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陆盛杏一笑,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听到啜泣声,她转头一看,天哪,那位朱大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哭了起来,接着又看向解木,发现他对她露出一丝苦笑。

  她也懒得问这麻烦精到底怎么了,反正又不关她的事情,她装作没看见也没听见,扇子一收,“舜英,舜华,走。”

  那日就是一个小插曲,陆盛杏也没想太多,解木三人中,反而是朱大小姐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过几日,李氏从玉佛山回来,陆盛杏中午过后就在春和院等着,母女见面自有一番亲热,至于佩姨娘、申姨娘、焦姨娘自然很识相,知道太太跟小姐肯定有体己话要说,都在门外等着。

  李氏梳洗过后,第一句话就问徐嬷嬷李娟娥现在住在哪里,她虽然人在山上,但家里发生什么事情,女儿自然会派人送信给她。

  徐嬷嬷躬着身子,恭敬回答,“大老爷在乌律巷给她买了一进的宅子,有几个仆妇在伺候,老太太也会派人过去看。”

  李氏叹了一口气,“也好,虽然大房添子是好事,不过娟娥这样做,我也是挺难过的。”

  “族小姐说等太太回来,想上门跟您磕头,太太是见还是不见?”

  “怎么说她也怀了大房期待已久的孩子,总不好一直这样下去,过几天让她来磕头吧。”

  陆盛杏却道:“娘,别见她。”

  李氏笑道:“怎么啦?当年佩姨娘怀上的时候你不是挺高兴有弟弟妹妹的,佩姨娘后来生下胜崎,你还惋惜说怎么没把妹妹一起生出来。”

  陆盛杏听到母亲提起这件事,不免有点脸红,“佩姨娘是母亲允的,那怎么一样。”接着她又对着外头喊,“佩姨娘你进来。”

  佩姨娘马上进来行礼,“见过太太,见过大小姐。”

  “母亲想让李娟娥过来磕头,你把事情说上一遍。”

  佩姨娘马上跪下,“回太太,那可万万不行,那女人根本没有怀孕,是想借着跟太太独处,诬陷太太害她滑胎。”

  李氏的笑容猛地一僵,她是敦厚,但不是傻子,只生了一个女儿也稳坐大太太的位置,可不是凭着善良,“起来说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佩姨娘站起身,“那女人一住进府里,大小姐便让婢子盯紧她,又给了婢子一笔银子,把她身边的人全收买了,那主意就是她的奶娘给帮忙出的,原本想着假装有孕成为姨娘,却没想到老太太只同意收成外室,但若几个月后没有孩子,无法跟老爷交代,那奶娘便出了这主意,药也准备好了,等到了太太这里,吃了太太的东西,她就偷偷把药丸吞下,便会腹痛出血,症状一如滑胎。”

  李氏闭上眼睛想了想,接着睁开眼睛吩咐道:“徐嬷嬷,你明日拿一百二十两过去,一百两给她,二十两赏给奶娘,当下人的面跟那奶娘说,外室吃的东西她都得先过口,孩子若是有半点差池,我便算在她头上,再找个理由不准她出门。”

  徐嬷嬷躬身道:“是。”

  李氏揉揉额角,遣了佩姨娘出去,又朝徐嬷嬷说道:“把晚饭布上来吧。”

  当家多年,她自然不会让一件事情困住自己,何况跟女儿又是三个月没见,说说笑笑一阵子,春和院花厅上的气氛便已经不同。

  她一直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只要心存一丝善念,终能化险为夷,如今不就是吗?虽然让李娟娥钻了空子,可多亏女儿觉得不安,让佩姨娘盯着,在起风波之前就先把事情压下去,她倒要看看几个月后李娟娥拿什么跟陆家交代。

  陆盛杏见母亲心情转好,便说起昨日游湖所见,还把朱大小姐当时的模样模仿了一遍。

  李氏笑骂道:“你这丫头,别这样调皮。”

  “娘,我可没夸张,那朱大小姐真的是这样,大家正在说着客气话,她却突然哭了,真是吓死我了。”

  李氏夹起一块蒸鱼放入女儿碗中,“她那个表哥没赶紧哄她?”

  “我看那表哥对她没意思呢,不过他明明不喜欢人家却还带着她出门,可见有些事情轮不到他作主,但他至今还没被迫娶了那个表妹,想来他还是有点办法的。”

  李氏一听女儿似乎对那个叫解木的人印象还不错,顿时来了精神,“盛杏,你是不是觉得他人挺好的?”

  陆盛杏很机警,马上知道母亲在想什么,“娘,我回家才半年呢,祖母都答应我开铺子了,您就别想这么多。”

  “唉,虽然做媳妇的不该说婆婆,但你祖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你才十八岁,赶紧再许一门亲才是正经,怎么答应你开什么铺子,这样捣鼓下去不知道又要花多少时间,娘就你一个孩子,想看你成亲生子,一世和美。”

  “我啊,不用成亲生子,有银子就能一世和美了,苏榭给了我两千两,若是坐吃山空,未免浪费我三年光阴,何况我可读了不少书呢,不学以致用不是太可惜了?”

  李氏有点生气了,“那怎么一样,女人家终究还是要有个丈夫。”

  有个丈夫又如何,要是像爹爹那样好骗怎么办?爹爹人不坏,但就真的太傻了,这些年来都是靠着娘支撑着大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