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十七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答应?”虽然她说是自己想知道,但其实爸妈也曾经拜托过她,想了解原因,但儿子大了,早过了父母询问就坦诚以对的年纪。

  两兄妹年纪差不多,加上他又从小就疼妹妹,或许能问出些什么。

  “佑暄很不快乐,她越来越憔悴,越来越少笑容——宴会,派对,饭局,穿着礼服高跟鞋,拿着酒杯一整晚跟不认识的人寒暄。这些都让她无法适应,她瘦了很多,连我们的结婚戒指都没办法戴……所以我想了想,还是让她离开这个家,让她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

  夏雨臣从来没看过哥哥这种表情,好……好寂寞,好不像他。

  她那个十项全能的哥哥,一直以来都是神采飞扬的。

  “哥——”

  “告诉爸妈,是佑暄跟我提离婚的,我则是基于想要保护她的前提,所以答应分开。”

  “我都说了是我自己想知道……”

  夏尚臣不管妹妹心虚的抗议继续说,“我知道爸妈已经尽量对她好,”顿了顿,“虽然我们现在是这个状况,可是对我来说,佑暄就是我唯一的妻子,我还是会关心她,也会尽我的能力照顾她,所以,请爸妈不要介绍任何朋友的女儿,我不希望哪天回到家的时候,饭桌上有谁家的千金或是谁家的小姐。如果发生这种事情,我是会直接转身上楼的,他们得自己收拾善后。”

  “汪佑暄,你有完没完啊,哭了两个礼拜了还在哭,你那么舍不得夏尚臣干么离婚?”

  “我不是舍不得他,只是悼念过去的感情嘛……呜呜呜。”

  “你不是说他不爱你了吗,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有什么好悼念的、”小婷用力戳着她的头,“想想他是怎么对你的,一边跟你挂保证跟那个冯青梅不会同房,飞到外地后还是睡一间,不要为了不诚实的男人流眼泪。”

  “哎呦你不懂啦,擤——”

  “吼,汪佑暄你的鼻涕……恶心死了!”

  “那不是我的鼻涕,那是我的真心。”

  “真你个头!”

  汪佑暄在她的小窝已经待了两个星期,大概是三年夏夫人的生活压力太大,所以她现在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看漫画,此外,一定会做的事情就是看漫画看到一半哭出来。

  不管是热血漫画还是寻宝漫画,总之只要有个画面或是有句话让她想到夏尚臣,她就会马上流下眼泪开始擤鼻涕。

  “我好伤心。”

  “我要代替月亮惩罚你!”小婷戳啊戳的,“你选择分手,就代表你不想继续,现在达成心愿应该要开心,伤心个屁啊!”

  “不一样啦。”

  “哪里不一样?”

  “我们分手的过程太和平了,没有泪水巴掌,也没有恶言相向,我跟他说离婚好不好,他想了几天说好,我那天跟你报不到路的时候,他还很绅士的说‘那我送你去’。”

  “那不是很好吗,大家是文明人,漂漂亮亮的解决一桩不愉快的婚姻,你省时问他也方便啊。”

  “你没听我在说,我之所以这么干脆,是因为他让我很伤心,他的忙碌,他的欺骗,还有,可能的出轨都让我很伤心——我对他没有留恋,所以才能如此文明,可是你想,他居然也这样,不就代表他也真的对我没有留恋?”

  小婷想了一下,懂了。

  女人因为被男人伤了心,因此主动求去。

  男人干脆同意,但此举让女人更伤心。

  简单来说,男人很绝,女人很卢。

  “你钻这个牛角尖干么,重点是结果是你要的不就好了。”

  “不一样啦。”汪佑暄又擤了鼻涕,“我以前只是怀疑他跟冯雅中有一腿,可是当他这么干脆答应我的时候,我想他们一定不只有一腿了……搞不好他的忙碌都是装出来的,只是想逼我忍耐不下去。”

  小婷哀号一声,她这个无感友人什么时候变成如此多愁善感?

  她实在很想骂骂汪佑暄,但又觉得她好可怜。

  三年前大家都以为汪佑暄嫁入豪门,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可没想到凤凰是假的,笼中鸟才是真的。

  她爱夏尚臣爱得要死,但才结婚几年,他开始忙碌,开始晚归,开始对她说谎,把跟她的约定抛在脑后,只为了保护青梅竹马,当老婆的怒火敌不过青梅竹马的眼泪时,这种日子自然是不可能继续的,人需要感受到爱,汪佑暄做不到无怨无悔,只求陪在某人身边。

  她是比较奇怪一点,但她不是M。

  这些压力层层叠叠反映在她的外型上——以前怎么减肥都还是白白胖胖的汪佑暄,现在成了纸片人一个,衣服像是挂在她身上一样,要不是哭起来依然没完没了,她真的要以为这个朋友被掉包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