便进去了。”

  陆盛杏心想,这人记性也太好了,她不过就在码头喊了一次两个丫头的名字,他居然就记住了。

  “快中午了,不如找个地方吃午膳吧,我还没谢谢你当日停船。”

  “既然你要请客,那我不客气啦。”

  天气热,两人就近找了间客栈,解木说了句“把最好的菜都重上来”,掌柜的立刻笑出一朵花来。

  没有雅间,两人便在二楼找了临窗的位置,透气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