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黄宁香闻言眼眶一红,“大嫂也太刻薄,若是可以,我也想有大嫂的福气一连三子,偏偏我是身子单薄的人,大嫂拿这说我,太不应该。”

  柳氏却是不退让,“想必表妹买通如月,跟大爷在花园相遇时,也是这般楚楚可怜吧,可惜啊,大爷偏不上当。二弟,大嫂跟你说,你回来前表妹可是千方百计想要进入福辉院,你一回来,她又想进霞蔚院,这等心思,你自个品品。”

  被戳破心思,黄宁香一脸尴尬,但还是想挽回颓势,于是硬是眨眼逼出眼泪,“表哥,事情不是那样子的,我说穿了不过一个弱女子,我能作什么主啊。”

  孟翠栩忍不住了,“表妹这话可不对,难不成是有人逼你进大房?没有吧,怎么说得好像全家联合起来逼你给大伯奉茶一样。婆婆,身为主母要有气度,这媳妇懂,所以也点了几个丫头给夫君,奈何夫君不要,媳妇也不好勉强,不然开了脸,夫君又不去过夜,不是两边耽误嘛,婆婆给提议,自然是为了晚辈好,这我们知道,可是表妹这等人品,我无论如何不能收。”

  齐太太放下茶盏,她也知道在年夜饭说这事情不妥,但就是想着人多,晚辈们不好反抗,这才说出来,却没想到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打回来,唉,但事已至此,她肯定要桁尔收了宁香,一来是给宁香找个归宿,二来也算了却自己跟姊姊的姊妹情谊——母亲生她后身子就不大好,嫡兄嫡姊都怪她,只有二姊姊还是对她那样好,二姊姊只有这宝贝女儿,自己一个当家太太,难不成还不能护她周全?

  孟翠栩眼看齐太太准备长篇大论,连忙抢先开口,“婆婆,女子以妇德与妇行为重,这话总没错吧?”

  “是没错,宁香从小读女诫,自然懂这道理,将来过门,会跟你一心一意,你不用担心二奶奶的位置,她是再嫁妇,无论如何不会威胁到你。”

  “可是婆婆,表妹却是狠心的,婆婆难道忘了去年过年,表妹跟娟儿因为跟我要四十两而我不给,回家就诬赖我屋里屏风后面藏着个男人吗?要不是媳妇发了个毒誓证明清白,说一个寡妇房中藏着男人,可是要我去死啊。”

  齐太太无言,齐桁尔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还有这回事?你怎么没跟我说?”

  “都过去了,讲出来也是惹人心烦,这便没开口。”

  齐桁尔正色道:“娟儿、黄家表妹,你们这样陷害自己的嫂子,今天大年夜我也不好发脾气,不过回头我会要个交代。”

  齐娟儿仗着自己是妹妹,也不怕,“不过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嫂子当真了,而且反正母亲也没罚她啊。二嫂你也真是够了,嘴巴上说着何必讲出来惹人心烦,现下不是又说了吗,我看你就是想惹得全家鸡飞狗跳显得自己贤慧这才高兴。”

  柳氏却是唉呦的一声,“照妹妹这种说法,岂不吃亏了还不准人家说?二叔我跟你说,你可得好好管管娟儿,之前二弟妹的旧时姊妹来瞧她,娟儿居然把客人请到自己的住处,打听二弟妹的消息呢,还有啊,二弟妹出身窘迫,这也怪不得她,毕竟又不是人人像我这样好命出身富贵世家,娟儿跟表妹居然把全家女眷都请到花厅上,不但说二弟妹出身不好,还想诬赖二弟妹藏男人呢,这心思歹毒着呢。”

  齐桁尔脸色很难看,虽然暂时没说话,但人人都看得出来,他不会善了,过了今天,齐娟儿跟黄宁香有得瞧了。

  孟翠栩轻轻握住他的手,他的脸色这才好些,“放心,以后断断不会允许有人再这样欺负你。”

  孟翠栩点头微笑。

  柳氏见状,忍不住打了齐桁宜一下,看看,人家是怎么对妻子的,面对黄宁香一门心思扑上去,二叔就是毫不客气打回来,哪像他,又不甘愿娶,但又喜欢黄宁香的绝色容姿,暧暧昧昧的烦死人。

  一旁,齐老爷也是万分无奈。

  妻子嫁给他这么多年,一直持家有道,妻妾和睦,后院未曾失火,比起他几个朋友,妻子算是非常有本事跟度量了,可这几年就有一点很不好,她太过偏爱自家的姨甥女,这黄宁香嘛,是个美女,如果儿子想要收个妾室无妨,可问题是现在两个儿子都不要,妻子还想硬塞,何必呢,宁香那行事作为一旦真的有了名分,那还得了,何况还有诬赖之事,大宅后院最忌讳不安分的妾室,无名无分就想诬赖二媳妇,将来给了名分,岂不更加鸡飞狗跳。

  齐老爷放下茶盏,对齐太太说:“陈姨娘言姨娘都是你点头我才收房,将心比心吧,我看两个媳妇真的很不错,何必让她们添堵呢,过年后你找个媒婆过来,把娟儿跟宁香的婚事说一说,宁香的嫁妆我们也给出了,就跟娟儿一样,这么丰厚的嫁妆我就不信嫁不出去。”

  齐太太听了也觉得这是好主意,连忙给黄宁香使眼色。

  黄宁香立刻跪下磕头,“谢谢姨丈。”

  有了齐家小姐等级的丰厚嫁妆,她就算是再嫁妇,也能嫁入不错的人家当正房太太,到时候再提拔几个姨娘,去母留子,这样她也有了儿子,晚年就不用发愁了,这可比当表哥的姨娘好得多。

  说实话,以前她是装作喜欢二表哥,但没想到他遇难回来,整个变了一个人,又高又俊,身子还痩了,加上聪明多采,一双眼睛说起话来炯炯有神,惹得她芳心大动,可是啊,二表哥已经不一样了,以前她说什么他都说好,现在她说什么他都不想听,就算他拗不过母亲收了她当姨娘,也不会多宠爱她的,别说平妻,连贵妾都不会有,那她凭什么抱通房的孩子来养,能带着丰厚的嫁妆再嫁,可比在霞蔚院终老好得多。

  当众人觉得这是个好安排的时候,齐娟儿尖叫起来,“爹爹,怎么可以,我才是齐家小姐,表姊不过一个来投靠的穷亲戚,凭什么跟我一样待遇,这样不公平。”

  孟翠栩傻眼,她们俩不是很好吗?

  老太太看到事情终于解决,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点点笑意。她是老了,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知道媳妇准备趁着年夜饭为难儿子,现在能解决就好,至于娟儿就算了,一个庶女而已,不用在意。

  老太太站了起来,“我累啦,媳妇儿,扶我回萱茂院吧。”

  齐老爷连忙说:“儿子也一起扶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