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下堂妻啊,可不是黄花大闺女。”

  解木哼了一声,“我要是希罕那个,早就妻妾满堂了,何必等到现在。”

  朱光宗不怀好意地笑道:“那你希罕什么,说来听听?”

  “说了你也不懂,走吧。”解木一收扇子,打算下楼结账。

  他希罕的是女子有见识、有眼光,不要狭隘,刚才李姑娘的一番话,还真是威风凛凛,一般姑娘家要是听到妹妹有意中人,那还不大惊小怪的,李姑娘却有趣,先是很现实的点出对方家境不好,知道妹妹心意不变,便支持她追求幸福,还要把自己的离缘金给妹妹添妆。

  哪个和离妇不是遮遮掩掩的过日子,她倒好,还女扮男装游船;哪个和离妇不是握紧手上金银,她倒好,还给妹妹添妆,真是好气度。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她连丫头的名字都取得这样别致有趣。

  这样的女子,他喜欢。

  这次她妹妹在身边,不好节外生枝,若下次再见,他定要问清楚她是哪个李家的小姐。

  ***

  遂心院里,赵氏正在跟陆老太太报告最近给孩子说亲的事情,其它女眷、小姐也在场。

  陆老太太是少年媳妇就当家,钥匙一拿十几年,眼界跟一般老太太不太一样,她认为家终归得分,不能什么都管着,什么都管,媳妇会变笨,哪日要掌家了,只怕会一团乱,所以只要能让媳妇作主的,她都尽量不插手,加之当初她拍板了让陆盛杏嫁到苏家,却害得孙女被冷落了三年,便自觉眼光也没好到哪里去,因此这次二房的婚事,她就让赵氏自己作主了。

  赵氏上有婆婆跟大嫂,难得自己作主大事,胜顺又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自然仔细又仔细,“媳妇瞧着鲁家姑娘比较好,家里开绣坊,门户跟我们陆家差不多,鲁姑娘我也见过几次,珠圆玉润的,肯定好生养,三年抱两不成间题,这要是过门,婆婆就等着当曾袓母吧。”

  陆老太太笑咪咪的,“鲁姑娘人品可打听好了?”

  “那是自然,鲁姑娘是家中三女,有兄弟姊妹,所以不那样好强,个性也比较温婉,配我们胜顺刚刚好。”

  陆盛杏跟着打趣道:“叔娘自己看的,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我也见过鲁姑娘几次,性子温顺,胜顺那种牛脾气就得配上这样一个没脾气的姑娘,夫妻才能相敬如宾,和乐度日。”

  “还是盛杏知道我。”赵氏自然知道自己儿子性子不好,又急又拗,所以特意相了一个软姑娘,不然夫妻光是吵架就够了,她要怎么当祖母?

  陆老太太心情很好,接着问道:“那盛梅说得怎么样了?”

  “盛梅啊,我觉得廖家、卓家都不错,廖家虽是小门小户,却是嫡长子,盛梅嫁过去就是嫡长媳,地位稳固。

  卓家是米粮中盘,家境比较好,但是个庶子,上头有两个嫡兄,有一好没两好,不过丫头害羞,问她哪户好,只低着头什么也不肯说。”

  陆老太太转向陆盛梅,“盛梅啊,这厅上的都不是外人,你心里喜欢廖家多还是卓家多,倒是说出来啊。”

  陆盛梅仍旧低着头不开口。

  后头站着的吕姨娘可心急了,难得老太太主动问起了,这丫头怎么不说话?可自己是个下人身分,又怎么能在这种场合开口,一开口反而会害了女儿。

  陆盛杏看准时机,笑着说道:“祖母、叔娘,胜顺是我们陆家的大少爷,办婚事自然得热闹一番,叔娘同时要给胜顺娶媳妇,又要让盛梅出阁,恐怕事情不能两顾,我倒觉得先把胜顺跟鲁姑娘的婚事热热闹闹地办妥了,让叔娘喘口气,再来说盛梅的婚事比较好,盛梅今年才十五,就算十六岁再出阁也不算太晚,再怎么说,一个女孩儿哪有家里的大少爷重要。”

  赵氏一听,直想拍大腿,陆盛杏真是太懂事了,她就是这样想的,姨娘生的丫头算什么,自然是自己儿子重要,奈何两个孩子年龄近,她不好意思只说自己儿子的亲事,怕被老太太责骂,但一次说两个实在太累了。

  陆盛杏看着赵氏十分赞同但又不敢说话的样子,笑着问向陆盛梅,“盛梅,这样可好?”

  一直没说话的陆盛梅此刻却很快回答,“自然大哥重要。”

  赵氏一喜,连带觉得今日陆盛梅顺眼许多。

  陆老太太点点头,“盛杏说的也不无道理,胜顺的婚礼的确是要好好热闹一番,既然盛梅也没意见,那盛梅的婚事就先搁着吧,等鲁家姑娘过门后再来打算也不迟,胜顺这脾气,早点娶妻或许就会定下来了。”

  赵氏眉开眼笑地应道:“媳妇听婆婆指示。”

  “好了好了,老太婆累了,你们都回去吧,盛杏留下来给我捶捶背。”

  等李氏跟赵氏各自带着一众姨娘和小姐离开后,陆老太太立刻说道:“你这丫头打什么主意,给祖母从实招来。”

  “瞒不过祖母。”陆盛杏笑着把陆盛梅求她之事说了,然后又补充道:“孙女听说卓家家风不太好,不重嫡正,倒是重喜好,盛梅模样普通,万一不得丈夫心意,丈夫娶了美貌小妾那可怎么办?赵棋不过一般门户,倒是不可能在这点上让盛梅吃亏,何况赵棋又是读书人,无论如何不可能做出宠妾灭妻这种事情。”

  “盛梅那丫头说不意家贫?”

  “是,赵棋也有意思,说就是因为自己穷,怕耽误了盛梅,所以不愿上门提亲,孙女想,等胜顺大喜过后,祖母递个消息过去吧,”

  “你这丫头,连祖母都算进来了?”

  “孙女哪敢。”陆盛杏卷着祖母的手臂撒娇,“孙女曾经作过一个梦,梦见盛梅嫁入一户米粮人家,却连生三女被嫌弃,明明是正妻还得听宠妾的余令,隔没几日,盛梅便找我出去说这事情了,孙女想,或许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呢。”

  陆老太太默默想起几年前带这群孩子去寺庙上香抽签,有件事情她一直没说,解签的老和尚告诉她,大姑娘抽出的凶吉签他没见过,也不知道签格中为什么会有,后来师兄告诉他,小时候曾从师父哪里听说过这叫作双命签,凶后大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