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十一


  快三年哎,超过一千天,她竟可以再这个美轮美奂,但始终格格不入的城堡中过了那么久的日子。

  是,她的用法是‘久’,因为她在这座城堡中,最常出现的情绪是无奈,第二名是无力,然后只要跟公婆或者小姑独处,就是无话可说。

  结婚到现在,她大概只有前三天是微笑着推开窗户迎接阳光,后来的每一天,每次按掉闹钟就会有种沉重感。

  就算今天没事,但周末也一定有事,不是去别人家做客,就是别人来自己家做客,无论哪一种,都是上流社会的上流聚会。不是她在说,比起朋友聚会,那更像是一场名嫒较劲大赛。

  大家都在比谁的鞋子贵,谁的包包难买,谁请动了那个知名设计师专门替她量身打造礼服,然后讲起哪一年的XX珠宝推出的限量款,OO品牌的经典款今年又做了哪些微调,因为雨少,所以葡萄酒甜味比较明显,记不记得有一年雨少酿出来的经典葡萄酒,那个香味真优雅……

  汪佑暄完全是鸭子听雷。

  因为听不懂,所以藏拙是最好的方法,每次跟婆婆或者小姑出席这种场合,她总是乖乖跟着,露出练习过的笑容。

  这种笑法她跟小婷练习了很久,才终于达到没错,我也这样觉得的效果,基本上来说,还算有用。

  只有一次,婆婆遇到一对姓冯的母女,那个冯太太好像对她有意见,一直要她谈谈自己的兴趣,以前多少会帮她解围的婆婆不知道为什么那次什么都没讲,旁边已经围了一小圈人,她再不开口就失礼了,于是,这个传说中惜字如金的夏夫人罕见的再社交场合开了金口。

  “大家觉得——”

  才讲了四个字,很明显,一群人都屏气凝神,等着她下面对于今春的时尚品味发表高见。

  “在外星人居住的星球,他们是怎么定义名牌跟社交的?”

  瞬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视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它们也穿高跟鞋吗?喷不喷香水?或者说,在他们的定义中,什么样的味道才能称为香水?”

  大家都安静了。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冯太太是婆婆的好友,一直视夏尚臣为最佳女婿,至于冯小姐则叫做冯雅中,常春藤名校硕士,是领有执照的会计师,是婆婆属意的最佳媳妇,也就是说,这对情投意合的亲家搭档看到她这个程咬金突然心生不爽,所以想要她出出丑。

  可是汪佑暄不解,冯太太也就算了,婆婆干么也要她丢脸?

  汪佑暄这个名字在社交界没几个人知道,大家对她的印象也是二二六六,如果跟婆婆或者小姑分开站,大概就不知道她是谁了,但是庄娟娟可是有名的很,大家只会记得在宴会上谈起外星人的那个怪女人是庄娟娟的媳妇,弄来弄去,婆婆还不是丢自己的脸而已。

  至于小姑夏雨臣也是……

  夏雨臣一直觉得她是看上夏家的钱,才会千方百计迷惑了她的哥哥——天知道她认识夏尚臣时,根本不晓得他是腰缠万贯的好野人啊。

  她买不起名牌,当然也就没研究过名牌,哪知道他身上随便一件衬衫就要一两万?他说房子是有钱拨付租给他们的,她就信了,后来才知道他爸妈老早将房子买下,但这些夏雨臣都不信。

  有次让她知道自己用夏尚臣的副卡,马上露出那种“看,我就知道”的样子,还酸了她这个大嫂几句。

  他们是夫妻唉,公婆不让她出去上班,她不用老公的钱用谁的——但这些她到后来已经不想解释了。

  嫁进来没多久,汪佑暄就完全体会到成见的可怕。

  冯雅中才是适合夏家的标准媳妇,她不是,所以不断的被挑剔这个挑剔那个,总希望她好好修正自己的行为举止,好符合自己的,夏雨臣说“如果是雅中姐,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失礼的事。”

  夏尚臣叫她别跟妹妹计较,人在屋檐下,她能怎么计较?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呆。

  夏尚臣说他爸妈一定会慢慢喜欢她。她就信了,他说一切会变好的,她还是信了,他说会永远宝贝她,她也信了。

  三年过去,公婆依然对她客气又生疏,对她疏离一如客人,她在社交场合还是不自在,永远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只有两只手却要买一百多个包,然后曾经山盟海誓的男人也移情别恋随身碟了。

  这些,都让她好沮丧。

  最沮丧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丈夫跟公婆居然定下三年没生孩子就离婚这个约定。

  真是——她还以为时代够进步,没想到居然还有七出这种事情。

  都怪自己耳朵太好,她那天晚上真的只是经过书房而已,就听到公婆的声音,说什么三年快到了,到现在都还没消息之类的,该准备离婚了吧,然后她亲爱的老公则回答,希望爸妈再给他们一些时间。

  拼拼凑凑,真相就出来了。

  她当然可以打死不离,但是想了又想,这样的婚姻生活有什么好留恋?

  她连忍耐的动力都没有了。

  结婚的时候迷迷糊糊,可是现在她很清楚,离婚才是正确的路。

  “一个星期到了,你考虑的怎么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