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薰 > 二房有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不守妇道!孟翠栩咬住下唇,内心很想哭,娘是为了保住女儿,这才不得不利用女人最后的资本,可是没人会觉得她伟大,张玉珠明明知道女人艰难,还是说了她不守妇道。

  “九奶奶就是之后孟家大房最受宠的方姨娘,儿子一个一个生,前几年还被老太太扶为平妻,成了平太太,从此与孟太太平起平坐。”张玉珠不疾不徐的说:“齐太太,孟太太给你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旁支,她的叔父好赌成性,母亲不守规矩,天生淫荡——”

  啪!

  孟翠栩打了张玉珠一个耳光。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花厅静了下来,下人也很错愕,二奶奶一向安安静静好脾气,居然打人?

  孟翠栩红着眼眶,“不许你这样说她。”

  张玉珠捣着脸,笑道:“翠姐儿,你这又是何必,她明明不要你了,多少个晚上你都哭着入睡,羡慕我,羡慕凤仙姊姊,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但我知道她要我,你可以说我不好,但是只要你再敢多说一句她不好,不管你从她们俩那里拿到多少银子,我都会让你有银子没命花!”

  张玉珠看着她,发现她是认真的之后,对齐太太福了福,“晚辈要说的就是这些,齐太太若不信,可命人去孟家打听打听,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大房几个老嬷嬷肯定知道的。还有,那平太太的容貌跟二奶奶很像,若有画像,也不用问人,一看便知。”

  孟翠栩抹去眼泪,“婆婆不用问了,孟家的平太太的确是我的……的……生身恩人,后宅日子不好过,媳妇没想过她,请婆婆别去打扰她。”

  齐太太脸色难看至极,孟家给她个旁支,她能接受,但她不能接受媳妇的母亲这样不知检点,这样生下来的女儿,会守规矩吗?岁月漫长,她守得住吗?这样看来,她跟宁香的各执一词,她得相信宁香了。

  一旁,许氏忍不住插话,“婆婆,媳妇斗胆,为了避免出丑,还请婆婆替二叔休了她。”

  她的爹可是堂堂户部大人,自己嫁入商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跟孟翠栩那种女人当妯娌,不行,她不能接受。

  柳氏却不赞同,“为什么要休,我看二弟妹挺好,婆婆,我们做人不能这样现实,二弟妹为家里劳心劳力,现在却为了一点小事情就要休她,那可太冤枉了。”

  这段日子学习孙子算经,连最简单的乘除都搞不定,她终于承认他们夫妻俩都没本事,公爹又不舒服,家里能依靠的只有二弟妹了,万一二弟妹被休了,公爹重新操持家业然后病倒怎么办?

  城北的胡家原本也做染丝做得好好的,但胡老爷却急病身亡,最大的儿子才十三岁,连帐都还没学会,一家子没人能扛起,于是分家的胡二爷带着一家子来了,胡三爷也带着一家子来了,胡四爷连外室都带来了,都是来“帮”哥哥看帐的,几家子就这样在胡家吵吵闹闹,胡二爷跟胡四爷抢掌家,胡三爷整天流连青楼,然后让青楼上胡家要银子,有着七八座桑田的胡家居然就这样倒了,被王家一口吃下来,胡少爷终于长大,但钱银地产都被叔父瓜分得干净,一点用都没有。

  所以啊,她不但要挺二弟妹,还得挺到底,她可不能让二弟妹走了,若公爹又回头看帐,如果病倒,公爹的两个庶出弟弟可不会放过这么一大块肥肉,去年许氏回娘家炫耀有二十五万分家银的时候,两个叔父就回家吵过了,人在都能吵,人倒了还不大吵特吵,那怎么可以,齐家现在怎么样,将来到襄哥儿手中时就得怎么样,一间铺子都不能少。

  许氏见柳氏这个商人妇居然敢跟自己作对,为之气结,“大嫂就不怕这孟氏规矩不好,害了齐家?”

  “婆婆,如果可以,谁不想生来当千金小姐,生身母亲那样也不是二弟妹的错,怎么就怪到二弟妹头上了,照媳妇说啊,都是娟儿不好,明明是一家人,看到霞蔚院有客人居然拦人打听,这像小姐吗,这根本就是姨娘手段,太难看了!要说起来我还没跟黄家表妹算帐呢,居然收买如月,好打听大爷消息,真要放上比一比,娟儿跟黄家表妹的规矩才不好呢。”柳氏难得展现妯娌爱,“三弟妹再半年就要分出去,就别管这么多了。”

  “你说什么?!”

  “不过说句实话而已,三弟妹何必这么生气?”

  齐娟儿插嘴,“大嫂这样就不对了,还没分家就是家人,三嫂当然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

  黄宁香也跟上,“我也瞧着三表嫂说话有理,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见识跟我们不一样。”

  柳氏哼的一声,“那是你,别把我扯下去,黄家没落,我柳家可是蒸蒸日上,至少我柳家可没把女儿寄养在别人那里,一门心思想当妾。”

  黄宁香涨红了脸,十分没面子,“大嫂说话也太刻薄了。”

  “不过实话实说哪来刻薄。”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个没完,终于,齐太太受不了了,手中茶盏往紫檀桌上一放,碰的发出声响,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齐太太把花厅上的人一个一个看过,一班蠢蛋,这种情况多说多错都不知道,个个以为自己聪明伶俐,只有二媳妇沉得住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