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下堂不死必有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娶了,那真是太太太太委屈自家的孩子,苏榭前途大好,应该要娶个门户相当的千金贵女,娶个商人的女儿?对官运没帮助不说,还很丢脸。

  就在犹豫之间,苏老太爷拍板,娶!

  陆家把问题丢给苏家,却不把当年的婚书一并退回,意思很清楚,是希望苏家回忆一下,当年这三代指腹,可是苏家自己提出来的,陆老太爷更是看在这分儿上,资助了穷困的苏家不少银子。

  于是双方行礼如仪,陆盛杏十五岁那年,八人大轿,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嫁入福泰郡主府,成为苏科士的正妻,但……也只有这样了。

  苏榭不喜欢她,洞房花烛夜和衣背对她装睡一整晚;隔日新妇要奉茶,福泰郡主那里遣人来交代免了;后来苏榭说要准备考试,搬到书房去住;三年后她因为无子被休了。

  当了三年的正房太太,她却连丈夫的正脸都没看过。

  当初陆老太太颇为犹豫,后来禁不起两个儿子连番说服,说陆盛杏嫁入郡主府肯定能对陆家有帮助,几个弟弟将来靠她疏通,捐官不算难事,陆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也是陆老太太自己胡涂了,明明知道门户差距过大,却以为凭着孙女的伶俐以及美貌,肯定能得到苏科士的欢心,等生下儿子,一切都好说,却没想到她入门三年,只看过丈夫的背影一次。

  基于补偿心态,陆盛杏回家后,陆老太太十分宠让她,这也就是她之所以能在遂心院花厅打断父亲说话的原因。

  陆大礼还在苦苦哀求,“娘,您就答应吧,好歹是我的骨肉,总该给个交代。”

  陆老太太陷入沉思。

  爬床是规矩不好,但若有了孩子却另当别论,大房的血脉确实少,需要添添喜气。

  陆盛杏眼见祖母犹豫,连忙出声,“祖母,孙女觉得此事不妥。”

  “哦,你倒是说说。”

  “母亲爱怜我是下堂妻,才会答应暂时收留一样被休出的族妹,可这族妹却没有半点感激,不但爬了姊夫的床,连孩子都有了,只怕母亲还没上玉佛山,她就已经和父亲暗渡陈仓,这样的女人要成为自己院子的姨娘,我觉得母亲可怜,孙女不希望做了善事的母亲要遭这种罪。”

  陆大礼急道:“丫头你……你、你怎么这么说呢?她好歹是你的族姨。”

  陆盛杏不理他,仍旧定定的看着祖母,“祖母,无规矩不成方圆,家里的丫头要是没经过主母允许爬了床,那可是要打得不能下床就往外扔的,若是这样抬了姨娘,我只怕以后弟弟房中的大丫头都不安分了,个个想爬床,胜顺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要是大丫头勾引勾引,没喝药就伺候了,等到有孕可怎么办?难不成还正妻入门前就有庶子女吗?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哪户好人家肯把女儿嫁过来?妹妹们只怕也难说到好亲事,总而言之,都是家中规矩不好。”

  话才说完,二太太赵氏便跪了下来,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膝下有胜顺以及盛菊、盛桃两个女儿,另外有庶子胜赫、庶女盛梅。胜顺和盛梅正在说亲,盛菊也差不多要开始准备了,要是大伯真娶了来投靠的妻妹,外头的人知道了,胜顺是说不上好姑娘的,盛梅、盛菊也只能说进次一等的人家,女人难做,将来有点什么都会被嫌家风不严。

  至于大姑娘却是不同,虽是下堂妻,但京城谁说起陆盛杏不同情三分,都说苏家没良心,当年靠着陆老太爷的帮助,才过得上有仆人的生活,能专心考试,却是如此对待他的孙女,没把她当成苏家人看,饶是如此,陆氏却是闹也没闹过,被休也不埋怨,足见妇德。

  二房几个姨娘也都跟着一起跪了,连带大房唯一有生儿子的佩姨娘更是跪得超大声。她是李氏的陪房,跟李氏既是小姐丫头,也是太太姨娘,感情非比寻常,且李氏对他们母子一向宽厚,李家族小姐手段这样低俗,要是真嫁进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么蛾子。

  陆大礼见气氛不是很好,慌了,开始口不择言,“娘,万一娟娥肚子里是个带把的那要怎么办?难不成让他这辈子抬不起头,见不得人吗?我都这年纪了,好不容易才有了第二个儿子啊。”

  陆二礼听到这里真是忍不住了,“大哥怎么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这姨娘可不是白抬了?”见妻子使了个眼色,他又道:“娘,儿子觉得盛杏说的对,大嫂是好心,怎知道那李氏狼心狗肺爬了姊夫的床,还连孩子都有了,这得偷偷来往多久啊,怕先前的病是装的,只为了继续赖住,对于这种女子,大哥不赶走,还想给名分,要是传出去,谁敢把女儿嫁过来?难道您不想看着胜顺说上一门好亲事,娶进一个好姑娘,让您抱抱曾孙吗?”

  陆老太太一听到曾孙这两个字,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

  丈夫虽然有才能,却早逝,两个儿子都没用,她一个女人实在撑得很辛苦,所幸胜顺出息,前些年虽然惹出大事,但好歹知错能改,现在已经回归正途,做事情也有几分丈夫当年的手段,她总想着给胜顺取一门好媳妇,等生下儿子,就把田租之事让他掌理,自己含饴弄曾孙,过上逍遥日子。

  “祖母。”陆盛杏往前一步道:“这李娟娥如此没规矩,不宜留在府内,免得妹妹们的名声白白被败坏。”

  陆大礼正烦恼,听到女儿如此说,更生气了,“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族姨,她好歹是你长辈。”

  陆盛杏笑了出来,“我可没这么不要脸面的长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