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十四


  汪佑暄看着窗外的绿色风景,语气颇有感触,“其实我很难过,真的。”

  “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的感觉,不是要你道歉。”何况两人走到这里,再说什么都没意义了。

  “我知道。”

  “真的?”他们已经N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她实在有点怀疑他说的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一直没哭,可是想起两年甜蜜恋爱跟三年婚姻生活,感觉真是一百万个想叹气。

  严格来说,他们只有过一次比较激烈的争执,就是半年前她发现他出差时都跟冯雅中一房的时候。

  当时他试图解释,但后来不敌她的怒气,最后他们达成协议,以后出差就算外宿在墓地旁边的旅馆,他也不会跟冯雅中一房;至于她,则忘记这件事情,不要让这个误会成为不愉快的原因。

  结果——

  结果就是,隔月他到日本出差,两人打电话,她听见有电视的声音,音乐台,可能正在播放某歌手的演唱会,但夏尚臣这个人基本上是不看电视的,就算开电视也只会看新闻台跟财经台,音乐台……那是不可能的。

  看电视的另有其人。

  一个月后,信用卡账单到了,东京XX饭店,一万八千日币,上网一查,很好,是双人房价码。

  他们还是同房了。

  老婆的怒火敌不过冯雅中的睡眠不足——汪佑暄想,也许她对他感情逐渐消逝就是在这件事情之后。

  夏尚臣把青梅竹马的感受放在对妻子的诺言前,这让她很无言,也很无奈,可悲的是,她已经不想跟他吵了。

  手上就是有证据,可是她连想问的欲望都没有。

  问了又怎么样呢?

  只是把所有的争吵与协议再来一次,然后谁知道下次出差时,他是不是又会选择保护那个“我们之前真的只是兄妹情谊”的青梅竹马?

  真是……

  她不该讲这些的,两人既然已经没有关系了,以后要见面的机率也不大,她原本想要来个成熟的告别,却因为他一直追问而搞得好像批斗大会一样,他们结婚的时候很美好,离婚的时候也应该这样才对。

  “夏尚臣,我说这些事因为你想知道原因,所有不要再道歉了,一点都不像你。我以前就是喜欢上你那种很有自信、闪亮亮的样子。”

  “到我们决定离婚为止,你还觉得我闪亮吗?”

  “当然。”只是闪亮不能成为她的精神支柱罢了。

  汪佑暄想想又接着补上,“如果我是事务所的柜台小姐或者助理,每天看着你西装笔挺、因为工作而容光焕发的样子,我一定会爱你爱得死去活来。”就像当初她以学妹的身份崇拜他崇拜得要命一样。

  她在他身上看到一种光芒,漂亮得让她炫惑。

  “相信我,你认真的样子很好看。”只是她不是无怨无悔,只要能陪着他就好的那种人,就是一只小猫小狗,也要知道自己是被爱的,何况她是一个人。

  她的连三发言让夏尚臣心情颇复杂。

  他当然很感谢她对他的正面赞赏,但是,他也听得出来她没讲清楚的那个部分是什么。

  “哎呦,你不要这个表情啦。笑一个。”

  夏尚臣终于笑了,“我觉得我们两人的对话简直就是像神经病。”哪有人刚离婚就这样的,感觉很奇怪——不过这才是汪佑暄不是吗?她本来就跟大部分的人不一样。

  在别人眼中她可能有点四次元跟无神经,不过这就是他喜欢她的地方。

  “说神经病太严重了,我们是文明人。”

  “我可不希望这种文明法,我们怎么说也是结束了三年关系。”

  “还是你希望要来个尖声哭喊、巴掌泪水,或者我去找你妈说:‘要我放过夏尚臣可以,给我两千万我就离开他’。你想看到这个吗?”汪佑暄笑了笑,“前面前面,右转再直走。”

  “杨秀婷不是住在景美社区吗?”

  失格的前夫,连她最最亲密的朋友搬家都不知道,真的是……嗯……

  “她搬家了。”

  在汪佑暄的指点中,车子在一栋普通公寓前停下。

  夏尚臣开了后车厢,替她取出行李,接着从西装口袋拿出一只信封递给她,“拿着。”

  “分手费?”

  “是赡养费。”他纠正她,分手费跟赡养费不同,“记得去兑现。”

  “知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