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四皇子快点倒台就好了,要说起来皇上也奇怪,上回六皇子忍不住,那可是马上斩了,一点情分都没留,怎么这次四皇子都关上半个多月还是没表示,如此大逆不道,还不快点斩了,齐桁尔也能快点回家……

  春花忿忿不平,“太太也太偏心了,表小姐做了坏事,居然一点处罚都没有,小姐什么都没做,却是不能再出大门了。”

  “算了。”孟翠栩在床上翻了翻,这才爬起,“过来帮我换衣服。”

  春花连忙过去。

  把刚刚走路汗湿的内服换下,总算舒服得多,孟翠栩提笔原本想写信,但想着自己现在处境不是太妙,万一齐太太有派人盯着,信还没出门就被搜出来了那可怎么办,想想便道:“金嬷嬷,你帮我走一趟,就说我以后不能去酒楼了。”

  金嬷嬷躬身,“是。”

  这事之后就变成金嬷嬷替她去酒楼了。

  金嬷嬷出门,自然没人去管,每隔五天抱着帐本去富贵酒楼隔壁的小院让齐桁尔算帐,等他算好再抱回来霞蔚院,孟翠栩会仔细再看上一遍,不是为了抓错,而是要知道铺子有些什么,总不能一个当家掌柜却连自家铺子有什么好东西都不知道吧。

  当然,她也还是会算的,反正在家没事,就是算帐看帐,来不及的就让齐桁尔帮忙。

  金嬷嬷除了帐本,也常带回来一些小玩意,有精致的点翠多宝,有时候却是一串糖葫芦,但不管拿什么回来,孟翠栩都很受用,夫君想着她呢。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进入谷雨,院中春天的花朵渐渐发芽,丫头们也把貂裘、兔毛披风等收了起来,换上薄披风。

  春天到了,孟翠栩却有些烦躁,过了这么久,皇上还是没发落四皇子。

  齐老爷也因为这样,最近都睡不好,又开始犯病,反而老太太十分镇定,说最晚端午前一定会发落,让他们好好等着。

  一日,金嬷嬷回来时满脸喜色,“恭喜小姐,好消息。”

  孟翠栩却是意兴阑珊,“除非皇上下决心,否则都不是好消息。”

  “小姐,”金嬷嬷笑着说:“云州的孟家少爷跟孙姨娘来京城啦,老奴知道小姐这近一年盼的就是这个,因此直接把人带回来了。”

  孟翠栩一下站了起来,“人在哪?!”

  “就在院子里呢。”

  孟翠栩忍不住提裙快步走出,拉开格扇,看到走廊下那对母子的瞬间,眼泪就忍不住了。

  那女人看着她的脸,认出她眉上疤痕后,突然往地上扑倒,哭着说:“奴婢孙香儿见过大小姐,谢大小姐把少爷跟奴婢带离那个地方。”

  孟翠栩连忙伸手去扶,“孙姨娘快些起来。”

  孙姨娘又磕了一个头,这才抹泪从地上爬起,看着她的脸十分感慨的说:“大小姐都这么大了,老爷知道肯定安慰。”

  低头笑了笑,她转身牵过少年的手说:“这是奴婢给老爷生下的少爷,老爷当年说过,如果是儿子,就取名司棋。”

  所以弟弟叫做司棋,真是好名字,爹爹最爱的就是下棋了。

  孙姨娘把少年往前一推,“司棋,快点见过你姊姊。”

  那少年眼眶也是红着,“司棋见过姊姊,谢谢姊姊救我跟姨娘出赌场。”

  “别这么说。”孟翠栩只觉得眼泪掉得凶,又高兴,又感伤,“让姊姊看看你,长得可真像爹。”

  孟司棋听得露出高兴的样子,“娘也常这么说。”

  “少爷。”孙姨娘一脸为难的提醒,“得喊奴婢为姨娘,主母才是母亲。”孟翠栩知道他们母子相依为命,“娘”早喊惯了,笑说:“不要紧,那不过是小事情,不用在意。”

  金嬷嬷提醒,“小姐,要不要请少爷跟孙姨娘进屋?”

  “瞧我,太高兴都忘记了,快些进来,我有好多话想跟你们说,孙姨娘身子可好了?”

  “有劳大小姐关心,已经好多了,这一路北上坐的是大马车,很舒适,不碍事的。”

  孟翠栩这才知道他们是四天前到京城的,是一个叫做宋华的人亲自去接,自称是二奶奶的朋友,把两人安排在一个二进的院子,屋子离市场不远,买什么都方便,后头有井有灶,被褥衣服万般倶全,还有几个粗使婆子,住起来很舒适。

  宋华还跟孟司棋谈起读书之事,知道他一个字都不认得,说先请个西席来教,等四书五经读过,再进学堂学习其他事物,孟司棋一听可以读书,喜不自胜,一旁孙姨娘也是高兴万分。

  三人又哭又笑的说到天色渐晚,孙姨娘跟孟司棋这才依依不舍告辞,孟翠栩拿了五百两给孙姨娘收着,孙姨娘吓了一跳,说用不着这么多。

  “收着吧。”孟翠栩把银票放入孙姨娘手中,“我不好常出门,司棋又还没学会写字,要是有什么也不方便传消息进来,你们身边有点银子我才放心,若真的有急事,可去闻香楼找那个宋华,他会帮忙。”

  孙姨娘这才千恩万谢的收下了。

  孟翠栩洗过脸,心情好,晚饭吃得特别多,心想弟弟学会四书五经后再来看看,如果聪明,就上学堂,如果一般般,那就开始学看帐。

  哎,真是好消息。

  然而这个春天,对孟翠栩的好消息不仅止于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