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不是我生日,不是你生日,也不是结婚纪念日,我猜不出来。”

  她很坦白的说,“为了避免我胡思乱想,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好了。”

  “老公约老婆吃顿午饭有这么奇怪?”

  “别人的话不会奇怪,你的话倒是很奇怪。”

  汪佑暄研究似的看着夏尚臣。居然约她吃中饭,他不是很忙吗?他们从坐下来到现在,他的手机大概响过十次以上——虽然设定了静音,不过荧幕会亮,她就一直看到他衬衫口袋每隔几分钟就发出亮光。

  他是早上被门夹到头,还是忙爆后干脆撒手不管自暴自弃了?

  汪佑暄会这么想也不是没有原因。

  夏尚臣比她想象的还要忙很多。

  结婚第一年时,他几乎天天回家吃晚饭,第二年,大概有三天会回家吃晚饭,到了今年,她已经有点搞不清楚上次两夫妻一起吃晚饭是什么时候了。

  这一切当然得归功于他的出类拔萃。

  有时两代夫妻出席社交场合,大家都说虎父无犬子,夏友和白手起家成立数一数二的律师事务所,他的儿子显然跟他爹一样厉害,第一年学习,第二年开始挂名,第三年则正是主导。

  上过几次杂志,记者下的标题都是商务律师界的新星这类的。

  刚开始,汪佑暄还会觉得很骄傲,“看,这是我丈夫哎——”不过最近半年,她常常会看着杂志想,“哎,原来他现在长这个样子。”“咦,他这条领带什么时候买的,”“天啊,他的额头长了两颗痘痘。”

  他们名义上是夫妻,但其实已经快要变成室友了吧,要不是他每天起床都会亲吻她一下,她甚至会有种自己只是在此借住的错觉。

  以前殷殷期盼两人一起吃顿饭,现在终于实践,可是比起甜蜜,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佑暄,怎么了?菜不合胃口?”

  “不会,挺好吃的。”

  “我看你吃的不多。”点的都是她喜欢的菜,厨师的手艺也不错,可是每样菜她只动了几口。

  她真的该多吃一些的。

  虽然他有感觉到她体重在变轻,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已经瘦了这么多。

  前两天他回家时,看到陈嫂抱着一堆佑暄的衣服说要拿去修改,他这才惊觉,佑暄的衣服尺码已经从M穿到S,现在连S号都太宽松,必须拿去修改成小一些的尺寸。

  因为餐桌礼仪繁复,佑暄在家吃饭时一向颇有压力,怕顺序出错,正餐都吃的不多,替代方案则是夫妻房中藏了不少零食,肚子饿了就到阳台自己吃东西,但现在想来,那个零食柜已经空很久了。

  发现她衣服改小后的隔天,他打电话给一个人际关系专家,专家告诉他,这有可能是因为心里压力,导致生理变化,丈夫要多陪她,多关心她,可以的话,安排一次小旅行,在心情放松的情况下,食欲应该会恢复。

  所以他硬是挤出两小时的时间,订了这间高级餐厅,但佑暄的食欲还是跟小猫一样。

  他对侍者招招手,吩咐可以上甜点跟餐后咖啡。

  侍者介绍今天的甜点是洋梨栗子蛋糕,看到喜欢的甜品,汪佑暄总算露出久违的笑容,拿起银色勺子开始挖来吃,很快的,一人份的蛋糕马上就吃完,夏尚臣将自己的那份推过去,五分钟后盘子也立刻清空。

  “要不要再叫一些?”刚点菜的时候他有注意到,总共有十来样的各式甜品,根据佑暄对甜食的热爱,她还可以吃上好几种。

  “不用了。”

  沉默不到三秒,两人同时唤了对方的名字。

  “佑暄……”

  “夏尚臣……”

  一顿。

  “你先说吧。”

  “你先说吧。”

  对视了几秒,两人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怎么回事,整个午饭尴尬的不知道该讲什么,埋头的时候多,聊天的时候少,现在甜点吃完了,才来一直抢话说,而且还几乎是同步脱口而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