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十三


  三个字,简简单单,却又不带任何感情——这个曾经爱他爱得要死的小妻子,连抱怨都懒了。

  没有情绪,就只是叙述一件事情。

  “佑暄,对不起。”

  “也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当初你跟我求婚时,我其实也很高兴,只是我慢慢懂得,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人能保证什么,你说你会很宝贝我,我相信当时你是真心的,即使是现在,想起那天的晚风跟星星,想起你的表情,那都还是我人生中很闪亮的一刻,我并不会因为现在这个结果就会觉得那一切都是假的。”

  汪佑暄顿了顿,考虑着措辞,“当下的幸福是真的,爱情也是真的,只是……我没办法过这样的生活,自欺欺人可以维持表相的一切,只要不说破,我依然是别人羡慕的那个嫁入豪门灰姑娘——住在电影场景一样的豪宅,每季会有人拿衣服跟鞋子目录让我挑选,婆婆买珠宝首饰也一定会有我那份,出入有司机接送,连汤匙掉在地上都有人帮我捡……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幸福,这不是我要的幸福。”

  “你是不是很气我老是出差?”

  她点头,“我还很气你那么宝贝那个随身碟。”

  “那是我的工作。”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把它丢入垃圾桶。”

  她恨死那个随身碟了。

  他的工作随身碟绝对是她的婚姻杀手之一,她真的很不想放过它。

  只是,他的小老婆就放在公事包里,这个世界上敢动他包包的没几个人,如果不见了,最大的嫌疑犯就是她,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汪佑暄侧头看着他,“不过老实告诉你,早上我在收拾东西时,曾有一度想要把它摸走的冲动。”

  男人露出一丝苦笑,“还有呢?”

  他们很久没有好好说说话了,趁这个机会,他想知道佑暄对哪些事情觉得不满,他要了解,才知道怎么修正。

  “还有我也讨厌你跟冯雅中还有程可珊那么接近。”

  “她们一个工作伙伴,一个是我秘书。”

  对于企业来说,会计师跟律师都是不可或缺的,他跟冯雅中于是成了很不错的搭档,至于程可珊是他的万能女秘书,工作能力很好,重点是,这两个女孩子从来没有对他表示好感,工作归工作,绝无暧昧。

  大概半年前他们有为这件事情起过争执,他还以为自己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也取得她的谅解,没想到……

  “我还清楚冯雅中是你的青梅竹马,你爸妈视为最佳媳妇的人选;知道程可珊是过五关斩六将才争取到这个工作,而她爹是政界大老,但你要知道……算了,现在讲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想听。”

  她露出奇怪的表情,“想听前妻抱怨?”

  “离婚是你提的,我想知道原因。”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奇怪了?”

  “快说。”车子要进入市区了,他不趁这个大好机会把她内心的不满都挖出来,以后要这样自然的问出这些事情就不是那样容易了。

  “夏尚臣,你太浪费你的聪明了,这种问题还要问我?易地而处想一想,假设我有一个帅哥工作伙伴,又有一个帅哥秘书,我跟一号因为工作的关系会在外过夜,五百间房间的大饭店,我却跟帅哥一号同一间,原因是帅哥怕鬼我要保护他,老公不爽没关系,帅哥一号的感觉比较重要。”

  夏尚臣无言了。

  因为冯雅中怕鬼,所以出差时他们都是订双人床的双人房,佑暄知道后很有意见,他也答应了以后会分房,可是,每当在饭店办手续时,看到冯雅中那哀求的眼光,他又会觉得无法拒绝。

  他们从小认识,她就是一个彻底的胆小鬼,那种害怕不是装出来的,他不忍心看到她因为睡不着而隔天带着黑眼圈。

  可是如果立场交换,他确实也很难接受佑暄工作出差时跟别的男人同一间房,尤其是在饭店明明还有许多空房的前提下。

  “然后呢,帅哥二号老是在晚上十点十一点打电话来,喔,没什么事情,只是要跟我确定下明天的工作内容,老公不爽啦,这种事情明天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再说就好了,干么非得在人家的家庭时间打电话来呢,假借公事之名顺便讨论一下私事,老公不高兴没关系,因为我很坦荡,我跟他没有一腿,所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跟帅哥二号热线一下。”

  男人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个是程可珊的习惯,她会在睡前确定明日所有的工作内容,大概三五分钟,然后说一些私事,通常不会超过十分钟——当然,如果是佑暄每日睡前跟别的男人热线十分钟,那的确很难让人忍耐。

  这一瞬间,智商一四0的夏尚臣发现自己好像辜负了这样的数字,原来他不聪明,其实,他很笨。

  他以为坦荡就好,但是忘了顾虑妻子的感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