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陆盛杏知道这件事情,家里最近媒婆来得勤快,赵氏也忙得比较少打听渥丹院的消息。“那不是挺好的吗?我十五岁时都嫁人了,你今年也十五了吧,若是最近能说定,年底前成亲,倒也不算太晚。”

  “不,不是……”

  陆盛杏看这大妹妹的脸色红了又白,十分别扭,脑海中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你是不是有中意的人选了?”

  看陆盛梅不说话,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陆盛梅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赵氏对庶子女的管教又一向不上心,迟迟不给说亲,这么一耽搁,陆盛梅有了喜欢的人也不意外。

  只不过闺阁女子能识得的人有限,陆盛梅可别被什么奇怪的人给骗了去。

  她在福泰郡主府时就曾经听说过,四房管家的儿子拐了四房的二小姐,四太太觉得丢脸又生气,曾经不只一次到郡主府跟福泰郡主这个妯娌诉苦,人人都知道那管家的儿子只是贪图苏家的嫁妆,只有四房的二小姐以为两人是真心相爱。

  陆盛杏放下筷子,不想太严肃,怕吓到她,“是谁?”

  “是……是……”

  她声如蚊蚋,陆盛杏听不清楚,只好安抚道:“这不是在家,不用怕,若我连谁都不知道,怎么帮你去跟祖母说?”

  “是……赵家的表哥,赵棋。”

  赵氏的侄子!

  陆盛杏稍微放心了,赵家亲戚顶多就是比较穷,但要说坏,还真的没有太坏的……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又问道:“是那个旁支的赵棋,对吧?”

  陆盛梅红着脸点点头。

  赵氏自觉嫁得好,因此娘家有什么婚丧喜庆都热烈参与,还把二房的孩子全部带过去好彰显自己大度又贤慧,所以二房几个孩子跟赵家的嫡支旁支都是一年见好几次面的关系。

  “大姊姊提醒你一下,他家……家境不太好。”陆盛杏说得婉转,“而且你是姨娘所出,嫁妆就五百两,叔娘不可能给你添妆,吕姨娘怕也是能力有限。”

  “我知道。”

  “换个能住人的地方大概就去掉三百两了,但赵棋不知道哪天才能高中,也许就是一辈子秀才。”

  “我也知道,我原本让他自己来跟母亲提亲,但他却说家里穷,怕耽误我。”陆盛梅坚定的又道:“如果他没那个命,我也陪他。”

  陆盛杏不由得笑了,“是吗?”

  陆盛梅见状,脸又红了,过了好半晌才点点头。

  “那好吧,我找个机会帮你跟祖母提,你是庶女,叔娘大概也不会太反对,我的离缘金不少,等你出嫁时,再给你添个一百两。”

  陆盛梅喜笑颜开,“谢谢大姊姊。”

  “高兴了?”

  “大姊姊别笑我。”

  陆盛杏看着堂妹红扑扑的脸,脸上也禁不住笑意。

  前生赵氏将陆盛梅说给了一户姓卓的米粮中盘,陆盛梅连生三女,被夫家嫌弃得很惨,丈夫后来甚至宠妾灭妻,陆盛梅虽是正门太太,却过得不如妾室。

  原本她也盘算着最近要提醒一下祖母,让祖母自己替陆盛梅说亲,最好说低一点的门户,这样即使陆盛梅的肚子不争气,人家好歹看在陆家的分上不敢太过,现在她既然已经有了心上人,能撮合两人自然是最好的。

  “大姊姊会不会觉得我脸皮太厚了?毕竟姑娘家是该矜持些。”

  “是挺厚的,但厚得好。”陆盛杏起身走到堂妹身边,握住她的手,“人就这么一辈子,既然彼此有意,又何必放过?他会怕耽误你,那就是真心喜欢你,古人不是说了吗,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好好珍惜缘分,我定缠到祖母同意。”

  陆盛梅害羞的点点头。

  “好啦,事情解决了,我们快点吃菜吧。”陆盛杏回到原本的位子上,拿起筷子,“再不吃都要凉了。”

  陆盛杏本就喜欢美食,陆盛梅放下心中大石,吃得更是高兴。

  用完饭,两人出了雅间,刚好隔壁也出来两个青年,其中穿着黛色袍子的人神清俊秀,极为面熟,不是解木又是谁?

  陆盛杏本想装作不认识,未料朱光宗叫了出来—

  “欸,这不是李爷吗?”

  她真服了朱光宗,她现在明明头戴珠翠,身着三层襦裙,十足女子打扮,居然还叫她李爷?她现在是陆家大小姐,加上带着陆盛梅,实在不好多说,于是只微微颔首,便带着妹妹跟丫头们往楼梯去。

  下楼梯时也不知道哪来的想法,她突然回头,迎上的是解木含笑的目光。

  他在看她!

  陆盛杏突然觉得耳朵有点热,连忙转过头匆匆下楼梯。

  眼见佳人离去,朱光宗忍不住撞了撞解木的肩膀,“人都走了,还看。”

  “原来是下堂妻啊。”

  两个雅间就隔着一道帘子,说实话什么都挡不住,他便是听得声音耳熟,觉得其中一人是李姑娘,这才听准时机跟着一起出来的,跟他想的一样,她穿起女装比男装打扮时可爱许多,圆溜溜的眼睛,鹅黄色的对领襦裙,更像一只兔子了。

  朱光宗调侃道:“怎么,是不是有点失望?”

  “有什么好失望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