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二十八


  当时他们去一个可以看到夜景的地方吃饭,他还编出一束花来,里面有一张充满感情的手写卡片,她感动得不得了,心中涌起无数山盟海誓与爱他一辈子的想法,可惜好景不常,结婚一年多她就输给随身碟了。

  从夫妻变成室友,她从很爱很爱他,变成单纯的欣赏一个俊男。

  分开后,汪佑暄觉得自己能够慢慢忘记,但没想到夏尚臣又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很体贴的对她,愿意花时间陪她,短短几日,她又想起那种恋爱的感觉。

  也就是这种感觉,导致她现在无法拒绝他牵她到沙发边,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她再迟钝也知道,这是一种我们谈谈的表示。

  来吧,她早就准备好了。

  她一直以为他会在医院就开口的,没想到居然能忍到出院。

  很好,这样她就多了很多时间在心中沙盘推演,当他说A的时候她该回答什么,就他说B的时候该回答什么。

  她不会反对他当孩子的爸爸,但是也会维护自己的权利。

  “佑暄,医生跟我说你怀孕的时候,我很惊讶。”

  咦咦咦,跟她想得不一样的开场白,她想过几种可能性,独独漏了这个,他说他很惊讶,那她是该讲什么?

  汪佑暄抬起头,一脸认真。“老实说,你再惊讶也不会有我惊讶。”

  三只不同品牌的验孕棒一字排开,结果都是阳性,阳性,阳性,那种震撼可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我想也是,”男人摸了摸她的头。“辛苦你了。”

  她隔开他的手,“夏尚臣你不要这样啦,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拐弯抹角的我不习惯。”

  如果她对他已经完全没感觉了反而能坦然接受这一切,她有孩子,他照顾她,理所当然,买卖不成仁义在,夫妻不成友谊存——可偏偏她对他又不是完全无感觉,她怕自己想太多,以为它的出发点是爱,冒泡半天结果他说只是义务跟责任……这样打击太大了,她可能无法接受。

  所以,还是不要想那么美,问清楚再说。

  “不要卖关子了,想问什么直接说吧。”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怀孕的事情,我是孩子的爸爸不是吗?我有权利知道。”

  汪佑暄想了一下,“然后?”

  “你还没回答我。”

  “我的意思是,你一定不只有这个问题,一次问完吧,我好一口气回答,我不喜欢那种一问一答的感觉,好像我欠你什么一样。”

  “你是欠我一个说明没错。”

  嗯?不友善的气息出现了。

  男人假装没有看到她扬起的眉,继续说:“离婚是你提的,过程当中我没有刁难过你,甚至连最尴尬的事情都帮你省了,以一个前夫的立场,我自认做的还不差,有孩子是大事,我怎么也不明白你居然会选择保守秘密。”

  汪佑暄知道他不爽了。

  他不爽……她更不爽!

  “离婚的时候你就已经怀孕了,但居然没告诉我……”

  她终于忍耐不在打断他,“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而且你现在到底是在追求什么,我真的有点糊涂了,是,我没讲,搞神秘,隐瞒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你到底是生气,伤心,难过,还是单纯的想听我认错?哦对不起,我应该第一时间飞奔到夏氏楼下亲口告诉你,你是想听这个吗?”

  男人的声音很温和,“佑暄,冷静点,我不是要跟你吵架。”

  汪佑暄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她抓起夏尚臣的衬衫领子,连珠炮般脱口而出:

  “我本来也是要跟你说的,可是谁知道电话是别的女人接起,你知道那时候几点吗?晚上十一点,不方便接电话,除了已经睡着跟在洗澡之外,我想不出任何理由,什么清白的?加班?因为你去茶水间,你妹妹刚好在沙发上休息,冯雅中怕吵醒她?你当我三岁小孩啊,我才不要打电话给警卫求证,这件事情暂时放着,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骗我,一边答应我无论任何理由,以后绝不跟冯雅中同房,一边又还是刷了双人房来睡。”

  没骗我?

  少来了啊,你不是答应过以后会顾及我的感受,绝对不会在因为任何理由跟别的女生同住一间房?可是去年十二月跟冯雅中去东京出差时,你的答应跟顾及在哪里?

  没想到我这么聪明还知道上网查房价吧。双人房的钱外加小酒一瓶,女生最爱的养颜饮一瓶,小酒应该是你喝的没错。但你不要告诉我那瓶XX养颜饮是你喝的,何况我们通电话时,我发现电视的声音是音乐台,我当你室友这么多年,没看过你看音乐台。

  没睡一间?

  你们各刷各的,因为你想看夜景所以才刷了又夜景看的双人房?冯雅中只是过来讨论一下明天开会要用的资料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