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胖胖前妻 >


  汪佑暄从小就是乖宝宝。

  远从在摇篮时代,她就充分展现出好孩子的特质,别的婴儿要整晚哄,她一两个月后就能一觉到天亮,喝完牛奶马上打嗝,放上床逗三分钟立刻睡着。

  会走会跑后,大人说不准碰的东西,她也绝对不会去碰,小学老师给她的评语是“乖巧,合群”,国中老师提到她,则是“品行好,性格佳”,密友小婷则说她是“乖宝宝界的天后”。

  而就在今天,七月四日,乖宝宝界的天后做了一件足以跌破众人眼镜的事情——跟交往两年的男友夏尚臣公证结婚了。

  她的父母亲不知道。

  他的父母亲也不知道。

  仓卒结婚并不是因为有了孩子,而是因为夏尚臣的硕士论文终于通过——他说这是他通过论文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情。

  想结婚,想一起生活。

  会这么做是源起于四月初的晚上,两人开车上山看星星。

  风微凉,夜空中星光灿灿,就在那样的情境中,夏尚臣微笑着对她说,“明天有事吗?”

  语气就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没有什么特别。

  汪佑暄摇摇头——前阵子他们的课业都很忙,轮流赶各自的报告,相处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他拿到学位,她也开始放春假,她想两人好好的聊聊天,或者一起去看场电影。

  因为不确定他什么时候有空,所以整个春假她都没跟别人约,她要先确定他的时间,才会安排自己的时间。

  “那么,我们去公证结婚。”

  乖宝宝瞪大眼睛,结、结婚?

  夏尚臣笑笑,“不愿意?”

  不至于不愿意……

  “那就是愿意了?”

  但要说到愿意,好像又有些犹豫……

  “你在顾虑什么?”

  习惯把答案写在脸上的后果就是这样,她明明没讲话,但他就是能精准猜中她的想法。

  结婚哪……

  她是有想过将来要嫁给他,而且还很三八的把小孩名都取好了,但现在她才大三呢,这么早就结婚好吗?

  何况,他说的是公证结婚——她是家中长女,爸妈老说她结婚时,一定要办得体面,绝对要让她很风光,简单来说,就是要把场面搞得很大。

  虽然她认为婚姻重要的是两人之间的相处,而不是结婚场面有多盛大,但由于爸妈每次提到这事就一副乐滋滋的样子,她也就不忍心打断他们的幻想,八十桌就八十桌呗,反正也就那样一天,如果爸妈开心,她也会开心……

  “佑暄。”夏尚臣唤了她一声,“你还没回答我,在考虑什么?”

  “我才大三……”

  “结婚后也可以念书,你喜欢的话甚至可以继续念硕士博士。”

  “我爸妈对我的婚礼很期待……”汪佑暄露出“你知道吧”那种神情,“想象要怎么办女儿的婚礼这件事情,一直带给我爸妈很大的快乐,虽然他们都不承认,但我知道他们已经写好请客名单,如果他们知道我去公证,一定会枯萎的。”

  夏尚臣被她枯萎的说法逗笑了,“我会说要公证,只是因为方便快速,登记后成为合法夫妻,你收拾行李搬到我家来,从此一起生活,如果长辈喜欢婚礼,你毕业后,我们可以补请客。”

  汪佑暄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些其它非得这么急着结婚的理由。

  真是……无解……

  夏尚臣是个条件很好的人——个性不错,头脑聪明,外貌虽然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但其实并没有什么风流帐……呃,狭义的说,没什么风流帐。

  他会跟女同学去看电影或者吃饭,不过都是团体行动,仅止于正常社交,不会搞暧昧,手机也没有不可告人的简讯,简单来说,两人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起过争执。

  父亲母亲都是律师,家境不错,家里住在阳明山上的奢华别墅,游泳池跟网球场当然是必备的,从大门进去居然还有个喷泉小池,树林、凉亭——学校有不少人说夏尚臣是超级有钱人,不过其实不是,夏尚臣跟她说,那栋别墅的所有人是他的伯父。

  伯父跟伯母前几年已经搬到美国跟儿子一起住,而这栋夸张的别墅因为价格太高卖不掉,就以亲情价租给他们。

  但即使再怎么亲情价,这么大的地方,租金想必也是不菲吧,何况那些打扫阿姨、警卫、园艺维护都需要另外支出。

  条件如此优质的男人,干么要这么急着跟她结婚啊?

  如果她是财团的女儿,他可能是想要她的钱财;如果她长得沉鱼落雁,他可能是贪恋她的美色;又或者是她才华洋溢,他可能是倾倒于她的才艺……但很可惜的是以上皆非。


梦远书城(my285.com)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